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音乐猛料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我知道每次提起《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它最大的新闻点不是同时拿到奥斯卡最佳男主、最佳男配、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三项大奖; 而是《我不是药神》…

我知道每次提起《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它最大的新闻点不是同时拿到奥斯卡最佳男主、最佳男配、最佳化妆与发型设计三项大奖;

而是《我不是药神》到底有没有抄袭它?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毕竟两部片都是讲绝症病人如何挣扎求生?

主角们如何绕过重重监管给自己搞非法药?

区别是《达拉斯》2013年上映,而《药神》是2018年的片子。

“是否抄袭”,没法一句话断言。

但叫《达拉斯》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它是真正的硬汉片。

可能看完电影你也不会喜欢这个吸毒、嫖娼、滥赌五毒俱全、且至死不改的烂人主角。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但从他身上你真的能感到那种“向死而生”的力量。

生活不会总是一帆风顺,有浪尖就会有低谷。

《达拉斯》想说的是:人在谷底的时候,任何挣扎都是向上的。

不是每个人都有机会做C位大英雄,但真正的英雄主义,是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然热爱生活。

“我都敢努力活着,还会怕死吗?”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故事一开始,主角罗恩就被判了死刑。

因为乱搞染上了艾滋病,医生给了他30天料理后事。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看了那么多片,我们都知道罗恩绝不会死。

但电影要拍的是:“活着比死了更难受”。

1986年艾滋病不仅是绝症、还是耻辱。

社会普遍认为这是上帝为了灭绝同性恋者。

而罗恩是个正宗的牛仔,他自我感觉是男人中的男人。现在居然说他得了基佬才会得的病?还活不过1个月?

罗恩演示了人的绝望五部曲:

否认;

愤怒;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妥协,只不过他是在脱衣舞娘的胯下乞求上帝原谅;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抑郁;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普通人走到这一步就是接受。

收拾铺盖卷、安静等待死亡。

但罗恩没有。

他在酒吧认出了医院护工,向他贿赂拿到了医院正在做实验的艾滋病药物,像只狗一样每天蹲点从垃圾桶里捡护工故意扔进去的药品。

他的死亡倒计时只有30天。

第7天,他搞到了药。

第9天,他被社会性死亡。

周围的牛仔都知道罗恩感染艾滋,即使他澄清自己是嫖娼“光明正大”感染的,但牛仔群体不会容忍一个艾滋娘炮。

他失去了工作、失去了朋友,很快家门也被恶意上锁,再住下去可能有生命危险。

这些都不重要,只要能活,像狗一样也没问题。

第28天,医院发现护工偷药,他的药品来源断了。

愤怒的牛仔想痛扁护工,自己却先倒在垃圾桶旁。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上帝连狗不让他当。

罗恩第二次被送进医院,医院已经打吗啡开始临终治疗。

罗恩扯掉输液管,他要穿越国境去墨西哥,找到护工嘴里那个号称能治艾滋的黑医。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第29天,离医生宣判的死期只剩最后一天。

罗恩失去了经济来源、社会联系,即使现在死了也不会有人关心。

他的食指伸进手枪,只要轻轻扣动板机,一切痛苦都消失了。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可罗恩却哭得像个孩子,这是他第一次哭。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他怕死;

他更不想死。

于是他一脚油门,驶向墨西哥。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罗恩暂时和命运下赢了一局。

墨西哥的黑医救了他,还给了他两种活命的选择:

杀死艾滋病毒,预期能活6个月;

和艾滋病毒共存,生存期超过6个月,但死前的每一秒都会受歧视。

在死亡面前,尊严当然算个屁。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但罗恩要得更多,他要活下去,远远超过6个月。

所以他要钱、越多越好。

罗恩和黑医谈成一笔交易,黑医供货、自己负责把药品走私进美国。

但问题又来了,他找不到买家。

患病的同志群体不会相信一个来路不明的直男。

牛仔罗恩只能和自己曾经最鄙视的人,一个会把自己画成女人的男同合作。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男同利用自己在同志圈里的人脉带货,顾客越来越多。

赚到钱的罗恩索性效仿同志俱乐部的经营法则,自己也开了家专门针对艾滋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

直接卖药肯定会吃官司,所以罗恩卖的是会员资格。

每月400美元会费,就能“免费”拿到所有药品。

传统电影拍到这里,该上升价值观了,导演一定会把罗恩往“孤胆英雄”的方向塑造。

但本片导演从没“洗白”过罗恩。

他就是个彻底的奸商:

他才不管这些同性恋者的死活,400块会费,一分都不能少。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为了彻底撇清责任,他请了律师。

交钱前得签一份免责声明,他不负责药品安全,反正吃死了算自己的。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稍微有点医学常识的都知道,药品除了药效,更重要的是用量。

艾滋病人没有免疫力,一个针孔的感染就可能送命。

这些罗恩才不会管,他要的是钱,他为了活命已经发狂。

全世界只要哪里宣称能治艾滋,第二天他就会飞到那里。

他可以用钱贿赂任何人;

他可以不经人体试验把针剂往自己身上扎,哪怕这会引发心脏病差点要了他的命。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罗恩自己要当科学狂人就算了,他是强行让所有人充当小白鼠,把所有人都绑架到一条快要沉没的破船上。

即使电影为了爽,把医院和国家卫生部门设置成脸谱化的坏人。

但这并不能消解罗恩的道德瑕疵;

他也在杀人,即使看起来更正义。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很奇怪,罗恩都已经是彻底的烂人了,你却忍不住爱上这个混蛋。

作为一个公民,他滥交道德败坏;

他行贿破坏社会稳定;

他走私扰乱药品安全;

对于罗恩个人来说,他没时间了。

艾滋病和其他绝症不同,至少在当时它是自带原罪的。

医生对你的死亡并不感到可惜,在某种程度上它甚至能算人口清理。

对于专管国家卫生的FDA来说,这只是千百种致死疾病的一种,一切都要走流程、讲程序。

哪怕患者普遍活不过6个月,但个人的死亡不算什么,它连死亡统计表上的小数点都动不了。

说到底,那些站在道德制高点指责罗恩的,只是没遇到他同样的绝境。

那还用管他娘的社会定义?

罗恩绝不认命,他绝不做统计数字上的小数点。

他得为自己的命抗争,哪怕只能延长一天的寿命。

心脏病发后,是罗恩第三次进医院。

医生不敢相信,他曾预言30天就死的人,靠自己的“邪门歪道”居然已经活了1年?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FDA更不敢相信,一个全世界买药往自己身体里扎的药贩子,竟然能绕过政府的监控,把一批人的命延长到远超6个月的平均死亡时限?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罗恩必须被除掉,他的存在撼动了现有的医疗体系。

想要维持社会的稳定,就必须压死罗恩这个个体英雄。

哪怕所有人都揣着明白装糊涂罗恩可能是在救命,他也只能被牺牲。

查税;

没收药品;

甚至公然更改法律,没有医生签名,罗恩不可能再搞到任何药品。

这是电影最颓的一段。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罗恩没钱了;

即使他偷到医生签名,走私了一批药回来,作为“红人”的他也不可能逃过海关的眼睛。

说白了,就是要搞死你。

罗恩的身体也不行了,病毒慢慢拖垮了他的身体。

当他因为停药在马路上犯病,像个痴呆患者被警察拖上警车的一瞬,我甚至忍不住想“算了吧,太累了”。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可下一秒我就为自己廉价的同情心而羞愧,罗恩是个真正的牛仔。

医生不把人当人,他冲进医院痛扁;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FDA以公权力谋害个人,他也可以拿起法律武器,他把FDA给告了。

可惜个体怎能抗衡牢不可破的利益体系?

罗恩伤医被保安驱逐;

法庭站在FDA这边,罗恩败诉。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最丧时罗恩突然想去骑公牛。

这是牛仔证明自己的比赛。

骑公牛的人要努力拽住牛,只要8秒,就能赚到大笔钱。

但没有人可以不摔下来,所有的努力都只为了延长自己在牛背上的时间。

罗恩就是牛背上的骑手。

每个人最终都会死。

但他要尽全力延长自己活着的时间。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这TM才是真的向死而生!

这场漫长的战役,罗恩和整个医疗系统的斗争,最终获得了他个人的小小胜利。

FDA允许罗恩个人购买未经过批准的药品。

和死神打得这场硬仗,罗恩的起始点数只有30天,他最终活了2557天。

把自己的生命延长了7年。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从罗恩不屑的社会意义上来说,他坚持的“和病毒共存”、与医院坚持的“杀死病毒”,最终被融合成“鸡尾酒疗法”,极大程度提高了艾滋病毒感染者的生存寿命和生存质量。

对于我个人来说,看完我身体里的某个地方活了。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活着”对大部分人来说是种习惯,习惯到我们经常感觉不到自己在活着。

导演知道和一个健康人是没法谈死亡的。

所以他故意在电影里添加了一些会让你不适的群体。说句不好听的,在某些人眼里,他们还不如死了。

但导演就是要拍他们像狗一样挣扎活着,哪怕只能多活一天。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别人连多活一个小时都觉得是自己赚来的,我突然不敢再让自己活得像具行尸走肉。

我都敢活着了,还会怕死吗?!

这句话在2022年的开头说,似乎更有力量。

本片导演让-马克·瓦雷(Jean-Marc Vallée)于12月26日突然去世,享年58岁。

导演走得突然,连死因都尚未有官方说法。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但导演的这一生,一定也像罗恩一样,在人生的这头“公牛”上骑了最长时间。

牛仔不需要眼泪,即使最后摔下牛背,身后也全是喝彩。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叫它美国版“药神”,是对它最大的侮辱

大家正在看

内地流行

今年第一炸舞台,非他们莫属!

音乐猛料

世界上最快乐的事,莫过于为了梦想而奋斗

音乐猛料

遭全网下架的21首经典,终于回来了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696
阅读量
501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