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薪6000的孙悟空,甘愿被压在五行山下

有话直说 月薪6000的孙悟空,甘愿被压在五行山下

压住孙悟空的不是五行山,而是生活的重担
自动草稿

最近,一个朝九晚六、低门槛、月薪六千还包吃的工作成了许多年轻人向往的工作:

在景区扮演孙悟空。

自动草稿

扮上被压在五行山下的孙悟空,专门负责吃游客投喂的食物。

改革春风吹满地,无怪可打的孙悟空空怀一身武艺也只能向生活低头。

景区揽客、公园合影、烧烤“唐僧肉”,三百六十行行行能取得真经。

如今自愿被压在五行山下,食嗟来之食,还被时刻直播;

那个所有人儿时曾仰慕的、反抗强权的大英雄,怎么真被人当猴耍了?

自动草稿

还原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的情景,让游客花钱买食物投喂“孙悟空”;

在为了吸引游客的景区里不是什么新鲜的稀罕事。

长时间趴在洞穴里,面对游客源源不断的投喂,简单点来说:

这项工作的内容没什么技术含量,就是躺着吃。

甚至有人美其名曰:“工资不一定能养家,但一定能糊口。”

自动草稿

看似是打工人的福音,但这份工作需要扮演者趴在洞穴里一两个小时,期间还要被迫不停地进食。

对于正常参与的游客而言,这自然是件你情我愿的事情;

但点进视频,可以看到有些游客会恶意给扮演者投喂生辣椒一类的食物。

自动草稿

不吃?他们有的选吗?

游客在景区花钱买的食物,作为孙悟空、作为景区的员工,扮演者别无选择。

哪怕面前的是生辣椒、掉在地上的水果、甚至是抠完屁股的手指;

在这份月薪六千元的工作要求裹挟下,扮演者也只能默默承受。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依稀记得电视剧版《西游记》中,一位小牧童看孙悟空被压在五行山下可怜,给了他一个桃子;

如今到了景区内,扮演者长期被动物式围观、被恶意投喂不正常的食物;

反倒更像一种戏弄和侮辱。

这身衣服的背后是无数人为了讨生活而披上了这层童年曾仰慕的英雄皮囊。

若有鞋穿,谁愿意光脚走路;身上若无千斤担,谁又愿意当小丑?

在这场互联网狂欢中,我想起一句话:玩物丧志,玩人丧德。

自动草稿

孙悟空在所有人的童年里有着不可代替的地位。

他打破了愚忠,是古人对阶级反叛的一次重要的尝试;

如同千年前就有人喊出的那句“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不管你的童年是奥特曼、美国队长还是喜羊羊,齐天大圣永远都是那个战力天花板。

走遍大江南北,风景不同,唯一共通的就是景区里的孙悟空。

自动草稿

但没了紧箍咒的束缚,野生孙猴子们真像撒了欢;

不管你是否愿意合影,都处处想办法和你看对眼,来一场投机取巧的坑蒙拐骗。

勾肩搭背地套近乎,当你终于按耐不住合影一张后,他掏出收款码的速度比筋斗云还快。

自动草稿

时间一长,知道这个套路的大伙儿都对野生孙悟空们敬而远之。

从此齐天大圣仿佛成了一个诱导小孩、纠缠游客还跟游客犯冲的特殊职业;

甚至成了派出所常来常往的茶客,是警察、城管眼中的大麻烦。

自动草稿

孙悟空的形象在景区被滥用很常见,的确处处遭人反感。

但曾经扮演过孙悟空的网友说:

“演了8年孙悟空,收入仅仅能勉强维持自己的生活,房租、父母、孩子就是他的五行山,有时迫不得已要去洗盘子搬砖。”

《西游记》是个快意恩仇的世界,恶有恶报、善有善报;

而现实并非如此,所有野生孙悟空都会在责任中低头认怂

自动草稿

故事中压住孙悟空的是如来佛祖的五行山,而现实中压住野生孙悟空们的则是生活的重担

可恨中透着可怜,荒谬中透着艰辛

对立的词汇总是古怪的出现在孙悟空这个英雄角色身上;

其实,这才是芸芸众生相。

自动草稿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去年游走在城市中的“卖崽青蛙”?

总是围着一块方巾,提溜着一提小青蛙走街串巷,买一只眼睛会发光的小青蛙只要10块钱。

自动草稿

以“卖儿卖女”的黑色幽默来打广告,反倒成了许多人的生活调味剂。

不知从何时起,人们开始热衷于互联网上晒出他们所看见的青蛙行为大赏;

互联网一时间只听取蛙声一片…

穿人偶服来卖艺打广告的不少,但为什么只有“卖崽青蛙”红成了现象级?

大抵是他们努力卖崽的模样,好笑中透着一股子心酸。

自动草稿

穿上青蛙皮无论做什么事都显得很滑稽搞笑,受到围观众人的追捧,这仿佛是一种能够短暂成为“明星”的状态;

但他们也可能会遭遇粗鲁的好奇或者没来由的暴力。

也许是街头被当场扒掉“蛙皮”,被训斥“每天在这里像什么东西”。

也许是大步流星的逃离城管的驱赶,正像那些没有青蛙皮的小商小贩通常遭遇的一样;

自动草稿

赚着碎银几两,却没有容身之所。

更或者是当某只青蛙摘掉头套时,扮演者竟然是位满头白发的老人。

自动草稿

她不懂为什么人们都喜欢这只丑丑的青蛙;

只知道穿上这身厚重的衣服或是经受几次熊孩子的拍打就能多赚点钱。

于是我们发现,这些滑稽的青蛙不是线上可以随意玩梗的表情包;

而是为了讨生活的、活生生的人。

自动草稿

他们努力工作挣钱的样子,让同为普通人的过路人忍不住想帮上一把;

因为他们是千千万万辛苦工作的人的自我投射,人们以一种看似抵抗的方式,完成了对狂欢中猝然发现的残酷现实的接纳。

从在街头穿上青蛙皮到在景区扮演孙悟空,看似受众人追捧;

其实被游客戏弄、被城管追逐才是他们大多数的日常。

故事里的大圣从不肯摧眉折腰,面对强权独尊他依旧“挺身在旁”;

景区却用进食让人异化,吸引游客猎奇围观,不仅是对孙悟空反叛精神的矮化,更是对扮演者本身的摧残。

生活的艰辛与荒诞只隔着一层角色扮演的皮套;

谁不希望生活可以容易一点呢?

自动草稿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78岁郑佩佩仙去:女侠走好,相忘江湖

有话直说

国产爽剧男主,为什么钟爱翘臀和皮卡

有话直说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85
阅读量
584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