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站这版口音蹩脚的《加州旅馆》,凭什么打动无数人

诗与远方 B站这版口音蹩脚的《加州旅馆》,凭什么打动无数人

人生难得是一壶浊酒喜相逢。
自动草稿

前几天刷B站,我偶尔看到一条《加州旅馆》不插电现场的视频。

up主粉丝体量不足1000,视频大概只是转载。

这版现场并不是某支知名乐队的翻唱,只是几位中年朋友的酒桌即兴live。

视频在B站的播放量刚刚超过70万,目前是近期热门的《加州旅馆》素人翻唱。

自动草稿

当然,《加州旅馆》这首传世经典已经被翻唱过无数个版本,几乎没有版本不好听。

这版当然没有那么纯正的美国风情,甚至不少弹幕称主唱“口音蹩脚”。

但听了那么多,我唯独被这个酒桌live狠狠击中了。

那串吉他声一出,瞬间怀旧感拉满。

自动草稿

喜欢这首歌的朋友,可以去看看这个视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自动草稿

《加州旅馆》之所以恒久传唱,不仅是因为歌曲中惊艳的solo和有味道的唱腔。

这首歌最潜移默化的魅力,在于其精神内核的普适性。

因为它的内核很简单:萧条中的“加州旅馆”,such a lovely place,却是一个饮鸩止渴的意象。

海市蜃楼根本不存在,我们找不到那个出口,但这种焦虑存在于任何时代。

歌词的意境细读起来,还能与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形成互文:看似宝马香车、粉饰太平,实则灯火阑珊、寻他不见。

掀开艺术的表层,背后全都是时代的痼疾。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对于70年代局势失落的美国而言,警世恒言一样的《加州旅馆》确实打动了无数失意的人,但却是以伤口撒盐的方式打动的。

妙的是,痛上加痛并非国人缓解内耗的惯用方式。

只需一句“都在酒里了”,在场的人就都懂了。

于是在中年酒桌版《加州旅馆》中,原曲里戏谑、隐痛的口吻很淡,反而听得出一种释然。

原本就沧桑的《加州旅馆》,在几位老炮的演绎下有了一壶浊酒喜相逢的本土韵味,让人瞬间穿越到锦州招待所、兰州大排档。

自动草稿

图片资料来源:bilibili@海鸥在流浪,《加州旅馆》不插电版

视频听得出很棒的收音效果,同时没有花里胡哨的舞台,没有乱七八糟的镜头,也没有不明所以的炫技。

酒桌边围坐着主音吉他、节奏吉他、箱鼓、主唱,整首live也就由这简单的四部分组成。

吉他和箱鼓的层次相得益彰,主唱大姐虽然口音不纯正,但胜在声线厚实、唱腔极富爵士韵味,一开嗓就惊艳到了我。

自动草稿

视频资料来源:bilibili@海鸥在流浪,《加州旅馆》不插电版

以及,乐队所有成员都是中年人,却意气风发,少见被生活蹂躏的疲惫。

纯粹、专业、热爱,还有一帮老朋友的亲切,就是整场酒桌live的听后感,令我如同身临其境。

自动草稿

这几位组成乐队的素人,也许是音乐行业的从业人员;

也许是一帮热爱摇滚乐的多年挚友,也许曾经有一个灿烂的乐队梦。

自动草稿

但已不再年轻的他们,还能相聚一堂,保持着超乎一般乐队的默契,实在令人羡慕不已。

无数友人因情投意合走近,却只能相忘于江湖;无数我们热爱的乐队,也都因热爱和志趣聚首,最终还是分道扬镳。

再见,已是换了人间。

自动草稿

一首老歌翻唱,听完则已,没成想却唤起了我对摇滚乐的无数记忆。

酒桌《加州旅馆》的融洽氛围叫人羡慕,但原唱老鹰乐队(Eagles)的结局却令人扼腕叹息。

上世纪70年代成立的他们,在1976年就达到了商业成就顶峰。

自动草稿

因为正是这一年,名曲《加州旅馆》(Hotel California)发布,销量十分精彩。即便九十年代历经生涯瓶颈,他们也还是在1998年入驻了摇滚名人堂。

可《加州旅馆》发行的第40年,乐队主唱格列·弗雷(Glenn Frey)因病离世。

自动草稿

今年7月,乐队贝斯手兰迪·迈斯纳(Randy Meisner)也因肺病并发症离开了我们。

从此,老鹰乐队本尊最新的《加州旅馆》现场,我们恐怕再无机会得以一览。

音乐的生命线固然恒久,可生命本身太过短暂。

自动草稿

回到《加州旅馆》诞生前一年的英国,当时的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oyd)正在制作神专《愿你在此》(Wish You Were Here)。

在Abbey Road制作歌曲“疯钻”(Shine On You Crazy Dimond)时,平克前成员席德(Syd Barret)突然出现了。

此前药物成瘾、精神失常的席德已经剃了光头,胖得不成人形,他坐在录音室许久都没被其他成员认出。

自动草稿

图片资料来源:微博视频号@读蜜传媒

等到反应过来,所有人已经哭成一团。

恰好,“疯钻”这首歌就是写给席德的,crazy dimond就是指他本人。

2006年,席德罹患胰腺癌,黯然陨落。平克痛失破晓风笛手,我们痛失一颗真正的钻石。

Shine on You Crazy Diamond, Pts. 1-5,Pink Floyd – Wish You Were Here

自动草稿

图片资料来源:微博视频号@读蜜传媒

当然,今年最令摇滚乐迷破防的,当属11月披头士的新歌“回归”。

1980年列侬离世后,本已解散的披头士就彻底没有了合体的机会。

而新歌《Now and Then》大胆地利用了AI,采样已逝列侬的唱段,算是为峥嵘岁月画上一个句号。

MV里年轻的列侬、乔治,和年迈的保罗、林戈出现在同一个镜头时,我的眼泪再也止不住。

科技解决了我们的问题,却再也不能解决他们的问题。

自动草稿

图片资料来源:微博视频号@陈北及

可惜,聚少离多是团体的常态,更是人生的常态。

划时代的名曲和乐队,只是一层镀了金身的表象。

揭开一看,尽是分道扬镳、天人永隔的终生遗憾。

自动草稿

说完国外说回国内,不得不提的就是巨星层出不穷的八九十年代。

1983年,传奇摇滚乐队Beyond在香港成立。

十年后,主心骨黄家驹却因意外离世,终年31岁。

这几乎粉碎了整个乐队的意志,乐迷至今都为那一天心痛不已。

他们的经典至今传唱,甚至被魔改,可乐队原班人马却再也没有机会相见。

自动草稿

Beyond成立后的1985年,齐秦在台湾发起了殿堂级的虹乐队,成员都是资深音乐人。

然而三十多年、历经三代,先后却有八人去世。

面对外界“虹乐队魔咒”的调侃,我却只觉得痛惜。

虽然传奇终将成为传奇,可人的缺位和遗憾却无法弥补。

自动草稿

后来的龙宽九段、声音玩具等乐队,也因自身原因无缘重组,但最起码他们只是生离。

既然都在,那么大家对他们就会有个合体的盼头。

即使不能解决成员之间所有问题,乐迷们的心理也会好过很多。

自动草稿

但严重的误会和死亡,带来的就是一生的错位。

对于最初因热爱相聚的艺术家们而言,这无疑是终生的痛苦。

对乐迷而言,挚爱乐队的离散就像得了风湿,总在阴雨天隐隐作痛。

自动草稿

放眼即将过去的2023年,在世界这个大型草台班子里,我们已经失去了太多习以为常的事物。

任何团体的维持绝非易事,尤其像乐队这样在外界来看有一层梦幻滤镜的团体。

我们无法预判死亡,只能怀抱遗憾往前走。

所以,最难得的是曾经志同道合、一起走过。

70年代成军,在成立第50年解散的温拿乐队,给年少的乐队梦画上了美好的句号。

各个彪炳华语乐坛的温拿五虎,聚是一团火,散也是满天星。

自动草稿

90年代成立,风格颠覆叛逆的美好药店乐队淡出了许多年,却从未停滞对音乐的探索。

就在上个月,他们刚开始巡演,打消了我曾以为美好药店已经解散的疑云。

自动草稿

此外,灵魂人物小河这些年还成立了满世界走的“河乐队”。

音综《边走边唱》里他那句“我们的目的是消灭舞台”,掷地有声。

还是这帮人,在做别人做不到的事情,真好。

自动草稿

2000年还叫The Nico,如今编制越来越宏大的万能青年旅店,内部人员也一直在发生变动。

但去过梅奔现场的人都知道,他们早已从当年玩摇滚的混小子,演变成了严肃专业的艺术家。

国内顶尖配置的现场水平,足以成为一座本世纪的国摇里程碑。

万能青年旅店梅奔专场《秦皇岛》

他们是传奇,却也都是活生生、有感情的人。

一条心已实属不易,幸好还有音乐把所有人的真心连接在一起。

都说少年心气最难得,可我觉得相逢才更加不易。

这就是为什么B站这版没有一个大腕的《加州旅馆》,能打动这么多人的原因。

自动草稿

图片资料来源:bilibili@海鸥在流浪,《加州旅馆》不插电版

他们不是出道艺人,不是签约乐队,也不会上音综,却让无数平凡人看到了青春褪去后理想依然长青的可能性。

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自动草稿

人到中年、意兴阑珊,却还能用少年时期的语言对话,这是一种多大的幸运。

对乐迷而言,无人不希望能在现场看到活着的经典。

对乐队而言,聚散有时、生死难料,但心怀热爱的人,永远值得致敬。

老当益壮、坚持所爱,未尝不是一种不太叛逆、但无比持久的摇滚精神。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77
阅读量
582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