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年前土掉渣的《求佛》,如今席卷台湾省成了神曲...

港台 17年前土掉渣的《求佛》,如今席卷台湾省成了神曲...

什么是答案?与其苦苦“求佛”,不如反求诸己。

就在前几天,凤凰传奇这股“复古”飓风刚刚席卷互联网。

唱功扎实、现场氛围给力,场内全然一幅“独乐乐不如众乐乐,要土大家一起土”的节奏。

自动草稿

当年是爸妈辈车载BGM的凤凰传奇,如今成了年轻人的乐园;

去了KTV,高低得整两句“乌蒙山连着山外山”……

但直到有一天,我刷到了一则17年前的彩铃《求佛》在台湾省爆火的视频。

没错,就是誓言那一版脍炙人口的《求佛》。

自动草稿

不得不说,刚听到那句“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我只觉得被土一脸,然后默默关静音。

结果随着后来推送越频繁,我反而越刷越上头,还找来单曲听了好几遍。

但当年土遍彩铃圈、后来土到互联网,《求佛》这首歌怎么就在2023年火到对岸去了?

自动草稿

在台湾省社交网站上爆火的《求佛》,实际上来自一种套路化、病毒式流传的短视频。

沿用的套路,是先前社交网络上很常见的“你问路但我听歌”模式:

“请问某某地方怎么走?”

一个摘下耳机的动作后,对方回答:

“是在问我听的歌吗?我正在听……”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前言不搭后语、牛头不对马嘴,很符合当下年轻人的精神状态。

于是套用在《求佛》系列视频里,就成了:

“请问某某地方怎么走?”

依旧是熟悉的摘下耳机的动作,对方答曰:

“我正在听誓言版本的《求佛》。”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紧接着一个五毛钱特效转场,迎面而来一段丝滑的尬舞。

看得出来视频里的网红大都是青年人,却故意选择朴素、土气的外景,还效仿中老年的穿搭。

有腰间挂一大串钥匙的;

有穿局里局气Polo衫的;

甚至还有穿传统服饰的……

然后统一跟着DJ版《求佛》土掉渣的节奏,跳同一套滑稽的舞步。

仔细看来,《求佛》的舞姿也跟当年火遍全网的“影流之主”区别并不大。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一样是身体左右扭动,配上不明就里的肢体动作。

独舞看上去智商好像不太高,齐舞看上去精神好像不太正常。

但这些视频,都不比阳明交通大学街舞社这段用《求佛》当BGM的群舞效果强烈。

一开始学生们还各种街舞元素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俨然一副正经freestyle battle的样子。

你别说,中间这段唢呐间奏配上强劲的街舞动作,还颇具观赏性。

自动草稿

结果副歌一来,全员立马进入土味的齐舞状态。

土到极致就是潮,被街舞收编的“社会摇”,在聚光灯下多了一丝中二的味道。

自动草稿

也算得上是另一种“精致的淘气”,另一种快乐的荒诞。

不得不说的是,因为刷到《求佛》,我印象中一向“小确幸”的对岸突然变得亲切了许多。

就好像回到了“你好机车啊”还是流行语的年代。

原来对“土味”上头,到了哪里都一样!突然觉得心理上的距离有被拉近一点。

土归土,《求佛》反而土得让人亲切,当乐子看看倒也无妨。

自动草稿

土味视频刷得多了,就不由得在间隙间产生一些疑问:

《求佛》这歌怎么就突然火了,又为什么在台湾省火了?

不少网友给出了“文化输出”、“土味战略”等大胆猜测,但这样现象级的流行绝非偶然。

自动草稿

网络发达后短视频平台的病毒式泛滥,首先提供了温床。

5年前的2018年,彼时的大陆今日头条、快手等正当红的短视频平台乱象丛生。

当时“全民社会摇”已随着短视频的发展扶摇直上,又在这一年因为低俗、擦边、价值观不正,成了被封杀的重灾区。

但是这种三人起步、动作简单易学、歌曲洗脑的娱乐方式,已经对后来的短视频文化产生了相当深的影响。

主打一个短、平、快,进一步还想呈现视觉刺激、猎奇。

自动草稿

资料来源:bilibili@德里克金毛

其次,就是怀旧潮的全方位来袭。

如果说时尚是20年一个轮回,现在恰好是“世纪末潮流”轮回的节点。

朴树歌里“梦一样”的新世纪,已经来到第二个十年。

NEW BOY_朴树

自动草稿

但所谓的轮回,看上去更像一种停滞。

比如7月的第34届金曲奖,开篇是在怀念林秋离等已逝的重量级人物。

虽然并不是说近几年没有好的作品,但当下无疑是一个诸神黄昏、只能从文艺复兴中获取滋养的年代。

自动草稿

况且显而易见,如今还算得上top级热门的歌手,和二十多年前就是同一阵容。

如今最脍炙人口的歌,也还是二十多年前火遍大江南北的歌。

自动草稿

《求佛》作为一首当年大热的彩铃,自然带有脍炙人口的属性。

因为要从付费的彩铃时代杀出重围,所以朗朗上口是基础。

自动草稿

歌词也是字面上十分直白的情情爱爱,不存在太高的理解成本。

旋律过耳不忘、歌词易懂,让《求佛》这样的经典老歌具备了成为网络神曲的要素。

自动草稿

再者,是当代年轻人普遍面临全方位的精神压力

在学业、工作、生活疯狂内卷的东亚,快节奏下精神日渐贫瘠的青年们共此凉热。

在“小确幸”文化浓厚的台湾省,即时的、具体的、细微的感受对年轻人而言,远比宏伟的蓝图更值得信赖。

自动草稿

资料来源:bilibili@林少华林老师

巧合的是,“社会摇”在被封杀的那年和广场舞一起火到了台湾省。

从此年轻人社会摇、老年人广场舞,在台湾省成了家常便饭。

不用大家动脑子的“社会摇”,也得以轻轻松松渗入年轻群体的日常生活。

自动草稿

看得出来,四处流窜的“社会摇”,反而起到了宣泄精神压力的作用。

但管他的,快乐不就够了?

于是和今年凤凰传奇回潮几乎同一时间段,土掉渣的《求佛》在台湾省火成了流量密码。

短视频平台是低成本愉悦的载体,“社会摇”这种即时的娱乐方式,就是无数年轻人低成本愉悦的来源之一。

自动草稿

凤凰传奇也罢、《求佛》也罢,确实是近些年文艺复兴潮中的现象级潮流。

出于好奇和自证的目的,我在网上寻找具备权威说服力的怀旧歌曲榜单。

搜寻下来,意料之内的无果,即便是彩铃歌单也是各花入各眼。

自动草稿

其实根本没有某个KOL的意见、或是某个榜单是“权威”的。

但在各种各样的榜单里,我看到了不少老面孔:

近些年颇为低调的庞龙,当年凭《两只蝴蝶》就能飞遍大江南北,是早期“人在东北歌在台北”的代表。

自动草稿

最近全网趋之若鹜的凤凰传奇,当时也只有二十多岁,面对的大多是比他们年龄大一倍的听众。

自动草稿

前不久因新专辑发行在全网掀起腥风血雨的刀郎,彼时还沉醉在他浓厚的西北情结当中。

自动草稿

如大浪淘沙,只有听众的耳朵才是试金石。

艺术作品做到令人快乐是基本,做到令人感到“活着真值得”是升华。

让大家快乐,而不是给大家添堵,已经很难得。

蹦一次凤凰传奇的现场、跳一曲《求佛》社会摇,其实都无伤大雅;

我们的积压的情绪,总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找到一个宣泄的出口。

但精神上真正的困局是长久的,也是一时间难以归因的。

什么是答案?与其苦苦“求佛”,不如反求诸己。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港台

港台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67
阅读量
579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