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年前的龙年春晚,赵本山还是小品之王

有话直说 24年前的龙年春晚,赵本山还是小品之王

世间好物不牢靠,彩云易散琉璃脆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春节第二天,正月三十晚上的热闹和烟火早已散尽。

龙年春晚刚刚落幕,除了一如既往被审判以外,也留下了不少遗憾:

仅有的4个小品都不好看、刘谦小尼变魔术“翻车”、《难忘今宵》没有李谷一……

当然,因为春晚没有此前网上疯传的“科目三”,大家伙看完也终于松了口气。

自动草稿

随着娱乐方式越来越多,春晚逐渐走下“神坛”,全网吐槽春晚已经是《一年又一年》式的春晚固定衍生节目。

比如今年,有网友看完春晚后吐槽“建议重播2000年春晚”,一如往常的犀利。

自动草稿

每年春节前后,我也愈发怀念曾经的春晚,和曾经蹲守电视等春晚的时光。

说回龙年春晚,21世纪已经到了2024年,也是我们本世纪度过的第三个龙年。

之前2000年、2012年的春晚,大家应该都还记得吧。

所以,为什么我们总是怀念以前的春晚?

自动草稿

新世纪的第一年,刚巧就是龙年。

朴树歌里唱的遥远、陌生的2000年,如今已经离我们十分遥远。

自动草稿

不比近几年“过一年融一年梗”的春晚,千禧年春晚的不少名场面都常看常新,仍不过时。

丰富的语言类节目单里,冯巩和郭冬临的相声《旧曲新歌》至今都让人捧腹大笑。

“竹板这么一打呀,别的咱不夸”出处正好在此,成了国人关于春晚的集体记忆。

两人现场即兴的一段吹拉弹唱也包袱不断:郭冬临弹吉他、冯巩打快板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被网友戏称为“新概念摇滚”,让人忍俊不禁。

听多了一个劲靠喊的响声,和压根不接地气的春晚烂梗,连冯巩的“观众朋友们我想死你们啦”都变得亲切了。

可惜这二位春晚老搭档,已经多年不在大众面前曝光。

自动草稿

图片来源:bilibili@小昕小,相声《旧曲新歌》

除此之外,赵本山和宋丹丹合作了小品《钟点工》,当时的他们已经组成了全国人民熟知的“白云黑土”。

在小品中,宋丹丹问出了那个冰箱装大象的经典谜语:

要把大象装冰箱,拢共分几步?

三步,第一步打开冰箱,第二步把大象装进去,第三步把冰箱门带上。

现场观众由衷的大笑、鼓掌,听起来无比真实。

但如今,我们每年都希望在春晚见到本山大叔,却每年都见不到。

自动草稿

图片来源:bilibili@迈杰伦奥特曼守护人类,赵本山&宋丹丹 钟点工(2000年春晚)

国内无后来者的王牌明星歌舞,也是千禧年春晚的《明星反串闹新春》舞台。

这台歌舞汇集了田震、臧天朔、韦唯、李谷一、尹相杰、于文华,都是乐坛大腕。

但是,这是一场难得的反串舞台,还是一场集齐了抒情曲、京剧、歌剧、舞曲的大型串烧。

自动草稿

图片来源:bilibili@不知道创建什么ID,史上最厉害的明星反串唱歌【来源于2000年央视春晚】

转眼到了下一个龙年——2012年。

还记得坊间传闻2012年是世界末日,周边有不少疯狂囤水囤盐的人。

12年后的世界并不太平但并未毁灭,于是我写下这段文字之余,感受到了一丝黑色幽默。

就在这一年的春晚,“郝建”出现在大众视野,大家都知道“郝建好贱”,却不熟悉沈腾这个看起来贱兮兮的小品演员。

后来“郝建”成了由春晚产生的热梗,沈腾也陪大家度过了好几个春节。

如今,他已经是开心麻花台柱子、喜剧电影里的熟面孔。

自动草稿

图片来源:bilibili@喜嘻笑, 小品《今天的幸福》

音乐类节目也一样可圈可点。

当年对弹透明钢琴的王力宏李云迪,还被称为两大才子。

《金蛇狂舞》和《龙的传人》的串烧,四分半钟热血沸腾,他们本人都无法再重新演绎。

当然,即便王力宏再无机会登上2023年后的春晚,一时间引起了大家的惋惜,他们也没有机会复刻这场12年前的名场面了。

只能说,物是人非事事休。

自动草稿

图片来源:bilibili@Arc_en_ciel,【王力宏】【李云迪】2012央视春晚 -《金蛇狂舞》+ 《龙的传人》

可见,纵向对比新世纪三届龙年春晚,前两届不论在节目质量、影响力还是包容度上,都称得上优秀。

以往两届是抖掉包袱,最新一届却是背上了包袱。

所以,前两届龙年春晚完爆2024届,明显是不争的事实。

因此在已经到来的龙年,我们时常提起的却还是过去关于春晚的记忆。

因为不知道从哪一年开始,春晚好像突然变得不好看了。

从每年蹲守变成电视背景音,到最后连当背景音都觉得吵。

此外,卫视春晚、拜年祭、春节档电影、小品纯享……替代品变得越来越多,反正年三十被春晚“上一课”,咱还不如干点别的。

我突然想起:去年的年三十是全家打牌度过的,途中长辈还忍无可忍关了电视。

然后听到一句吐槽:“这都什么人,演的什么东西。”

自动草稿

近些年大家对央视春晚的态度,比起反感,我认为更广泛的痛点其实是恨铁不成钢。

毕竟从1983年开始,春晚就已经是全国人民过年的老搭子。

40多年来,高光时刻并不少。

当然无数精彩的节目来了又去,除了几个短暂的高峰外,整体收视率在逐年走低。

自动草稿

图片来源:bilibili@数据会跳舞

但据以下数据来看,截至去年央视春晚的收视率依旧有20.23%。

这也就可以解释:

为什么春晚越来越难看,且替代品也越来越多,却还是有那么一批蹲守的忠实观众。

自动草稿

记得从2008年的春晚开始,我突然发现舞台变得更大、视觉效果越来越惊艳,运用的舞台手段变得越来越高级。

本以为是开始,没想到是日暮。

2015年后,短视频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还越来越“高级”、越来越“形式迷狂”。

再后来的几年内,短视频文化迅速席卷全世界,并彻底改变了全世界的娱乐方式。

巧的是,春晚也开始像不入流的文艺片导演一样,肉眼可见地陷入“形式迷狂”。

自动草稿

声音效果越来越立体,舞台质感越来越高级。

但很遗憾,春晚真的变难看了,习惯碎片化娱乐的我们在电视前也坐不住了。

看着花花绿绿的电视,只让人觉得:到底有什么好乐的?

自动草稿

图片出处:bilibili神烦XP, 2023年春晚

且不说有些题材的节目哗众取宠,所以不需要出现;也不说有些话题不可触及,因而无法出现……

归根结底,难看才是重点。

难看,是因为不再和以往一样,贴近大多数人的生活。

比如被频繁吐槽的语言类节目,缺乏生活气息,还动辄融网络更能。

没有梗就只能强行上价值,比如用一句“大家一起包!饺!砸!”强行收尾。

我寻思,并非全国各地过年都吃饺子,“包!饺!砸!”从来也不是共鸣点。

后来还发现,之前在春晚表演“包饺砸”的贾冰,自己都受不了自己煽情。

自动草稿

好在是,“包!饺!砸!”没有出现在2024年的春晚。

恨铁不成钢没毛病,但现实更是恨却离不开;

说来说去,春晚仍然是国人的集体记忆。

自动草稿

图片来源:微博@首都一橘

大家都还是希望这位全国人民的老朋友,能爱惜羽毛。

在有关春晚所有的预料里,难看可以想象,好看也可以预判。

但如果有一天没有春晚,确实很难想象。

自动草稿

图片来源:bilibili@不知道创建什么ID,史上最厉害的明星反串唱歌【来源于2000年央视春晚】

1983年以前的中国,大部分人肯定想不到会有这样一档现场直播的节目,代替广播、收音机陪国人度过第41个除夕。

但总有那么一小批人曾梦想过,也做到了。

回答一开始的问题,为什么我们总怀念以前的春晚?我们以后也会怀念近几年的春晚吗?

我想,我们怀念的,其实是还对未来满怀憧憬的清白之年。

还记得曾经家是港湾,春节是佳节,春晚更是必不可少的“年夜饭”。

可当年已不复返,未来难以预判,我们能抓住的只剩当下。

也许未来,我们也会怀念面目可憎的今天。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这首被下架的歌整活太狠,听完直呼中国朋克活了!

有话直说

有话直说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58
阅读量
57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