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完这场没有观众的演出,我被老狼震撼到了...

音乐猛料 看完这场没有观众的演出,我被老狼震撼到了...

虽千万人,吾往矣
自动草稿

我们总会在不同的年纪被老狼的声音所吸引。

他的嗓音里透着的生命力和力度总是那么打动人心。

他的歌里有时间和风,有老旧发黄的照片。

周二,《边走边唱》第六期正式上线,老狼在冷湖沙漠油矿的废墟中唱的这首《月亮》,听得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以前只是觉得他的声音足够独特、对待音乐的态度足够真诚。

但是透过这两期节目,我却看到了他面对世界时,那股诗意的浪漫。

那是一种在孤寂中思考、于无人处种花的能力。

他用音乐穿过了沧海桑田的变换,点燃了这片废墟。

1

有人说,冷湖是地球上最不像地球、最像火星的地方:

这里有偏僻、无垠的戈壁滩、嶙峋的雅丹地貌和最绚丽的暗夜星空,向外方圆数百公里没有人类居住。

一望无际尽是风雕刻而成的土丘,脚下是连绵的砂砾,荒无人烟,连个脚印也没有。

自动草稿

曾经这里是重要的石油产地,鼎盛时期有十余万人依托石油开采生活在这里,如今它已经残败衰朽,无人拜访。

《锵锵三人行》里文涛评价这里说:“人没来的时候,7500万年,它显然不是为你而设的。”

这个地方仿佛是地球上最孤寂的角落,见证了人类不曾历经的沧桑。

自动草稿

这场名为“午夜有船去火星”的演唱会,是对这片废墟的致敬,也是向一个时代的凭吊。

废墟中的歌唱,圆环的摄像轨道,很容易就让人想到平克·弗洛伊德在庞贝古城的那场演出。

自动草稿

《月亮》的歌词写得很文艺,但不论是谁听了都能感到歌中的孤寂感。

放下了平日的伪装,唯有黑夜里的月亮才是永恒。

面对废墟和荒漠发出亘古的感叹,浪漫又悲凉。

自动草稿

这首歌的创作时间现在回望已经有些遥远,时间轮转,沧海桑田,很多事已经不复当初。

但是月亮没有变,它依旧那么蓝,也依旧那么遥远。

老狼的声音苍茫,雄厚,唱出了人们心里的声音。

随着旋律的爬升而层层递进的情绪,在唱破之前恰到好处的终止,让人意犹未尽却又骤然清醒。

自动草稿

这是一场唱给飞沙走石、天地日月的演出。

没有观众,但时间和空间一直在。

老狼身上有一种自带的时间的沉淀,让他的声音可以穿透时间和空间。

自动草稿

这首《月亮》是对沧海桑田的挽歌和祈祷。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渺渺茫茫,归彼大荒。

自动草稿

在第五期的时候,老狼还唱了一首《镜中》。

张枣的诗。在老狼的娓娓道来中惆怅着。

堆叠的意象如同恋人柔和的呼吸,“梅花落满了南山”,这个大概是最轻盈的沉重,最柔情万分的怅然若失。

茶卡盐湖水天相接,天地一片澄澈。

大自然的舞台一片素白,在水面如镜的湖上,分不清天空和大地,就像分不清梦幻与现实。

钢琴搭配着老狼故事感的嗓音,感觉世界都已经静止了。

一身白衣的老狼缓缓歌唱,我恍惚间仿佛回到了“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

自动草稿

老狼将自己化作镜中人,在湖水中奔跑行走。

湖似镜,天如海,水天之间,放声而歌,波光涟涟,浪漫如诗。

让我们觉得漫长的,从来不是时间。

而是那些难以迈过去的遗憾,回想过往,梅花何止落满南山。

诗意的旋律和歌词里,遗憾的往事随着歌声渐渐翻涌,缓缓的忧伤爬上心头。

嗓音的这种感染力,老狼独有。

2

在老狼上《我是歌手》的时候,老搭档高晓松录制了一段视频,评价老狼是“不管在多么喧嚣的时代,都能安静唱歌的典范”。

不只是老狼,他们这一群人身上都有着一种独特的底色:

一个好好唱歌的时代和一群人的青春。

自动草稿

白衬衣百褶裙,校园里的男生常常抱着吉他,女生围坐在旁边,痴痴地听。

白衣飘飘,是抹不去的青春印记。自由的歌者,像是天地间的盖世英雄。

校园是一个终将醒来的梦,但有梦的欢愉,总胜过无梦的干枯。

那些吟咏歌唱的人,是我们的造梦师。

回声——纪念诗人之三,叶蓓 – 高晓松作品自选集

他们唱歌就是纯粹的歌唱,旋律里流淌出来的是情绪,鼓点里是青春的躁动,心里呼号寻找着诗和远方。

诗与远方是他们音乐里的永恒,现在很少有人能写出当年那样富有诗意的歌词。

因为现代人,已经不读诗了,又何谈把“江上舟摇,楼上帘招”化作“海上舟摇,楼上帘招”的震撼。

自动草稿

幸好,老狼还在路上行走着,还会在盐湖和废墟间高歌,情怀未绝。

不只是老狼,这种情怀弥漫在他们那一代音乐人的身上。

张玮玮、小河他们也一直在旷野和大漠、山川与河流之间探索着音乐更多的可能性。

自动草稿

“民谣是大地,承载着所有东西”

“人从有了歌以来,它就是民谣”

张玮玮在天地之间思考着自己音乐里的世界,说自己平时写的歌的内容“太小了”。

自动草稿

“米店根本配不上民谣这个词”

在《米店》之外,他寻找着民谣更多的演绎,也拒绝担负起“民谣”这个定义。

很多东西,语言无法形容,当身处自然的人类,突然于辽阔中感受到了自己的渺小。

那种震撼,令人心惊。

在做新专辑的过程里,他学习着新的东西,也把自己的内心释放了出来,让所有的东西踏踏实实地去往该去的地方。

自动草稿

小河的音乐,一直都是自由的,不管是如今在山川湖海之间的行走歌唱,还是当初的“寻谣计划”。

音乐背后,还有音乐人对空间、时间的思考。

寻谣计划里,他寻找着我们记忆里的声音,把那些歌带到不同的城市,和想听到那些歌的人在一起去唱。

自动草稿

在自然的景色和音乐的氛围中,小河更是宛如顽童。

他们打造了一场“消灭舞台”的现场,幕天席地,所有的演出呈现完全取决于天时地利人和。

自动草稿

草地、音乐、漫山遍野彩色的经幡、山间落日、现场自发前来的听众,构成了一幅不分舞台上下的音乐图景。

在落日的余晖中自发歌唱,所有的音乐,不为谁而歌,只是因为想唱。

辽阔的空间与当下一闪而逝的时间,构成了Live的独一无二。

在这种辽阔之下,只有音乐的自由和畅快。

3

他们这群音乐人,是标准的浪漫主义者。

他们每一个是这个圈子里公认的老炮,完全可以躺在过去的成就上啃老本。

但是没有人愿意在过去老炮的名头上躺平,而是一直在寻找音乐更多的可能。

未必能有回报,也不见得有什么意义。

有人一场演出票房无数,他们却愿意对自然高歌,在世界和宇宙中思考。

自动草稿

他们是是诗人,是艺术家,也是世界的记录者。

他们在路上不断地行走、记录,也期待着遇见更多美好,这本身就很浪漫。

种麦子的人吃饱喝足,种玫瑰的人花开灿烂。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东鹏特饮,凭什么能成为新一代打工圣水?

有话直说

都在吹的台湾版《乐夏》,就这水平?

音乐猛料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83
阅读量
584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