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健现场无人问津,如今乐迷都“摇不动了”?

有话直说 崔健现场无人问津,如今乐迷都“摇不动了”?

多年后,我们一样会怀念今天。

自动草稿

不久之前,我偶然刷到一个崔健上音乐会的视频。

台上崔健还在铿锵有力地唱,但台下观众却在稀里哗啦地散场。

这可是崔健啊!据现场乐迷反馈,崔健还是这场音乐会的压轴。

当天时间已经不早,音乐会也延续到半夜;到压轴没几个人想看,也是人之常情。

但还是不由得心疼崔健:费老鼻子劲跑演出图什么,图无人在意吗?

自动草稿

当然也有乐迷安慰道:崔健在纯摇滚现场那不得把场子炸翻?不如蹲专场。

其实不难看出,这些年新摇滚没太出圈不说,老摇滚也就这情况。

2023年上上下下折腾了一年,摇滚还是一部分人可见的狂欢。

今年与摇滚乐相关联的事物,似乎都和崔健这场音乐节的惨淡共用了一个模板:

大家好像都“摇不动”了。

自动草稿

喜欢看现场的乐迷一定能发现,近两年的选择格外多。

不过即便有LiveHouse,音乐节也依旧是摇滚乐迷重要的据点。

但是,这种娱乐方式细究起来,其实并不放松;一场接一场,铁打的“音乐节特种兵”都扛不住。

奔波劳碌、站桩、被音响吵死、餐风露宿……

恨了那么多无良主办方,到头来还是自己乐意“花钱受罪”。

自动草稿

于是今年国庆后,社交网站上开始出现“看演出就是活受罪”、“再也不想去音乐节”、“觉自己无法从摇滚中获得力量”的声音。

说实话,谁看演出为摇滚?不都是为放松吗!

自动草稿

既然花钱给自己添堵,摇不摇滚的也不重要了。

乐迷尚且如此,乐队当然更甚。

从上半年的飞去来解散、草东成员退出、温拿告别舞台,到下半年的上海秋天休团、景德镇文艺复兴关闭LiveHouse、霓虹花园成员离团……

否极泰来,盛极必衰,过去三年没被折损的,也得被未来这三年折损。

自动草稿

不像崔健这样一时不会被遗忘的老人,新人不得不争取更多在各大音乐节曝光的机会。

比如下半年当红的“乐夏系”里,上个月连轴转的超级市场在滹沱音乐节惊艳出圈之前,还在半糖音乐节被骂“滚下台”。

自动草稿

即便恰巧因半糖设备问题表现不佳,说他们趁热度掐烂钱的也大有人在。

再比如近期终于放出《单身旅记》录音室版的八仙饭店,先前也没少被说“现场拉胯”。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但如果挑乐队里的“特种兵”,音乐节常客八仙饭店怎么着也得算一个。

自动草稿

虽然不愿承认,但国摇的主力——乐队,再这样连轴转真得吃不消了。

乐队频频走穴必然有所输,但不走穴只能满盘皆输。

疲软的乐迷也罢、乏力的乐队也罢,目前来看和摇滚简直边都不沾。

乐迷乐队都这么遭罪的话,也别提搞不搞摇滚了,打扫干净屋子再请客吧。

自动草稿

其实2023年,滚圈还是搞了不少动静。

本年摇滚大事件,石家庄摇滚之城、广西招兵买马原创音乐人必然榜上有名。

但基本都虎头蛇尾、没什么后文,也什么结果。

自动草稿

图片资料来源:微博@澎湃新闻

所以说一千道一万,搞摇滚还是得指望咱们自己:市场自发淘汰、乐迷自行调节。

也许大家已经发现,前些年愤怒的“emo系”、软绵绵的“夏天海边系”,已经变成被慢慢遗忘的摇滚乐。

自动草稿

因为愤怒和幻想都无法缓解当下现实的痛苦,这些风格的音乐当然更无济于事。

首先,过去愤怒的乐队们开始探索更为根源、更为内省的表达。

作为emo系代表的草东,已经转向《瓦合》里更为晦涩的词作、更加复杂的曲风。

自动草稿

今年刚上过乐夏的康士坦的变化球,新专《眠月线》也走向了最开始的后摇风格。

自动草稿

此外,另一条路也出现了:华语乐坛开始翻涌出明显的怀旧潮。

今天听了李宗盛、伍佰、杨乃文的现场,改天还能看陈绮贞、吴青峰、周杰伦……这不仅是世纪初的记忆,也是今天的景象。

轮番上映的音综,更是从流行金曲唱到“爷青回”OST,从郑智化、莫文蔚火到罗大佑……

哪怕是主打乐队文化的《乐夏》,最火的一期都是“老歌改编赛”。

大热风格的退潮和怀旧风的涨潮,让处于其中的摇滚不得不暂时失焦。

自动草稿

从“地下”来的摇滚,好像也在随着《乐夏》的结束慢慢回到地下。

当下大家已经没力气表达愤怒,发疯后的惨淡经营才是我们普遍的精神状态。

“摇滚”这种昂扬的姿态,反而被衬托得像一种万事俱备的优越感。

自动草稿

想起之前看《制造伍德斯托克》时,下意识生出一个想法:我们没有伍德斯托克。

但历史上的伍德斯托克亦乱象丛生,今人的向往反而像一种美化后的纯真想象。

自动草稿

图片资料来源:bilibili@洛基里斯,【李安】聊伍德斯托克背后的故事

这些年,国内摇滚乐队和乐迷早已大换血;圈子的年轻化,带来的也是必然的标签化、饭圈化、快餐化。

2023年我们经历的这些“摇滚往事”,非要总结也只能概括为“瞎折腾”。

在无数“一点也不摇滚”的声音中,我反问自己:那什么是真摇滚?

对啊,什么又是真摇滚呢?

自动草稿

我只觉得一种great hunger贯穿在今天的摇滚里面,拆开以后里里外外写满了“穷”字。

曾经一无所有、后来无的放矢,摇滚里的穷贯穿至今。

每一场音乐节都像幻梦,醒来以后是真实的街头嘈杂、公共聋哑 ,是真切的的亿万场冷暖、亿万泥污人。

自动草稿

可见“伍德斯托克”就和乌托邦一样并不存在,对“伍德斯托克”的追求构成了其本身。

那么摇滚也是一样,对它的追求才构成它本身。

当有一天我们不再追求,也自然就“摇滚不动”了。

当然,这也是可怕的。

我还记得彭磊在工体的舞台上期待着下一季乐夏的到来,全场欢声雷动。

自动草稿

图片资料来源:微博@大娱乐家

他的声音好像还是二十多岁模样,彼时一轮新月刚刚爬到场馆上空。

顿时觉得,“总有人正年轻着,但没有人能永远年轻”这句老生常谈的话,其实应该加个限定:无关年龄。

也许是我们老了,摇滚不动了,我们神往的“摇滚”也确实不复存在了。

但未来谁又说得准呢?

毕竟多年后,我们也会像站在今天怀念过去一样,无比怀念现在。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家有儿女》官宣影版,别再毁经典了...

有话直说

这次,薛之谦太不体面了

音乐猛料

说《热辣滚烫》不好,有那么难吗?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31
阅读量
572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