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德勒的名单》被差评围攻,一部老片子得罪谁了?

有话直说 《辛德勒的名单》被差评围攻,一部老片子得罪谁了?

清醒反被“清醒”误。
自动草稿

几天前难得想看部老电影,偶然见到《辛德勒的名单》登上搜索榜。

结果一刷到豆瓣评论区,就看到不少近期的一星差评。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再刷到这条《辛德勒的名单》在B站被刷到4.2分的微博,更觉得离谱。

因为愤怒、讽刺、觉得被欺骗,各种各样的阴谋论开始充斥互联网。

自动草稿

第一反应是,这个时候导演斯皮尔伯格得先出来平息战火、给全世界谢罪;

然后再来微博发一则中文道歉视频,外加一条微博曰“很抱歉占用宝贵的公共资源”,才能平息这些“一星”的愤怒。

自动草稿

记得《少年巴比伦》的作者路内,曾用一句简洁的“大家都在为远方的洪水而担心”,形容1998年洪灾时周遭的氛围。

正是这种与生俱来的共情,让我无法下意识批评网友打低分的行为。

但如果说一开始打低分是情有可原,低分后的网络站队和鼓吹就纯粹是离谱。

前者还勉强算得上共情,后者纯粹属于反智。

自动草稿

《辛德勒名单》被大规模打低分,正是因为近期时局不安分。

人称:历史好像讲了个笑话,当年的受害者已经成为了加害者。

导演斯皮尔伯格有犹太血统,故事是拯救战乱时期的犹太人,如今动乱的始作俑者也是犹太人,无一不成为言论纷飞的火药桶。

首先少不了最新的网友锐评:“《辛德勒》这种片子也算得上艺术?”
自动草稿

影视前十、经典桥段、镜头配乐、人道主义,此时通通失去了说服力。

懂哥们此时一个个化身为艺术家,怒斥好莱坞流毒、斯皮尔伯格阴险、犹太人活该。

更有甚者,搬出了电影学家戴锦华多年前对《辛德勒的名单》“成功的谎言”的评价,怒斥此片就是“骗局”。

自动草稿

也不仔细看看人家说的是好莱坞一贯的叙事策略,而非我们正在经历的真实历史

截止现在,B站《辛德勒名单》的评分为9.4,网友们继续不屑道:“这得是背后势力控分控回去了。”

然后B站、豆瓣等一切带有评分性质的社群网站,都被批为受资本势力所控。

自动草稿

因为被网上愤怒的情绪感染,我赶紧打开IMDb搜索《辛德勒的名单》实时评分,意外发现9.0。 就好像时局动荡引起的情绪,只感染到了中国网友,引导舆论的二极管们这遭倒是失策了。

自动草稿

或许大都不知道IMDb的存在,更不知道IMDb背后是什么“资本”什么“居心”;

所以网友们最终没能占领这片更权威的舆论高地,更没能改写《辛德勒的名单》的影史地位。

这次打低分事件复盘下来,就会发现只是一场窝里横,毫无意义的纯自嗨。

没有任何考据和出处,几篇微博小作文、几张断章取义的截图,造成的传播效果已经三人成虎。

更何况,当年的受害者身份演变了,当年的加害者做的就是正义之举了吗?

自动草稿

究其效果,不过是“共情了、愤怒了,但没用”的迷惑行为。

一方面,大规模的打低分,于化解情绪、于讨伐导演本人、于改变目前时局,都毫无意义。

另一方面,此时的打分等同于“亮明身份”,引起的单纯就是网络暴力:

谁打低分谁没脑子,会被当成鉴赏能力低下的傻逼;谁打高分谁不人道,会被划为法西斯的拥趸。

自动草稿

正如艺术创作不可能避开主观视角,评分也是主观视角,一定程度下出于情境、情绪。

但是,凭打分行为判定对方“居心”,就和凭IP所在地判定“成分”一样,只是把泄愤演变成网暴。

那么如果有得选,我根本不会给《辛德勒的名单》打分。

如果想了解情况,我会选择通过新闻这一有限但客观的途径。

新闻会这么说:不存在单独的巴勒斯坦社会或以色列社会,只存在“巴以社会”。

所以说,世界不是非黑即白的。

只是在二极管思维里,他们满意的都是艺术、不满的都是垃圾;

他们认同的都是声声梵音,不认同的都是恶魔低语。

自动草稿

导演姜文曾因为一句“再也不干包饺子喂猪的事儿”,冒犯了无数观众。

消费者是上帝,你能这么高傲地嘲讽观众,难道电影的票房是风吹来的?

但我要说,再好的艺术碰上反智大潮,就是等于包饺子喂猪。 姜文日后还对这句话作出回应:

自动草稿

包饺子喂猪当然是错的,因为猪就不会喜欢吃饺子。

你可以包饺子给客人吃,因为客人和你想法是一样的。

这句讽刺拉满的话,放在今天简直过分应景。

当初诺兰新片《蝙蝠侠·黑暗骑士》刚上映时,狂热的粉丝为了争“影史第一”,给当时IMDb排名第一的《教父》疯狂刷低分。

结局是,位列第三的《肖申克的救赎》黄雀在后,成为新的第一。

《蝙蝠侠·黑暗骑士》绝对算“饺子”,诺兰更不至于是烂导演,但刷分的观众齐心协力,只是“拱”出了一场影史笑话。

自动草稿

此外,西方世界也曾因俄乌时局对俄罗斯艺术一刀切。

因此美国独立日表演的常客《1812序曲》,就因为是柴可夫斯基的作品被“制裁”,不再是例行演奏曲目。

去世已一百年的老柴如果泉下有知,大概只会莞尔一笑,问一句“我版权费呢?”

自动草稿

回到《辛德勒的名单》一事,我只觉得无论历史如何演变,艺术的命运都是首当其冲。

作为一门有出生年月日的艺术,电影从出生开始就带着铜臭味,随着传播手段的发达扮演起尤其重要的角色。

基于此而生的电影评论,也不以任何一部影片、任何一个学者或导演为尊。

因而评价标准不存在正确的,只有符合立场的。

结果IMDb用户没着急,倒是国内的B站用户跳起脚来了。

毫无疑问,互联网笑话一则,这崽影评界也是一场佳话。

自动草稿

所以,如果二极管们意识到《辛德勒的名单》的定位本来就是商业片,该做何感想?

如果他们看了《何以为家》、《二十二》、《1951他们正年轻》发现并“不好看”,是不是又得说“老揪着那点事有意思?”

如果他们发现《现代启示录》曾造成人员伤亡,科波拉是不是又得当一次法西斯?

艺术当然并不“无辜”,因为上层建筑基于经济基础。

但艺术接受的是百花开放的评价,而非一边倒反智的绞杀。

自动草稿

国人苦“二极管”久矣,但奈何这种下意识的反应偏偏最轻松。

因为反意识、反常规意味着推翻自己原有的认知,对任何人而言都不舒服。

和《辛德勒的名单》下出现的纷纷恶评一样,所有的反智都来源于谬误和无知。

自动草稿

此前2岁女童被恶犬撕咬一事,引起全网哗然。

后来不论是人方面还是狗方面,都引发了不同程度的争吵:

一方面是女孩父母的网络募捐;一方面是该不该捕杀流浪狗。

但因为募捐争议诅咒缠绵病榻的小女孩不得好死,就像因为不希望全方位捕杀流浪狗就是支持“狗咬人”;

自动草稿

这些看似轻松、闭环的推导,完全陷入了情绪陷阱,构成了逻辑错误。

先前海滩失踪女童一事被查明是孩子父亲的疏忽,也有不少人借机挑起性别对立。

把人的错误升格成一个性别的错误,把一场刑事案件降格为性别原罪,只能说纯粹是在降智。

自动草稿

这互联网纷纷扰扰、非黑即白,终究是见不得客观的言论、安放不下一张书桌。

还记得曾经看到过“为什么这个时代不再有经典”的疑问,如今也有了答案。

经典也得诞生于文明当中,非黑即白还黑白混淆的环境只能滋生偏见。

自动草稿

当人们开始怀疑周遭的一切,认为任何上层建筑都在实施“洗脑”时,其实早已被这种“反智”的二极管思路洗脑。

也许自以为清醒的人少一点,和平就会多一点。

与其不明就里在互联网的碎片化信息中伸张正义,不如静下心来读读书、看看报、看看电影。

清醒总被“清醒”误,只愿世界和平、思想和平。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家有儿女》官宣影版,别再毁经典了...

有话直说

这次,薛之谦太不体面了

音乐猛料

说《热辣滚烫》不好,有那么难吗?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31
阅读量
572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