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散15年后,绿洲乐队终被提名摇滚名人堂

音乐猛料 解散15年后,绿洲乐队终被提名摇滚名人堂

So Sally can wait…

本文约2681字,预计阅读时间8分钟

前段时间,偶然看到山羊皮的巡演在国内定档了。

能在国内舞台看到这支优雅的英伦老将,是件再好不过的事。

图片来源:小红书@音乐节情报局

但我最期待的,是另一支混不吝的英国乐队。

这乐队算不上顶级,但现场十分给力,故事也绝对狗血。

他们和对家打一次榜,就拉开了英国阶级的遮羞布。

至于乐队内部矛盾,更是堪比近期甚嚣尘上的钟成虎陈绮贞。

今年,他们突然被摇滚名人堂(Rock&Roll Hall of Fame)提名了。

这是他们成立以来,第一次被提名。

图片来源:微博@BillboardBot

这项世界级的音乐成就奖项,旨在表彰对摇滚乐的发展起到贡献的人。

提名摇滚名人堂有一项硬性指标:被提名时间距首专发行时间25年以上。

这支乐队的首专正好发行于1994年,这一年柯本在美国离世,grunge正在英国风行一时,国内也正值红磡时代。

转瞬30年,如白驹过隙。

近些年摇滚名人堂每况愈下,在大家年复一年的呼声中,他们终于有了入围资格。

然而,乐队已经解散15年,声称即便入围也不会出面。

解散的直接原因,居然还是兄弟阋墙。

他们就是90年代英伦摇滚的领头羊:绿洲乐队(Oasis)。

去听绿洲现场,在2009年以后彻底成为不可能。

于是绿洲从此成了广大乐迷眼里的白月光、心头的朱砂痣。

但他们彻底在国内出名,其实是近几年的事。

今年提名摇滚名人堂,也就成了大家盼重组的一线希望。

都说听过地下丝绒(Velvet Underground)的人,最后都成立了自己的乐队。

而成立盘尼西林的小乐张哲轩,偏偏钟爱绿洲。

他喜欢绿洲兄弟支持的曼城球队(Manchester City),更是有过采访Liam本人的经历。

图片来源:微博@盘尼西林乐队

至于音乐,大家自行评判,此处不表。

总之,盘尼西林堪称狂热粉逆袭成功的典型范例。

好在是,大家就这样听到了绿洲,开拓了曼彻斯特这片新大陆。

绿洲算什么?真摇滚还得听盘尼西林!

搅浑水的乐子人永不缺席,不过越拿盘尼西林开刀,就会越发迷恋英伦摇滚。

因为这个流派的音乐,实在是太耐听了。

80年代的英国,工人阶级青年普遍苦闷,于是将精神寄托在摇滚乐中。

性手枪偏激、石玫瑰迷幻、史密斯阴郁,都是当时年轻人精气神的具象。

只是,他们似乎都差口气。

时间来到90年代,英伦摇滚的繁荣期才正式开始。

Gallagher兄弟出生在工业重镇曼彻斯特,哥哥Noel曾做过乐队经纪,自学吉他还能包办词曲创作;而弟弟Liam因一次头部受伤,意外有了超凡的演唱天分。

绿洲的成军就像他们的人生,乍看意外,意外中却都是奇迹反转。

时也运也,第一张正式专辑《Definitely Maybe》就一鸣惊人。

“直升机划过天空”一样的吉他噪音,Liam肆意的唱腔,Noel天马行空的歌词,成就了首专的草莽英雄气概。

那是1994年,音乐上的口碑,让代表工人阶级的绿洲改天换命。

英国80年代摇滚差的那口气,也由绿洲抒发开来。

因为他们传达出来的情绪,够真实、够愤怒。

尤其隔年发行的名曲《Don’t Look Back in Anger》里“不要把你生命的意义,押注在一支摇滚乐队上”一句,鸡血又犀利,有种英国版“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既视感。

绿洲还与当时正在势头的模糊乐队(Blur)、山羊皮乐队(Suede)、纸浆乐队(Pulp),共同成了英伦摇滚届的F4。

然而1995年,绿洲却与模糊杠上了。

曼城底层混小子碰上伦敦公子哥,这一北一南就像水激热油。

当年绿洲与模糊对垒的英国最佳乐团奖,最终花落模糊乐队。

颁奖礼上,主唱却谦虚道:我觉得这个奖项应该与绿洲分享。

图片来源:bilibili@Fanya的八音盒, Blur vs. Oasis -究竟谁赢了英伦摇滚之争?

此言一出,媒体纷纷添油加醋,一度将一场普通的打榜发酵成了南北阶级纷争,史称英伦摇滚大战。

后来双方回忆都觉得当初大可不必,反正两张打榜的专辑都是狗屎,只有媒体分到一杯羹。

如果音乐本身都不重要,重要的还能有什么?

到了1996年,绿洲在内布沃思举行了一场封神演唱会。

当时的露天场地,两天吸引超25万现场观众,被称为英国史上最大型的演唱会。

主音Noel在多年后的采访中回忆:“内布沃思演唱会期间没有发生恶性事件,也没有人举起手机拍照。”

“对我而言这是绿洲值得回忆的片段,也是互联网兴起前最后一场摇滚狂欢。”

——出自Oasis绿洲乐队纪录片<Supersonic>

也许当时,他们也没有想到:

这也将是绿洲、英伦摇滚,甚至摇滚浪潮这场幻梦的倒计时。

2009年绿洲不欢而散后,二人各自带走一部分乐队成员。

多年来从未合体出现,只会在社媒赛博发癫。

图片来源:微博@莉言莉语研究中心

Noel拿了绿洲所有歌曲的版权,组成以自己为中心的“高飞鸟”乐队。

他的音乐和以往截然不同,还现场助阵曾是对家的模糊乐队。

没错,连模糊乐队都重组了,绿洲却闹得不可收场。

图片来源:bilibili@Sheeplady, Tender — Noel Gallagher, Damon Albarn, Graham Coxon, Paul Weller

与Noel不同,主唱Liam不能再唱以前的歌,于是开始自己创作。

短命乐队“泡泡眼”解散后,他才真的踏上了单飞之路。

曾经混不吝的他,被媒体封为英摇最后的救世主,对摇滚的坚持也愈发原教旨主义。

和牛姐一并被摇滚名人堂提名后,虽然喜欢对方,但Liam依然直言不讳:

“就像把我放进说唱名人堂名单一样,我不想参与任何精神错乱的东西。”

2020年,沉寂已久的绿洲罕见发行了新歌Don’t Stop。

一众重组的呼声中,Noel回应道:这只是首十多年前的demo。

Don’t Stop… (Demo),Oasis

谈到重组,兄弟二人自然是很默契地互怼、含糊、一推再推。

毕竟,最近一次画饼,还是曼城赢球就重组。

然而去年曼城赢球,小乐一连哭上几个热搜,俩兄弟愣是没什么动静。

图片来源于网络

他们的嫌隙看客不得而知,但好在这些年绿洲多了不少新乐迷。

国内各大城市每年自发举行的“park life”音乐集会,到处都能听到年轻人唱着绿洲的歌。

不少人还头戴搞怪面具,比如:

图片来源:bilibili@WindyLiu很无聊,【北京Parklife】当大家齐唱弯的沃

又比如:

图片来源:bilibili@3千万零9年,【Parklife】一次英摇集会

似乎在用幽默的方式继续95年那场“英伦摇滚大战”,以及帮不复存在的绿洲“复婚”。

和绿洲模糊的和解一样,30年过去,回忆总是倾向于撷取美好。

一笑泯恩仇、都付笑谈中,是属于摇滚乐的一份含蓄。

不是因为这次提名,我已经几乎淡忘了绿洲。

因为不忍卒听,他们的音乐有多飞扬,结局就有多遗憾。

我们有幸听到披头士的新歌,却不能经历绿洲开演唱会的年代。

以这次提名来看,也许有必要乐观一点。

但无论如何,绿洲已经是一支有划时代意义的乐队。

听起他们青年时期真情流露的创作,就像给疲惫的身心打上一剂强心针。

自由、勇敢、恣肆、求变;

野蛮生长、永生不死,连忧伤都痛彻心扉。

那是不再重现的wonderwall,也是我们回不去的wonderland。

Wonderwall (Live),Oasis

狄兰·托马斯曾写道“不要温和的走进那良夜,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此时,耳机里年轻的绿洲乐队还在唱着don’t look back in anger。

不要为往事而懊恼。

是时候从梦中醒来,人得朝前看。

图片来源:bilibili@MILO45, Oasis – Columbia (Knebworth 1996) 中英字幕 (HD重制版)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78岁郑佩佩仙去:女侠走好,相忘江湖

有话直说

国产爽剧男主,为什么钟爱翘臀和皮卡

音乐猛料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85
阅读量
584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