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

音乐猛料 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

好妹妹走红,究竟是音乐新路,还是世道变坏?

其实仔细算起来,小酱也算是好妹妹的早期粉丝了,当然是在我年少无知的时候。很多的朋友问我,怎么不写写好妹妹?因为写了怕你们取关啊!

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

大一的那个晚上,也是秋风时节,睡在上铺的小酱躲在被窝里听着开头这首歌,居然莫名被打动了。想起夏日漱石那句关于我爱你的经典表达,少女心就毫无征兆地泛滥起来。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这是一首清新脱俗的约炮之歌,也许这就是我对好妹妹粉转路人的契机。如今谁再对我说起月色几何,我都是淡淡回一句“滚蛋!”

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

第一次在看到好妹妹,是在今年中秋的雨夜。路痴的小酱迷失在音乐节的茫茫人群中,手机关机看不到时间,和朋友也走散,担心错过山羊皮的现场焦急万分。

这时我又听到了这首约炮之歌,竟然有种熟悉的感觉,也许是大学四年听了太多遍的关系。循着音乐挤到了人群中间,看着两个人在台上基情满满的演出,台下是拉着横幅的粉丝还有……陈粒。

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
陈粒在台下观看好妹妹现场

秦昊的性感山羊胡,俨然一副美骚男的嘚瑟劲儿,张小厚架着眼镜的胖乎乎的嫩脸蛋儿。他们自嘲自己是“中国第一个由男子组成的女子乐队”,在台上总是无所顾忌地“打情骂俏”,然而他们火了,很火。

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

秦昊吉林动画学院卡通漫画造型专业,而张小厚是浙江理工大学建筑环境与设备工程系。二人都并非音乐科班出身,但有一个共同爱好就是弹琴唱歌。

张小厚在辞职之前在北京做过地产评估助理,在无锡设计院做工程造价,秦昊在做专辑之前在西安当过插画上色师,在杭州当过摄影师,在无锡考过研,在北京当过美术老师 ,总之就是没有音乐。

《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

大概两人前世擦肩而过到衣服都着火,所以老天只能让他们相遇了。谈起相识的经历,两人是网友开始熟络的,充满着偶然性。

第一次见面,秦昊正在当背包客在全国旅行,路过无锡的时候,秦昊就住在小厚家。他们合唱演出的第一首歌是《你究竟有几个好妹妹》,因而自称为“好妹妹乐队”。

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

最开始的时候,两人什么都没有,2012年的专辑《春生》还是自掏了2000块做出来的。和很多豆瓣上的文青一样,吉他加民谣是标配。

里面的歌平平淡淡的调,谈不上什么高潮副歌,如今看来这也是小酱最喜欢的一张专辑。一点点江南民谣的味道,就好像午后阳光透过窗户,氤氲在空气中,秦昊慵懒的歌声听着很舒服。

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2012年秦昊还参加了一档综艺节目,而彼时她的身份还是插画师,因为说起好妹妹无人知晓。值得一提的是,节目的主持人郭德纲在台上逗着这个小伙子,秦昊还显得有些羞涩。

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

高晓松当时是评委,他对秦昊的评价颇高,说他“带着旧时代的印记”,索尼音乐当场表示了对他的兴趣。在一家唱片公司的要求下,他再次坐到麦克风,唱起了那首《一个人的北京》。

《一个人的北京》

这一首惊艳全场的歌,小酱每次听都会去猜想这里面究竟有多少故事。凭着这一首《一个人的北京》,他接到了很多邀请,甚至有人将他比作陈奕迅。

出乎意料的是,在最后的选择关头,由于心仪的索尼唱片灭了灯,他面对众多的电视台和唱片公司居然谁有没有选。其实现在看来,这对他来说是最好的结局,正是独立和自由让好妹妹走到了今天。

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

这已经不是秦昊第一次参加选秀类的节目,他还曾参加过2007年的《快乐男声》,只可惜没有进入到全国赛阶段。

有意思的是,在和他同组搭档的人中,还有个我们熟悉的名字……不是张小厚。不过两人也曾在2010年共同参加过选秀,结果海选都没过。

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

有人说相比于选秀节目,他们更有资格提“梦想”和“奇迹”。2011年张小厚发过一条微博,说起秦昊被四大天王的歌迷堵在了工体的辛酸往事。还自嘲“也要办一场大的,堵死别人”。

四年后,他们成为了第一个敢在工体办演唱会的独立音乐人,众筹200万带着四万人开进了工体。这也是他们炙手可热的象征性事件,有人祝福,也有人泼冷水。

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

被黑的最惨的就是两人的亲密关系。有这样一个故事,最初的时候其实张小厚是想要在幕后做秦昊的经纪人,但是最终两人一同表演也是因为秦昊一个人比较容易紧张。

有时候在演唱过程中,秦昊可能想要打个嗝,就会使眼色给张小厚,然后张小厚就会放大声音,帮秦昊顶着。

在舞台上能看得出两人默契的“闺蜜感”,张小厚说有粉丝留言说要写他们俩的同人文,他开玩笑说“你敢写我就敢骂”。

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

小酱对后来的一些歌,其实都是无感的,也没有去关注他们。后来邓丽君的遗作《清平调》被翻出后,好妹妹很快跟风唱了一首。

在秦昊熟悉的温柔声线中,唱出了和王菲不一样的味道。小酱反反复复偷偷听了好几遍,他们果然还是适合这些悠长温婉的歌曲。现在有些歌,实在喜欢不来。

也没不能说他们变了,毕竟张小厚也说了,“什么小众不小众,我只是想红。”不过作为一个文科生的强迫症,好想大声地告诉他们,你们唱错字了!!

《清平调》

我们习惯给好妹妹贴上民谣的“标签”,但是和唱着南方和姑娘的民谣有一点不同的是,他们唱的是自己的南方,而好妹妹却是唱的我们的南方。这也是粉丝喜欢好妹妹的地方,他们唱的就好像是我们自己的故事。

而不喜欢好妹妹的人,就很好理解了。上综艺上电视,用两人的关系博眼球,蹩脚的吉他还卖弄着情怀,阴柔的邪气聚集一身……

从《快男》落选到开进工体,好妹妹这支曾经的“十八线乐队”已成为当红偶像

小酱不否认,好妹妹确实在认真地做着自己的音乐,自己经营团队可不是件容易的事,至于音乐本身嘛……小酱觉得各有所爱,强求不来。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王菲新歌刷屏,一开口让千万人泪崩...

音乐猛料

一首歌唱哭上万网友,他绝对是今年最强黑马

有话直说

日潮联名老北京布鞋,网友嘲讽:寿鞋谁敢穿?

果小酱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179
阅读量
78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