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反目、被逼改名,苏打绿终于回来了!

音乐猛料 恩师反目、被逼改名,苏打绿终于回来了!

最近,苏打绿“二十年一刻”巡回演唱会正式官宣。 距离上一次的“十年一刻”,已经是漫长的十年。 这十年里,苏打绿经历了很多。 历尽千帆,一…
自动草稿

最近,苏打绿“二十年一刻”巡回演唱会正式官宣。

距离上一次的“十年一刻”,已经是漫长的十年。

这十年里,苏打绿经历了很多。

历尽千帆,一切终于再次回到正轨,苏打绿和粉丝都等来了新一次的相聚。

自动草稿

宣传视频的背景音乐,是全新编曲的交响乐。

顺序依次是《日光》《狂热》《故事》《未了》,对应过往的四张专辑,音乐贯穿四季,所有的故事未了。

苏打绿的故事,从未完结。

1

所有的歌迷回忆起第一次听苏打绿的感受,都是震撼和感动。

优美的旋律,精致的词作,以及吴青峰独特的嗓音,大概是多数人对他们的印象。

青峰、馨仪、家凯、阿福、阿龚、小威。

一开始他们的相聚,就是因为几个大学生喜欢音乐。觉得自己的思考、脑洞,可以通过音乐唱出来,留存住。

自动草稿

鼓手小威觉得乐队的特质就是清新青涩如同气泡苏打一般,而主唱青峰最喜欢的颜色是绿色。

就这样,“苏打绿”这一不属于任何色卡的绿色出现了。

他们也开始用音乐影响无数人的青春。

自动草稿

2017年,乐团宣布休团三年,完整的苏打绿将在2020年再次回归。

然而在距离回归年仅有一个月的时候,微博上却爆出了不好的消息:吴青峰被前经纪人起诉。

提告的不是别人,正是被吴青峰称为恩师,亲人的苏打绿前老板——林哲。

自动草稿

从微末之时到大红大紫,多年来亦师亦友的陪伴,苏打绿和林暐哲之间早已经成为亲人。

曾经的信任和美好有多难得,一朝崩塌就有多令人唏嘘。

最终因为商标权归属问题,2019年底“苏打绿”被迫改名“鱼丁糸”。

曾经觉得自己的歌很“苏打”的自评,和吴青峰喜欢的绿色,都只剩下了一半。

自动草稿

直到今年2月,乐团在台北小巨蛋开唱,用一声“全宇宙的朋友大家好,我们是‘苏打绿’”,终于正式宣告苏打绿的回归。

即便如此,吴青峰当时还是发文:

“可以的话,别在所有平台上听旧版了。”

以苏打绿为名发布的歌的录音版权在前经纪人手中,但是乐团拥有词曲版权,复刻版专辑一张一张上线。

自动草稿

他们从头再来的勇气,也在温暖更多的人。

今年年中,陈绮贞和钟成虎的事闹得沸沸扬扬,“吴青峰为陈绮贞发文”的词条上了热搜。

“那么多悲伤的小孩……”

面对好友相似的故事情节,他的发文依旧温柔但犀利,笔锋锋利得让人害怕。

这种站出来的勇敢,像是自己拼命从被淹的水里出来,还未来得及擦干身子,又在伸手拉另一个溺水的人。

自动草稿

世界一如曾经的歌词分毫未变。

但他们会坚强地成长,奋力地反抗。

自动草稿

悲伤的小孩,会成为自己想成为的大人,然后改变曾经看不惯的世界。

“苏打绿的音乐,死了都叫苏打绿”!

演唱会巡演官宣的同时,苏打绿发文,专辑复刻计划全面正名:苏打绿版。

他们,依旧是那个苏打绿。

自动草稿

2

苏打绿的音乐,没有刻意的落笔,没有虚伪的诉求,只有极其真诚善良的陪伴。

他们身上并没有向外证明“我们能行”的张力,而是“希望我们的音乐可以感染到人”的自然而然。

他们所追求的,就是这份“我表达了我想表达的”的认真。

所以,他们的歌里有着坚韧的内核和潜藏的能量,治愈又温柔。

自动草稿

阿龚作为一个科班学音乐的中提琴手,让苏打绿的音乐里出现了大量的弦乐、很多有创意的和声。

也让他们那些温柔的情绪,能被旋律带动着倾注到歌里,这是很多乐队无法拥有的财富。

旋律之外,诗意的歌词结合吴青峰细腻的嗓音,歌颂美好,驱逐阴霾。

回顾当年那场经典的“无与伦比的美丽”演唱会,那些青春好像也随着歌声一起流淌了回来。

有多少人曾经被《飞鱼》治愈,无从得知,但是这首歌确实治愈了很多人。

“放自己好过”让很多人开始思考起什么才是生活的真实。

自动草稿

这是2002年的吴青峰,在前往春天呐喊表演的途中,看着海面所写下的一首歌。

那时候的吴青峰身患抑郁症,在这首歌之后,他的抑郁症慢慢痊愈。

很难说究竟是他是因为写了这首歌所以才走出来了,还是因为走出来了才写得出这样的歌。

自动草稿

在《飞鱼》鱼版下的最高赞评论,是这样写的:

“开花不结果又有什么,是鱼就一定要游泳?”这是我的朋友圈签名,也是我得了抑郁症后一直在告诉自己的事情,我不是一定要做出什么很伟大的成就,我只要好好活着就够了。

能通过一首歌,让自己和一些人认清生活的真实,并且好好活下去,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自动草稿

《飞鱼》治愈那些难熬的日子,《小宇宙》则是温柔地安抚生活中那些不适的瞬间。

《小宇宙》里,他告诉我们生活中可能到处都是傻子,但是没关系,不美的世界我们不必理会。

为何这城市为所欲为

我只要只属于我的宇宙

……

面对着那些不美的世界

都不想不去挂念

秩序和世界上的绝大多数人不相容也无所谓,我们会找到只属于自己的小宇宙。

那里安全又美好。

3

在成为鱼丁糸之后,他们将之前的作品重制上架,也创作未停。

无论是苏打绿还是鱼丁糸,又或者是吴青峰个人,他们的音乐从来都不会因为身份而发生改变。

自动草稿

今年斩获了金曲奖年度专辑的《马拉美的星期二》,就像是现在的吴青峰个人和朋友们之间的一次聚会。

沙龙创作是才华之间的碰撞,吴青峰被艺术、舞蹈、音乐、诗歌所影响,在和不同音乐人的12次相聚中,碰撞出了12首风格完全不一样的歌。

面对这12个风格各异的音乐人和多变的音乐符号,吴青峰的每一次表现,都足够惊艳。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整张专辑里情绪最直接的那首歌《……醉鬼阿Q》,让我听了一遍又一遍。

在吴青峰和孙燕姿的共同演绎中,塑造了出了那种众人皆醒我独醉的拽。

他们两个人的声线搭在一起,太合适了。

“拎着酒瓶在元宇宙耕田”,耕田的阿Q,酒醉的人类,是所有人自欺欺人但能自洽的无所谓。

自动草稿

《马拉美的星期二》这张专辑在所有歌名前都加了省略号……这一点借鉴了德彪西写乐谱的方式。

用省略号引出歌曲,但不会被歌名所束缚,听完音乐再来品味这首歌究竟要叫什么。

或许,这就是歌曲在听众那里完成的最优解。

对于音乐和听众,他一直都是这样真诚又用心,在一些小小的细节里,和听众共同创造听歌过程中的惊喜。

自动草稿

他们在和那些伤心过往的反抗过程中,继续用音乐抚慰人心。

随着过去的歌一首一首重录上线,熟悉的声音和歌词再次出现在耳边,那些伤害成为过去。

他们告诉我们:

推倒一切重再来没什么大不了,人到中年再次出发不过如此,即使被骗被伤害,他们也变得更好。

用心制作和创作的音乐世界,是属于他们和乐迷共同拥有的小宇宙。

自动草稿

4

吴青峰说明年的这一场巡演,恐怕是最后一次大型巡演:

“怕以后年纪做不动,可能只能撑到30周年,我心里是这样想,担心自己的声音,之前都不唱超过3场演唱会,我没有自信到,第4场还会一样好。”

他才41岁,却不得不开始担心嗓子状态,说起来,难免有几分心酸唏嘘。

自动草稿

但不管是大型演出也好,还是回归小型演出也罢,我相信他们都会一直唱下去。

春夏秋冬,四季轮转,苏打绿的故事,总归不会结束。

如他们所说,“ 谁都没有权利能支配,我一生一趟忠于自己的表演。”

自动草稿

所有的粉丝,也会陪着苏打绿把这个故事续写下去。

不管“三十年一刻”会在哪里相见,把每一次见面、演唱会都当做是最后一次,沉浸身心去感受音乐就好。

这样我们成为一颗发光的星球,终于能够为自己照耀一个梦。

自动草稿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77
阅读量
582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