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唱成失恋情歌,这帮土嗨要毁多少好歌

有话直说 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唱成失恋情歌,这帮土嗨要毁多少好歌

这个时代需要将优质精华流传,但从不需要糟粕。

大家好,我是海马。

近些年来乐队文化突然爆火,而那些乐队的作品也被更多人熟知并且喜爱。

当然了,这是一把双刃剑。

很多歌手因为喜欢,乐于翻唱,这没毛病。

但是作品火了之后,连作品最起码的表达都没整明白,就开始曲解其含义,让我确实有些迷惑。

前几天,我在抖音上看到了一个歌曲推荐视频。

视频作者汇总了100首失恋情歌,其中第78首推荐曲目就是《杀死那个石家庄人》。

我从未听说过《杀死那个石家庄人》讲的是“失恋”,这不是误导大众吗?

好好的一个艺术作品,就这样被糟蹋了……

目前该视频一经发布就得到了超过3.7W点赞,转发为2577。

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唱成失恋情歌,这帮土嗨要毁多少好歌

 

不仅如此,在网上各个平台上还有更多颠覆你三观的改编、翻唱、remix版本。

令人头皮发麻。

你不禁会感叹,这帮人究竟还要毁多少经典?

 

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唱成失恋情歌,这帮土嗨要毁多少好歌

 

作品火了,被更多人知道,这本身对那些常年只能活动在地下的乐队来说,是一件好事。

每个人也都有自己诠释音乐的权利。

但我们只是为了迎合大众,拥抱商业去改编那种尽毁三观的版本,只会让音乐市场越来越混乱。

比如这首重新remix马赛克乐队的《夜猫》,直接变成了修脚房视频的BGM。

如果不是因为写这篇文章,平常我看都不会看一眼。

迷惑……

先不说视频,单纯从音乐层面讲。

一首拥有复古Disco元素的摇滚作品,直接变成了土嗨。

唱腔似乎想模仿张蔷的版本,但却唱得上气不接下气,一塌糊涂。

目前在抖音上已有超过3.3万人使用该版本,拍摄短视频。

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唱成失恋情歌,这帮土嗨要毁多少好歌

 

真是替这首作品的原唱,而感到悲哀。

如果要是被马赛克听到,夏老师还不得上去就是一个飞踹?

我们再来听下面这首,由来自台湾的老王乐队的《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改编而成的DJ版,直接让我心脏病都犯了。

令人诧异的是,这个DJ版似乎在短视频平台上面比原版还要火。

之后,越来越多关于这首歌的remix翻唱进入大众视野,带起了一阵风。

以下这个视频,令人严重感到不适。

社会语录,配上土嗨节奏,这难道还是我认识的《我还年轻 我还年轻》吗?

一首摇滚作品,逐渐变成了精神小伙的精神鸦片,荼毒了不知多少人?

还有审美吗?

当然了,最让我头大的不是上述的两首,而是同为台湾乐队茄子蛋的代表曲目《浪子回头》。

好家伙,上来就进副歌高声嚎一嗓子,直接把你整懵逼。

没有情绪的起承转合,更别谈什么编曲逻辑。

后面还跟着几个壮汉为伴唱,啥也别说,“飒”就完事儿了。

这不是糟蹋华语乐坛吗?

更匪夷所思的是,该条视频点赞超过21.4万,转发则为3486次。

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唱成失恋情歌,这帮土嗨要毁多少好歌

 

挺悲哀的。

民谣变成口水歌,摇滚乐变成DJ土嗨,让很多乐迷忍无可忍。

优秀的音乐作品就这样被毁,一次又一次刷新着大家的认知。

我吐了。

当然了,这种行为绝非只存在于对国内乐队作品的改编,连国外一线大牌摇滚乐队的世界级经典作品,依然在劫难逃。

 

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唱成失恋情歌,这帮土嗨要毁多少好歌

 

通常,我们所说的音乐要不断创新、打破、重建,这都是基于对音乐本身的追求以及质量。

简单来讲,大家都不是为了商业或者博取更多关注而突破。

把一首大家耳熟能详几十年流传下来的经典作品,在不尊重歌曲本身表达的方式下改编,这就注定做出来的东西仅仅是一泡屎。

比如Linkin park的经典《In The End》。

同一首歌,我就搜出来N个版本。

这都是些啥?

把经典随便混一首EDM就能火?

那Linkin park坚持那么多年创作,还有什么意义?

如果想做电子音乐,老老实实的多学点技巧,加强自己对音乐本身的理解,改编也能像点样子。

这算什么?

如果查斯特还活着,那不得气昏过去……

接下来是这首Radiohead的《Creep》直接被做成了“提神醒脑”的车载DJ。

当然了,这个短视频平台上爆火的版本,依然还是改编自Gamper&Dadoni与Ember Island的remix版。

 

后者虽然没有特别惊艳,但也算是保持了原曲中的表达,冰冷、自卑、厌世的情绪。

然而,前者将鼓点加重,重点突出节奏感,给人一种社会摇BGM的既视感。

即便如此,评论区依然还有各种尬夸的声音。

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唱成失恋情歌,这帮土嗨要毁多少好歌

 

不怕大家的审美大相径庭,就怕没听过好东西前,就认为垃圾一定就是优质的。

想想就细思极恐。

最令人发指的是,因为前两年土味文化袭来,小红莓乐队的反战歌曲《Zombie》直接玩烂。

成为各大土味视频的首选BGM。

可能大部分人在玩梗时,根本没看过歌词,也没了解过所蕴含的历史背景。

这是主唱桃乐丝,因对北爱兰共和军在与英军交战时,伤及无辜,表示不满,所以才写下的。

这么严肃的一首歌,却被这样乱改,简直是灾难。

最值得一提的是,在它最火的那年,也是主唱桃乐丝去世的那年……

娱乐至死,胡改乱编,那样不仅会让音乐市场垃圾越来越多,更会误导年轻人认为这就是“好东西”。

音乐的底线被一次又一次拉低。

 

把《杀死那个石家庄人》唱成失恋情歌,这帮土嗨要毁多少好歌

 

什么才算得上好的改编或者翻唱?

当然这个并没有标准答案,但至少有一点是及其必要的:

得到原作者授权,在尊重、了解其表达的情况下,进行二次创作。

刚才提到的《Zombie》,反战的主题改成泛娱乐化的土嗨,显然有些说不过去。

就像我国很多红色歌曲,不允许随便改,是一个道理。

早在三十多年前,枪花就已经证明了一切。

这首翻唱自Bob Dylan的《Knockin’ On Heaven’s Door》,被万千乐迷奉为经典神级翻唱。

原版饱经沧桑,叹息世态炎凉、战争之残酷,而枪花版直接用摇滚乐表达自己的态度。

虽然诠释方式不同,但内核一致,质量高。

当然还有像Adele翻唱The Cure的《lovesong》。

这才是好东西。

至于上个世纪80—90年代香港乐坛翻唱日本很多音乐人的作品,我就不说了。

到底有多牛逼,大家都有耳朵,也不必多言。

经典只能被致敬,无法被超越。

创作者可以把作品写出,某种程度上,个人属性很重,换一个人诠释味道不可能一样。

最多只能在某个方面,做到耳目一新。

至少我没听谁说过,枪花的《Knockin’ On Heaven’s Door》可以超越Bob Dylan。

大家醒醒吧,别被土嗨脏了耳朵。

这个时代需要将精华流传,但从不需要糟粕。

对于改编或者翻唱而言,以博人眼球为目的、不深究原曲表达内核,粗制滥造只能称为垃圾。

不仅无法推动音乐行业发展,还可能使大家的审美底线一次又一次被拉低。

反正应该不会有人愿意,天天生活在垃圾场吧。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日本内阁官员恳求中国政府:别搞肛拭子了,我们快顶不住了!

音乐猛料

丁真发专辑惨遭网友谩骂,这波尴黑真的很无聊!

有话直说

连死刑犯都能当嘉宾,这档大尺度访谈节目千万别凉!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409
阅读量
532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