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让五条人这么怂的音综不多了...

诗与远方 能让五条人这么怂的音综不多了...

慢慢走,欣赏啊!
自动草稿

最近朋友圈去GAP旅行的人越来越多了,不羡慕是假的。

短暂的“出走”就像一次充电,片刻的喘息也是治愈。

在结果意识、使命必达成为常态的今天,“说走就走”早已是难得的奢侈品。

孩提时代旅行要写心得、成年后出游要打卡发朋友圈……“出走”好像总有太强的目的性。

刚好最近几天刷到五条人在甘肃开音乐会,这种疑虑反而开始在我心里消散。

自动草稿

没错,刚从《乐夏3》回来没多久的五条人,又去《边走边唱》第三季当吟游诗人了。

不过与其争论“综艺咖”还是“来真的”,还不如回顾一下上面这首贯穿他们人生态度的歌名。

都说五条人一夜之间变味了?我反倒觉得他们一直如此。

自动草稿

1

这次和五条人同行的伙伴,还有林生祥的老拍档钟永丰、寻谣计划的小河、“河乐队”主唱安娜……

加上半路“打劫”的甘肃本地人低苦艾主唱刘堃,大部队完全呈“天南海北”之势:

成员里钟永丰是台湾来的,小河是河北来的,五条人是广东来的,安娜甚至是法国来的。

都是音乐界知名的人物,旅途中他们却无一例外地流露出赤诚的一面。

自动草稿

一向严谨、犀利的钟永丰,时常在旁观中露出宽慰的笑容。

小河一到有音乐的氛围,更是放浪形骸、如同“顽童”。

安娜则总是热情充沛、歌声高亢,毫不掩饰自己对周遭事物的好奇。

当然,以往给人“混不吝”印象的的仁科和阿茂,也在“边走边唱”的路上流露出了真挚的一面,甚至一开始还有点怂。

自动草稿

他们就像一队自由的吉普赛人,一路边走边唱,意气风发。

在巴士上你弹琴来我拍桌、在山腰间为随行的马队即兴;

自动草稿

也在多彩的经幡中组成临时乐队“五条河”,和乐迷一起在《洛克之路》中迎接落霞。

一切都像是提前排演,又像是氛围到一定程度后大家的默契。

总之看完乐夏演唱会还没缓过神来的我,根本不敢想象“五条河”这场荒野live该多好看。

但更不敢想象的,是与志同道合的朋友把酒言欢、相熟相伴,还能共同完成一出绝伦的现场,该有多快乐。

自动草稿

在大西北的蓝天晚霞、山水风物中沉醉,感受“出走”后遇到的的一切苦与甘……

“形散而神不散”的状态,无论是在音综还是生活中,都已经太久没有感受过。

自动草稿

新一期《边走边唱》,却让我找回了这样的状态。

虽不能亲临现场,但看完这一期的心情却被治愈了不少。

且行且唱,完全是理想中逃离都市生活的模样。

2

节目的开始,每个人都有来的目的。

比如已经参演三季《边走边唱》的“河乐队”,始终坚持着他们在“流浪中探寻”的态度。

只不过此次乐队一行人各自分散,老狼、玮玮前往青海,小河、安娜来到甘肃。

自动草稿

到了五条人这边,仁科也坦言就是想来会会朋友们。

不过先前综艺里稍显无厘头的他们,似乎在肃穆宏伟的自然风光中沉静了不少。

自动草稿

难得正经起来,还一张口就是哲理。

比如仁科金句:“人本来就有一颗流浪的心”,因为要去流浪,才能有见闻、有所感。

自动草稿

所以他想起了在巴西圣保罗的见闻,舞厅里即兴的乐手都是几小时连续不断,即便弹错也不会停下。

这种率性为之,被他定义为“鲍勃迪伦”精神。

而当年鲍勃·迪伦的大胆、反叛,恰巧赋予了民谣与摇滚以“灵魂”。

自动草稿

如钟永丰所言,“南方的市侩”确实是五条人音乐示人的第一印象。

但“市侩”并非贬义。

鲜活、很酷、做自己、流动,这几个词透过现象看到了本质,精准概括五条人音乐的灵魂。

自动草稿

“海丰走向世界”、“音乐无国界”,当年光碟摊的中二标语终有一日不再是夸口。

让塑料袋飞到北美洲的五条人,真的从“小镇青年”,变成了“世界青年”。

但更让我感慨的,是走向世界的他们选择依旧回到“市侩”当中、回到山野中来,依旧坚持他们“塑料味”的表达。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自动草稿

受到百年前的探险家洛克启发后,“五条河”一行人俨然从自由的吟游诗人,摇身一变成了探险队。

他们眼前面临的“冒险”,就是开一场别开生面的“荒野音乐会”。

既不是常规的音综、音乐节,也不是LiveHouse。

而是一场完全取决于天时地利人和,露天席地的真正“现场”。

自动草稿

这次他们并非开拓一种新的舞台,而是决定消灭舞台。

市场上分区还良莠不齐的音乐节已然太多,LiveHouse室内的空气也过于闭塞;

因此,“消灭舞台”这一概念的突然出现,才显得如此新鲜可贵。

自动草稿

果然,音乐、漫山遍野彩色的经幡、山间落日、现场自发前来的听众,构成了一幅不分舞台上下的音乐图景。

大家逃离久居的闹市,只为与大自然幽会;

只为亲身践行流浪的意义,并目送一场许久未见的落日,再美好不过。

自动草稿

3

看了这一期节目的人,应该很难不想来一场旅行。

可惜“说走就走”对大多数人而言意味着前瞻后顾,难以实现。

所以《边走边唱》这样的“云旅行”,也成了不算办法的办法。

自动草稿

《玩偶之家》中的娜拉出走,是为了改变自己的命运。

今天的“说走就走”没有过去时代反权威的色彩,却有了我们这个时代自己的“反叛”。

比起为什么,我们开始“不为什么”,非要说也只是想在生活中喘口气。

为谁?为己。

“出走”这个行为,也就变成了“出走”的目的,不存在什么远大的目标。

自动草稿

就像“五条河”一行人,也只是为了一次见面、一首歌、一个故事的源头

连这次出走本身,都像一个成人社会的童话故事。

自动草稿

北岛的《波兰来客》里写道:

那时我们有梦,

关于文学,关于爱情,

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如今我们深夜饮酒,

杯子碰到一起,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比起梦境,现实毕竟是残酷无趣的。

19世纪的娜拉终将回归家庭,而“出走”的游子也终会“返乡”。

我们去不了虚妄的桃花源,只能在繁重的生活中找一处出口,停下来吸吸氧、喘喘气。

“自由努力地流浪,不改本色地回乡”,刚好是节目中钟永丰对五条人的注解。

梦醒了,那就先给我们自己创造一次机会,一次自由努力地流浪的机会吧。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一首吗喽之歌,让几百万年轻人破防

诗与远方

诗与远方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57
阅读量
576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