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有你老乡么?

有话直说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有你老乡么?

这些熟悉的乡音 ,是否也能一解你在异乡的苦闷呢?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

在万青《揪心的玩笑与漫长的白日梦》里有这么一句歌词,很多人会连带着后面那一句“却囿于昼夜、厨房与爱”,用来表达哪怕我曾经年少不羁,历经沧桑巨变,最终都会为爱而暂时搁置下那浓重的江湖豪气,回归生活的柴米油盐。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我们都曾来自山川湖海,来自四面八方,也都曾漂泊在外,走在哪都感觉身处异乡。尤其如今外出拼搏的人们,更像那无所依托的浮萍,漂在他乡,到处流浪。

几个小时的高铁动车似乎并没有拉近我们与家乡的距离,匆忙的生活反而使那“乡愁”都变得无处安放,我们都忘了自己身在何方,也忘了从哪里来又要去哪里。

只有打通家里电话时,一开口,那扑面而来的熟悉的家乡话,才让我们记起自己的根。

你或许无法常常在异地偶遇老乡,但你完全可以选择带上耳机,在歌曲中邂逅乡音。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来自摇滚重镇的声音:黑撒乐队

西安作为著名的摇滚重镇,走出了一批又一批的摇滚老炮。然而让更多人认识陕西方言,将陕西文化推广的最为成功的,当属自称“秦始皇口音”的黑撒乐队了。

黑撒乐队英文名是“Black head”,在陕西方言里,“撒”意为“头”,既然“黑头”不好听,自然就叫“黑撒”了(我瞎编的,给加鸡腿吗?)。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初识黑撒并不是因为他们那首《流川枫与苍井空》,而是在去西安旅行前,凭借吃货本能,让当地朋友推荐西安的小吃。朋友十分高冷地甩了一首《陕西美食》过来,“听听这歌就行了”。

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首色香味齐全的歌,里面几乎囊括了所有陕西特色的小吃,你听着不咽口水算我输,还有网友评论“因为这首歌我去西安上了大学”。

yinweizheshouge.jpeg

后来,这首歌还作为配乐,在《舌尖上的中国》陕西美食篇怒刷了一发存在感。

除了义务担当西安小吃的移动广告牌,黑撒也在歌曲中呈现出无处不在的陕西元素,连白岩松都称赞其为西安文化的活名片。且不提歌里那满口的地道西安话,《西安事变》一曲中的红专路、终南山应该也能引起一众“楞娃”和西安女娃的共鸣吧。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除了黑撒,想要一品陕西风味,也可以听听马飞和王建房,都是地地道道的陕西代言人。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西北汉子的粗犷:苏阳乐队

说起苏阳这位银川汉子,倒跟西安也有几分渊源,16岁在西安上学时爱上了吉他和摇滚乐,这才开始写歌唱歌。

虽出生在浙江,7岁才举家前往银川,严格来说谈不上是土生土长的银川人,但苏阳始终认为他的根在银川,“因为我人生中重要的阶段都生长于此”。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苏阳那粗犷豪迈的嗓音中也确实丝毫看不出江浙的影子,尽让人听出些西北大地的苍茫来了。当问及苏阳所唱是否是地道的银川话,一银川的朋友说:苏阳啊,在银川挺有名,我听着还挺正的。

操着一口“挺正的”宁夏方言,苏阳乐队将西北的民族音乐“花儿”和一些传统的曲艺元素融合进当代音乐,讲述着那片古老土地上新生的人和事,没有矫揉造作,没有无病呻吟。就这样,在2006年推出了《贤良》这张颇受好评的专辑。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苏阳说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母语去解读生活、创造属于自己的音乐,而他只是融合了自己所接触过的摇滚乐和民歌,“最终还是一个宁夏人的音乐,一个中国人的音乐。”

犹记得在某次音乐节上,听到那质朴得几乎不加修饰的嗓音,在《长在银川》副歌大声唱着“我的家住在同心路边上,那里有我的爹和娘”,我一个没住过同心路的人都不禁被感动了,大概游子的心声总是在同一个频率吧。

有台湾媒体评价他“创造了离人群最近的声音”。通过这位西北汉子的吟唱,我们仿佛也确实能隔着千里,看到那遥远的黄土高坡,闻到那特有的黄土地的味道了。

黄土高坡.jpg

音乐的魅力大概就在于此吧,让我一个江南小女子也有那么一瞬间感慨:下辈子投胎我要放弃包邮区,去大西北。

吴侬里的重口味:顶楼的马戏团

摇滚乐从来不是西北汉子的专利,在祖国的东南方也有这么一支充满个性的“十三点”乐队,当然前提是你承认他们唱的是摇滚乐。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关于这个问题,顶楼的马戏团则口径一致,声称风格并不重要,他们只是在找让自己最放松、最舒适的状态而已。

这支唱着上海话的乐队也确实彻底撕碎了人们对这个小资城市的幻想,彻头彻尾地践行着“一切让自己舒服就好”,不管外人骂得如何热火朝天,他们依然坚持自我,将“奇葩”和“分裂”进行到底。

主唱陆晨既是衣装得体的公务员,也是会在演出时脱到一丝不挂的“臭流氓”;乐队由一帮吴侬组成,却从不唱软语,不见小清新反倒满屏的重口味马赛克歌词;曾高唱朋克,也高唱着《朋克全是娘娘腔》;恶搞超女讽刺记者无“恶”不作,还大喊“谈钞票伤感情,谈感情又伤钞票又伤感情”……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在他们眼里,没有所谓的政治正确,他们不负责歌颂东方明珠,只唱自己所想。这也是为什么他们既能唱出满载情怀引起上海小宁(小孩)共鸣的《上海童年》,也能在上海世博会前唱起《上海不欢迎你》(此歌已被封杀)。

摆脱了最初那种故作的深刻与傲慢,顶马终于化作马戏团里的小丑,滑稽地站在顶楼,把一切都撕开摊在人们面前,以一种“最低级小市民”的姿态深入人群,恶搞一切可以或不可以恶搞的事情。

当然,你还是可以选择继续不屑,大骂他们“低级趣味”,但他们已经听不见了,对于这支成军15年的却在去年解散了的乐队。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宜宾话能唱一切”:衣湿乐队

这年头,主唱是公务员已经不稀奇了,听兽医唱歌或许还有点新鲜劲儿。

这位兽医还曾在《中国新歌声》的舞台上以一曲宜宾话版《双节棍》惊艳四座,最终被周董收入麾下。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他就是游淼。2010年,他与另一位主创林权宏组建了“衣湿乐队”,名字取自两位职业的谐音——兽医、教师。

来自四川的他们号称“宜宾话能唱一切”,不管是《从前有座山》里想走却走不脱的小市民,《打群架》里逞强装勇猛的肥头儿,还是《采花的童趣》里平凡又充满生活气的一家子,衣湿都在用戏谑的语调,唱着他们对宜宾这座小城的观察与思考。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而那三张一看封面就知道经费不足的翻唱专辑《宜宾夜市土摇金曲》就只能用“有毒”来形容了。一些传唱度较高的正经歌曲在衣湿乐队手里摇身一变,变成了《宜宾的董小姐》、《宜宾的米店》、《杀死那个宜宾冷血动物》、《宜宾夜空中最亮的星》……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不得不说,确实有才,毕竟把每首歌都用方言改编成另一种味道,还让人不觉得突兀,可不是件易事。

新专辑中一曲《走远了》,更是与四川著名的散打评书大师李伯清共同完成之作,还被李老先生戏称为“文艺追债金曲”。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初初你只听得兄弟两人抬杠似的你一言我一句, “哥子(兄弟),你好像还欠我点钱哒嘛,你又阴悄悄地,打算不还了吗?” “哦,老子想到想,不敢的嘛”。你来我往间只觉是一种嬉笑怒骂,却不想游淼忽的深情起来,走远了,走远了,回都回不去了,走远了,走远了,走都走不回来了。一阵心酸竟随着这宜宾小曲,上了心头。

听歌的娃儿你哭个锤子嘛,别再走远就是了。

这些操着当地口音将家乡话发扬光大的乐队里 有你老乡么?

其实以方言行走天下的乐队还有很多,比如京味摇滚的代表子曰和永动机,兰州的低苦艾和野孩子,带着广东海丰口音的五条人等等,都各具特色。

当你听到这些老乡在用你所熟悉的土话唱出你的心声时 ,是否也能一解你在异乡的苦闷呢?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王菲新歌刷屏,一开口让千万人泪崩...

音乐猛料

一首歌唱哭上万网友,他绝对是今年最强黑马

有话直说

日潮联名老北京布鞋,网友嘲讽:寿鞋谁敢穿?

左下角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12
阅读量
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