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有话直说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郭有才是谁? 最近,人们都乐于聊这个所谓的“灵魂歌手”,听说他一开口,都是人生的苦涩,闻之伤心。 最近,人们津津乐道他的“一夜爆红”,5天涨…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郭有才是谁?

最近,人们都乐于聊这个所谓的“灵魂歌手”,听说他一开口,都是人生的苦涩,闻之伤心。

最近,人们津津乐道他的“一夜爆红”,5天涨了400万,来看他的人,连车站都给堵了。

最近,人们有感于他的成名故事,10岁没了妈,父亲抛弃他,白天干烧烤,晚上烤地瓜。

这样的人,唱歌的视频应当很惊艳吧。

于是,怀着满腔的好奇,我打开了这传的神乎其神,郭有才演唱《诺言》的视频。

很难评: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梳着一丝不苟的背头,大得显邋遢的西装,油腻的花衬衫,还有夸张的肢体动作,扭来扭曲。

妖娆,但土。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让我感到那么多悲伤。”开口端着,有20多年前盗版音像店的感觉。

沧桑,但装。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行至高潮处,弯腰下胯,大有撕心裂肺之感,甚至还能听到哭腔,动了感情,不过实在谈不上好听。

可能有东西,但不多。

总之,最大的感受是平庸。

就这,就这,不是灵魂吗,不是惊艳吗,我怎么丝毫感受不到。

为什么,为什么,我明明感受不到,乱七八糟的平台还总是像倒垃圾似的,往我这推。

他们还拼命试图告诉我,他就是灵魂,他就是遗珠,错过他就是华语乐坛最大的遗憾。

遗憾,狗脚遗憾,遗鸟憾。

请别再给我推郭有才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很坦白的说,《诺言》这首歌其实并不土,至少听听原版,很有老歌的风味。

写得有风味,作曲是刘天健,当年和齐秦、江建民组成虹乐团的牛人,12年写了上百张专辑,江湖地位不用多提。

刘德华的《男人哭吧不是罪》、赵传的《给所有知道我名字的人》、齐秦的《这一次我绝不放手》都是他的作品。

唱得也有风味,原唱是李翊君,很会唱这种苦情歌,大量作品都耳熟能详,说名字你就能哼出旋律:

《婉君》同名主题曲《婉君》、电视剧《还珠格格》片尾曲《雨蝶》、电视剧《风云之雄霸天下》片尾曲《永远永远》。

这样的组合,做出来的这首《诺言》,就很像那个时代的作品,还有点李翊君另一首很有名的歌《萍聚》的意思。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强行把当个时代的味道,搬到当下的环境,有点勉强。

勉强了,味道就坏了。

前段时间,因为综艺知名度骤然飙升的海来阿木,其实也唱过这首《诺言》。

之前我说过,海来阿木唱歌,很像二十年前火的网络歌曲。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虽然网上很多人都诟病,吐槽海来阿木的唱腔土,嗓子勒得很紧,但实际上只要比较他和郭有才的版本,还是能听出断层式的差距。

郭有才显然更土味。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是资方、流量都喜欢的土味,因为可以消遣。所以,海来阿木唱,不火,郭有才一唱,就把火车站给挤爆了。

先声明一点,“土”在我这里是一个中性词,来自田间地头,人民群众喜闻乐见,本不应该成为一件丢脸的事。

但问题是,土也分很多种。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简单举个例子,二手玫瑰土不土。

二人转是下里巴人的东西,但是在二人转土壤上开出来的二手玫瑰其实玩的很高级。

前阵子那个《耍猴儿》,其实命题是挺土的,花果山大舞台嘛,但是编得相当癫狂、怪诞。

在那个赛道上,几乎是没有对手。

再举个例子,前阵子的河南说唱之神土不土。

讲农村城市化建设,带着口音,是挺土里土气的。但是他这个挺大功夫,去思考人和土地的命题,背叛土地,然后皈依土地。

看出来了么?

这些土的艺术,都是扎根于泥土,皆有艺术表达破土而出。

然而,有的土,却是从空中楼阁出发,向下求索,想着往低处流。

郭有才的能火的点,几乎都有这种低处流的共性。

就聊音乐,鼓点俗气,声音有刻意为之的沧桑;

就聊形象,模仿王宝强“树先生”意味明显,某种审丑的变体;

事实上,从公开采访中看来,郭有才可能并没有看过树先生。

当人们问他为什么喜欢树先生时,他说因为“树先生无忧无虑”,因为“树先生潇洒”。

然后故作帅气的说了一句:“人人都是树先生,人人都做不了树先生。”

滑稽。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就聊一次次被提起的:

“1999年出生在菏泽农村,10岁时母亲因车祸去世,父亲再婚组建了新的家庭,他只能寄养在三姨家,13岁就步入了社会,做过修理工,洗浴中心前台,也做过小生意,但都没有成功。

2019年认识了现在的老婆苏畅,苏畅陪着郭有才一起摆地摊卖烧烤。郭有才并没有专业学习唱歌的经历,他的歌曲没有技巧,但却饱含深情能够直击听众的心底。也许正是因为郭有才经历过生活的毒打,才能唱出这种不甘后的释然。”

尚且不知道真假。

一如既往地喜欢歌颂苦难。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我无意抨击郭有才,一个喜欢唱歌的人,无论唱得好与坏,都不是应该是被攻讦的理由。

然而,我却很想聊聊,通过包装、推红郭有才这场流量的狂欢

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真的像铺天盖地的文案所讲的那样,郭有才是难得一见的乐坛“遗珠”。

那么早有“珠”玉在前。

丁真不就是一个极好的例子么?一个山区里面放牧的少年,因为身上有所谓的爆点,就被资本包装成所谓的偶像明星。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拍写真,出单曲,甚至代表这一代的青年成天到海外演讲……

所得的,所有的,一不配位,就有殃灾。

所以,丁真吸电子烟,被网友群嘲人设翻车,丁真唱歌难听,被魔改成各种魔性的版本,丁真到海外去演讲,被当成了国民级的笑话,网络上反复鞭尸。

丁真有什么过错?

其实很难说,他就是被包装出来的,一个普通的牧区孩子。但你又很难为他去辩护,因为他确实从中得到了好处。

甚至说,恰快钱,恰烂钱,恰这碗饭已经成了他们这以群体唯一的、生活的方式。

如此生活三十年,直到大厦崩塌。你说把他推上这个位子的人,是爱了他,还是害了他。

郭有才的火爆,何尝不是步丁真的前尘。

讲白了,如果网上的经历是真的,郭有才的前一段经历其实还是励志的,做小生意屡战屡败,屡败屡战,最后开了烧烤摊。

如果一直开烧烤摊,改善生活,娶妻生子。我愿意称之为成年人的童话。

但他显然不是,可能是蒙“高人”指点,把过去的苦难包装成了谈资,在一轮又一轮有意的推广中,用不悠扬的歌声,挣了一笔笔快钱。

扪心,当潮水褪去,这个所谓的唱歌好的“树先生”会如何?

是人设崩塌,追回未及,是黯然褪去,成为笑柄,还是被取代,被腐烂,无数资本豢养的蛆虫在上面高歌……

哪有什么普通人一夜成名的妄语。一切,不过早在了这个混乱的互联网空间中写定了结局。

崔永元说,人要是挣惯快钱,就再也回不去了。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这部摇滚大神云集的狠片,怎么一来中国就扑街了....

有话直说

有话直说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74
阅读量
581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