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有话直说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不要温和地进入那良夜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提起流浪汉,地点还是自由美利坚,全球通识要么是疯子,要么是瘾君子。

属于远远见到都得换个街区走,不然小心他掏出来比你还大(指武器)。

而就在纽约的华盛顿公园,有个流浪老头,别人看见他非但不绕着走,还愿意坐下来跟他喝罐啤酒聊聊人生。

他还能让公园里散养的鸽子乖乖降落到你的手上。

这个怪老头,人称纽约“鸽王”——Larry The Bird man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在ins上甚至有个专门分享他的词条,有种“哥不在江湖,江湖上却到处都是哥的传说”的神秘感。

而他的故事教会了我:就算人生再烂,也有一万种机会重生。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常出没于华盛顿公园周边的人都知道,公园里那几百只鸽子只认一个主人。

就是邋里邋遢的流浪汉Larry,因为他几乎每天24小时都待在这里和鸽子们相处。

而谁都没有想到这个每天与自己擦身而过的灵魂,回荡着不为人知的悲痛过去。

Larry的妻儿多年前惨遭他人杀害,他为了复仇又杀死了两个凶手,最后因谋杀罪在监狱里蹲了20年。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此话一出,显然连采访他的博主都震惊了,难以置信地向他确定:“你杀了他们?”

Larry也只轻描淡写的反问一句:“他们杀了我的老婆孩子,我还能怎样?”

他先于法律一步制裁了那两个罪人,同时也相当于放弃了自己当时所拥有的一切,包括自由、社会身份…

曾经他的人生拥有过无数条通往幸福的道路,却被两个罪人摧毁殆尽。

大仇得报,他也锒铛入狱。

当问起监狱生活,他向人展示自己在监狱里用吉他弦弄的纹身。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一个写着R.I.P的盒子,他的孩子和老婆在他身体上的盒中安息。

1986年入狱,20年后Larry刑满释放。

世界应该是美丽的,但对无家可归的Larry来说却无比陌生,除了华盛顿公园那群生生不息的鸽子们。

他开始整日与鸽子为伴,自发保护鸽子,鸽子们也把他当作鸽群的一员。

鸽子们仿佛承载着他逝去妻子、孩子的灵魂。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这个看起来疯疯癫癫的流浪汉,当成百只鸽子向他飞来的那一刻,他或许会感到自己的妻儿就在身边,从未离去。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上周,B站一位博主发布了有关Larry的视频,讲述了Larry的故事。

随着这条视频达到了惊人的三百多万播放量,各种声音也浮出水面。

有人觉得无论原因如何,杀人的行为就是触犯了法律底线,触犯法律底线的人就是坏人,将Larry“杀人犯”的罪名扣死。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而大部分人觉得,即使知道会面临牢狱之灾,依旧选择为自己的家人报仇的Larry更像一个英雄。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的确,Larry的人生充满了争议,矛盾在于人的情感与法律的冰冷。

罗曼罗兰曾说:“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后依旧热爱生活。”

Larry会在他和鸽子们经常活动的空地上摆上一块招牌: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封面、头图均源自小红书@lumos)

 

“为鸽食捐款,谢谢你,享受与鸟儿们相处的时光。”

老旧木板上写下的文字,不是为自己拮据的生活乞讨,而是为心爱的鸽子筹备食物。

他会给自己最心爱的一只羽毛上有棕色花纹的鸽子取名叫焦糖,笑着说这孩子长得像一杯拿铁咖啡。

也会拿出自己自带的小工具,帮被人类掉落的头发缠住脚的鸽子们重获自由。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他总说是鸽子们收养了他。

而当他举起单筒望远镜呼唤鸽子们的时候,我仿佛看到海上立于船头眺望的船长,鸽子们就是追随他找寻One Piece的水手。

人并不是非黑即白的,世界也不仅只有光明和黑暗两面,高光不过一点,暗面不过一侧,阴暗交接的灰面才是生活的常态。

对于Larry,我们永远无法谈论他的行为对错,因为事实我们无法考证。

如同他自己所说的,被迫犯法,又经历20年牢狱之灾。

他或许永远都无法走出丧失妻儿的痛,但在这个世界上,他已然无愧于任何人。

《肖申克的救赎》中那位走出“围墙”却没走进社会的老布选择了结自己的生命。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Larry则在鸽子身上重新找到了自己的价值。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人类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人类的伟大是勇气的伟大。

我们之所以被Larry感动,是因为他身上那份敢于直面生活的乐观和勇气。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艺术来源于生活,只是人生的主角往往比戏剧更加悲痛。

Larry乱糟糟的头发、邋里邋遢的打扮,加上浑不吝的语气,让我想到了《无耻之徒》里让人又爱又恨的混账老爹Frank。

第一集Frank的一句台词就为这个角色的人生铺上了厚厚的底色:

“人生最重要的事就是知道如何开寻欢派对。”

他的确这么做了。

酗酒导致要换肝才能活的Frank和所有美国最底层的普通人一样穷困潦倒。

即便如此,他手术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冬日的清晨猛灌下一大口烈酒,嘲笑上帝的无能。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在鸽群中找到归宿的Larry何尝没有发出对命运的呐喊?

你看见了吗,命运!

即使你带走了Larry的挚爱,剥夺了他一切幸福的权利,象征和平的鸽子还是飞向了他。

他还好好活着,鸽子们簇拥着他,停留在他的手指上。

在Larry身上,我看到了一种千帆过尽的终焉,仿佛闯入一场电影的结尾。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良夜,

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

怒斥,怒斥光明的消逝。”

狄兰·托马斯的诗人人都读过,我们能从中窥见Larry的内核。

即使生活在阴沟里,也依旧闪烁着人性的光芒。

在成为传奇之前,他是个杀人犯...

生活从未为人们的不幸经历而做出过任何改变,它只是残忍的碾过每个人,然后不断向前。

面对不堪到如同一团乱麻的生活,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和意外的告别,我们咒骂,我们不舍,不然还能怎么办?

即使有天一无所有、一贫如洗,都别忘了对这个糟糕的世界竖起中指,然后继续好好生活。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东鹏特饮,凭什么能成为新一代打工圣水?

有话直说

都在吹的台湾版《乐夏》,就这水平?

有话直说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83
阅读量
584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