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名黄霑的配乐大师,87岁上B站讲血泪往事

有话直说 齐名黄霑的配乐大师,87岁上B站讲血泪往事

老大爷玩起B站,一个赛一个的猛。 就像鬼畜区的常驻顶流,唐国强老先生,没事也躺床上刷诸葛亮骂王朗的二创视频。 他表示,对于这些鬼畜他的年…
自动草稿

老大爷玩起B站,一个赛一个的猛。

就像鬼畜区的常驻顶流,唐国强老先生,没事也躺床上刷诸葛亮骂王朗的二创视频。

他表示,对于这些鬼畜他的年轻观众,他只有一个词儿——“谢谢嗷”。

自动草稿

很多时候,老年人不玩B站,不是没兴趣,而是没机会。

前两天B站有条视频很热。

初刷不经意,因为背景简陋,一堆电脑硬件、小键盘,墙上挂了两幅画。

再看有东西,至少讲话的人,须发皆白,长髯及胸,写满了仙风道骨。

听下去,血泪、动荡,因为热爱一生奉献的过往,令人深受感动。

原来这个人正是电影配乐大师胡伟立。

自动草稿

那个成就了刘德华、李连杰、周星驰无数经典的幕后大佬,那个比起黄霑、顾嘉辉都不遑多让的一代宗师。

但他的账号却取名很朴素——

“音乐工作者胡伟立”,粉丝数不过寥寥小万。

但只言片语间,已是一生。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点睛

也许提及胡伟立的名字,很多人还比较陌生。

但是只要他的作品响起,你很难不会跟着唱出来,入骨入髓的音乐记忆。

甚至说,给你一个特定的场景,你就能脑补出他的旋律出来。

第一个,四个略带猥琐相的文生公子,走在石桥之上,逢良家妇女,就凑到跟前宽衣解带,自诩江南四大才子。你会想到什么?

当然是这段锣鼓点架构出来的《勇往直前》,激昂中带着羞耻,猥琐中又不乏自信,奇也,妙哉。

自动草稿

第二个,疯疯癫癫的男子,双臂对着一缸水搅着搅着,顿然悟道,开宗立派,终于成就了不世出的武功。你又想起了什么?

必然是这段《偷功》,华语电影配乐一个难于逾越的作品,不光是音乐技巧极好,还有武学和哲学特殊的思维辩证。

自动草稿

 

第三个,直接说名字吧,意气风发的你啊年轻版成龙,穿长衫,骑着老式自行车从菜市场经过,摇摇晃晃,鸡飞狗跳。

是了,我说的就是《市集》,与醉拳里面那种轻快,戏谑气相辅相成,这个也是一个梗曲,被广泛运用在游戏,剧集,甚至是美食节目中。

自动草稿

胡伟立的作品太多了,就这样说,说一天也说不完。

总结一下,他的笔下,有两个极鲜明的特点。

首先,风格是真的多样,信手拈来。

吕颂贤版《笑傲江湖》里面琴箫合奏,电子味道甚浓;

《黄飞鸿之狮王争霸》那种沉郁顿挫的变奏;

还有《东方三侠》那种带着异国风情的诠释,魂穿亚欧大陆,太抓耳朵。

还有,你不得不佩服胡伟立就是有“点睛”的能力,可以让音乐和人物相当益彰。

有一段流传甚广的美谈。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刘德华的演员之路顺风顺水,唱歌嘛,完全不行。

说白了,没人买单。

为什么,无人知晓。

但是机缘巧合,胡伟立来了。他研究了刘德华所有的作品,并开出了“药方”。

刘德华的优势在中低音域,音色有磁性,所以他拿二胡代替人声高音,形成一种如泣如诉的对仗。

刘德华不同意,不要这样的安排。

胡伟立更倔:去掉二胡,你也别唱了!

这就是刘德华的成名曲,《一起走过的日子》的故事。

正是因为这首歌,刘德华的歌唱事业一日千里,日后还跻身四大天王之列。胡伟立居功至伟。

不过胡伟立倒是不鞠躬,像是某位点睛的画师,事了拂衣。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豪侠

有一段轶闻,说当年徐克拍《七剑》,请了日本作曲家做音乐。

曲子很好,但总觉得少了某种味道,少了“某种缘自民族自身的感情”。

他想到了黄霑,想到了胡伟立。

这种“感情”,大概是开着这篇土壤里面,关于武侠的豪情。

自动草稿

这两位都是武侠片配乐的大师,一时瑜亮,也均有豪侠之姿。

两人若是交手,必定是火花四溅。

若是合作呢?

想必很多人都看过王晶导演,周星驰主演的《鹿鼎记》,里面主题曲令人印象深刻,《开心做出戏》,便是两位大师的手笔。

当初,王晶请他出山,给这部电影配乐,他欣然应允。

无他,他最喜金庸的两部作品,一者《天龙八部》,一者《鹿鼎记》。

其实这里很有意思,在金庸所有作品中,这两部算极有禅机的“另类”。

《天龙八部》当然气势不凡,篇幅浩瀚,除了谈家国情怀,还有反求诸己的“有情皆孽,无人不冤”。

《鹿鼎记》是一种回首向来的坦然,什么神功盖世,什么天下第一,到最后都是狗屁,小混混也有春天。

基本上都是在谈人生境界。

胡伟立是怎么写的?

故事背景正好是满清,他想到了当初的徽班进京,于是采撷京腔京韵,西皮流水。

“苏三起解”里面的一个动机,把弯弯曲曲的悠扬婉转全砍了,保留刚阳气魄,反衬韦小宝的不羁和潇洒,男性特质。

王晶一听,太牛逼了,一般人HOLD不住,得请黄霑来唱。于是就有了下面这一幕:

一个下午,黄霑来录歌,破门而入,恰好见到了长髯的胡伟立,放声狂笑。

“哈!哈!哈!我以为哪个靓仔,能写出这么有味儿的东西。没想到,是个老头。”

胡伟立也不见外,一番交谈,大有相见恨晚之感。

录了好几遍,黄霑开始有点放不开,效果总是不尽如人意。

怎么办?黄霑祭出了“大招”。

他说,喝点吧,于是遣助理去买酒。

上一次他这么做,还是在唱《沧海一声笑》,那是另一段故事了。

自动草稿

三杯两盏,便有了醉意,戴上耳机一气呵成。

“录完了歌,非常高兴,已是晚上了,我就请他到尖沙咀吃杭州菜。他又喝了点,跟我说,‘这歌我太喜欢了’,你把它卖我吧。”胡伟立回忆。

高山流水,谈何买卖,两位大师在酒桌上相谈甚欢,把酒言欢,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知命

在B站上,胡伟立回忆了很多自己的人生往事。

他是1937年生人,出生在香港,恰逢狂日战争,辗转于国内各地,直至战争结束。

“我从小就不是一个听话的孩子,让母亲笑得最开心,也让她操碎心。”胡伟立说,自己常常被父亲打得遍体鳞伤,仍然不知悔改。

14岁那年,他的父亲去世,因为动荡的环境,母亲也难以独善其身。

再后来,洗心革面的胡伟立以小提琴第一的成绩,文化课80多分的成绩考上大学。

“我清楚的知道,如果不是出类拔萃,我将什么也不是。”

“珍惜这次机会,我开始了地狱式的学习。”

那个时代,他也因出身受到了波及,“不公平的际遇下,我以写作音乐作为发泄情绪的渠道。”

也许是因为那些年的苦难,在汗水的浇灌之下开花,抑或是,胡伟立过于优秀,毕业之后,他顺利留校。

《童年的梦》《家乡水》……太多作品,脍炙人口。

自动草稿

但胡伟立并不满足于此,他更像是个“知行合一”的信徒。

在马上“知天命”的关口,他辞掉了工作,跑到香港打拼。

陌生的城市,从零开始,他放下教授身段,给芭蕾舞团弹琴伴奏,一日日苦熬。

三月后,他得到入职TVB的机会。

那段时间,这个中老年仍在拼命学习,仔细研究粤语的发音和音乐节奏。

他还研究了大量的国外唱片,为缺失了30年的西洋流行音乐素养补课,学习合成器,学习编电子音乐。

他甚至为此花光了所有的积蓄……

自动草稿

当然,后面就是胡伟立那些传世的作品,1997年胡伟立退休,离配乐的圈子渐行渐远渐无书。

其实很多时候,我们经常能听到,大家都在感慨,没有好的仙侠片、武侠片作曲人了。

俗手太多,坏了风气。

事实上,平心静气地想想,不是没有好的仙侠音乐,是因为这些老一辈音乐人他们没有机会。

胡伟立,还有很多跟他一样的音乐人,通过还在做着音乐,甚至通过b站这样的平台重新亮相,何尝不是一种全新的思考,何尝不可见其中的伏枥之志。

自动草稿

2011年,《龙门飞甲》,75岁的他重出江湖,包括后来的《智取威虎山》,雄风不减当年。

回首向来萧瑟处,似乎一切又都是值得的。

胡伟立说:“我真诚的用我的心来写我的音乐,我见证过战争的血肉横飞,残垣败壁,我过过锦衣玉食的生活,我也过过贫苦的日子,人生无常。”

“当别人在打家具,游玩,打麻将的时候,当我扭伤腰,卧床修养的一年时间里,当1970年我一个人和千百只鸡鸭待在一起的时候,在我家破人亡,众叛亲离,过着如同乞丐一般的日子的时候,我没有放弃写作和学习。”

“苦难,让我从只写美丽的旋律,慢慢走向思考后,写出触及灵魂的音乐。”

天以百凶成就一大师。

他说,他用音乐救赎自己。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这部摇滚大神云集的狠片,怎么一来中国就扑街了....

有话直说

有话直说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74
阅读量
581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