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Japan又一成员离世,多少人的青春走向终点...

音乐猛料 X-Japan又一成员离世,多少人的青春走向终点...

再会,Heath
自动草稿

这两天,网上传出了X-Japan贝斯手Heath(森江博)因癌症离世的消息,让我一时间难以释怀。

自动草稿

每年冬季伊始,我都会听X-Japan的歌,他们如同破晓的日光般给人力量。

而Heath的离开仿佛是在这个冬天下了一场无尽的雨,冲刷不净突如其来的悲伤。

Yoshiki(林佳树)曾说:“世上的一切都有可能灭亡,唯有痛苦。”

伴随Heath的离世,这个日本最伟大的传奇乐队,又缺了一角。

自动草稿

Heath在92年加入X-Japan,和乐队一起走过了最辉煌灿烂的年代。

从1997年乐队解散到07年复出活动,Heath永远在列,我们已经逐渐习惯无论乐队如何分分合合他都跟随的安全感。

他像是乐队里最不会令人担心的那个最小的弟弟,经常能治愈极端又阴郁的Yoshiki。

就在今年8月份,Heath还作为特邀嘉宾,参与了Yoshiki在东京巨蛋的演出。

伴随着Yoshiki的钢琴,Heath用贝斯弹奏了X-Japan的《Rusty Nail》。

自动草稿

一曲终了,两人都因许久没有同台演出而意犹未尽,同一首歌,同一个旋律,几乎要在心中喊出那句暴裂无声的:“We Are!”

自动草稿

当Yoshiki替观众们问起Heath的近况,他一如既往般元气,回答:

“如大家所见,我很好哦。”

其实今年年初时,Heath就查出自己患了癌症,彼时的他大抵是强忍着癌症末期的病痛上场演奏,用尽一切力气向爱他的人道一声平安。

那时的他们和所有观众都坚定的相信着总有一天他们还能再次一起站在舞台上,就像他们年轻时那样。

Heath即便是处于生与死的割裂中,依旧选择对大家说:

“我们会拼尽全力想办法重回舞台的。”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现在看来,这句话未免太令人唏嘘,没想到这一切来的这么快,这次的演出成为了Heath的绝唱。

相伴已足够艰难,现在重逢都成了一种奢望。

X-Japan重聚的愿望再也无法实现。

自动草稿

Heath的离世,对X-Japan的灵魂人物Yoshiki而言,无疑又是一场强烈的冲击。

Yoshiki取消了原定在美国的荣誉颁奖典礼,紧急回到日本,送别好友最后一程。

但这已然不是这个传奇乐队第一次经历生死离别,相反,他们自诞生开始,无限的阴影和悲伤如影随形。

97年,在主唱Toshi(出山利三)退团后,X-Japan也随之宣布解散。

《The Last Live》告别演唱会里成为无数人心中无法复制也无法超越的现场。

告别演唱会当晚,乐队五个人和全场五万观众一起疯狂、痛哭、沉醉,关于这个乐队所有的梦想和寄托似乎都戛然而止在了那个晚上。

那场著名的雨淅淅沥沥下了三十年,现在回头看,一切都多了几分宿命之味。

因为吉他手Hide(松本秀人)在乐队分崩离析的第二年骤然离世。

自动草稿

(时至今日,Hide的墓碑前仍插满鲜花 图源小红书@Plastic Stupid DOG)

谁都没有想到,X-Japan解散后首次再重聚是在Hide的葬礼上为逝去的他演唱了一首《Forever Love》。

自动草稿

当年的Heath只有三十岁,他低着头沉默地坐在灵堂的正中间,手中的贝斯代替语言发出了阵阵悲鸣。

那个邀请他加入X-Japan,成就他传奇摇滚人生的伯乐已经不在了。

尚未加入X-Japan时,Heath只是个默默无闻的小乐手,当过美发师,也玩过几个小乐团,那都不是他想要的生活。

自动草稿

这时候Hide如同英雄登场般拯救了Heath,邀请他和X-Japan一起排练,时过境迁,也许告别演唱会那天Hide流下的泪水,在这一刻也流进了Heath的心里。

X-Japan在经历主唱退团、吉他手暴毙的打击下,逐渐变得满目疮痍,但他们的摇滚精神从未动摇。

在18年的一场演唱会中,因为遭遇60年不遇的超强台风,主办方为了观众的安全无奈将演唱会取消。

虽然票钱退了,但乐队做了一个疯狂的决定:他们在台风夜留了下来,面对空无一人的三万张坐席开演,并且在网上免费直播。

那晚,伴随着台风带来的大雨,面对上万个空荡荡的坐席,他们毫不敷衍的演出到了最后。

自动草稿

现场的灯光设备、音响效果如正式演唱会般郑重其事,歌单上准备的歌曲一首不落,甚至应有的舞台效果和观众互动环节都没有省略。

18年9月的最后一天,日本千叶幕张展览馆,5个男人面对上万空座声嘶力竭的卖力表演,成了多少人心中无法抹去的深刻回忆。

自动草稿

此后经年,物是人非,X-Japan终究成为历史。

自动草稿

Heath不玩社交媒体,也没有社交账号,长期低调示人的习惯让熟人之外的粉丝们很难获知他的近况。

翻看Heath多年前的杂志采访,才发现他开始玩摇滚的契机是小学的时候和亲人一起去看了范海伦乐队的演出,摇滚乐给了年幼的Heath从未有过的冲击。

从此,哪怕将人生看作一场赌博,Heath也坚定的选择了音乐作为人生目标。

只带着一个旅行包和两把贝斯就从老家来到了东京,他曾经觉得只要他想,就能做成任何事,没什么比走自己想走的路更让人兴奋了。

事实证明,他赌对了,他是无数人心中最爱的贝斯手,也是粉丝口中那只可爱的“小狐狸”。

自动草稿

Heath离世的消息传出后,我又一次听起了他在96年为《名侦探柯南》写的一首片尾曲《迷宫のラヴァーズ(迷宫情人)》。

这首歌伴随着工藤新一从火光中冷静的走来的一幕画面,至今还留存在我的记忆里,也许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摇滚乐早已在许多人心里生根发芽。

在自己的音乐世界中如此热情奔放的人,在现实生活中却又那么平和、内敛,甚至连自己患癌的消息都没有告知任何人。

摇滚乐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正如那句人不会永远年轻,但永远有人年轻。

今年我们经历了一场又一场的告别,前段时间樱井敦司在演出中发病去世的遗憾尚未消解,今天又被迫接受Heath离开的事实。

肉眼可见的,视觉系摇滚的时代正在逐渐崩塌和没落,除遗憾和惋惜外,别无他话。

再会,Heath,谢谢你,辛苦了。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家有儿女》官宣影版,别再毁经典了...

有话直说

这次,薛之谦太不体面了

音乐猛料

说《热辣滚烫》不好,有那么难吗?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31
阅读量
572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