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跳水大爷的快乐60秒,成了年轻人的精神代餐

诗与远方 天津跳水大爷的快乐60秒,成了年轻人的精神代餐

保持一颗年轻快乐的心,不要沦为生活的npc。

自动草稿

继淄博烧烤出圈之后,隔壁老哥天津因为一群跳水大爷引爆流量。

天津狮子林桥景区,里三层外三层挤满了人。

大爷们裹着泳帽,提着花裤衩,活像个老顽童开心地走向桥堤。

跳水之前还不忘用天津话喊几句响当当的口号。

“生存一分钟,快乐60秒。”

自动草稿

这段视频大家都刷到过,快乐的“天津大爷”仅凭一个旋转跳跃的动作,就火爆全网,带火了跳水运动,也带火了天津。

然而在天津大爷持续爆火的同时,狮子林桥跳水运动也肉眼可见的日渐年轻化,

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前来挑战跳水,以及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狮子林桥景区的安全保障也成为一个大问题。

对于天津跳水运动的爆火,网络上有两派观点:

一部分认为:人民群众自娱自乐,挺好。

另一部分人认为:聚众跳水以及围观跳水,这种行为挺没意义的。

其实无论是持反对还是支持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什么跳水运动一夜之间成了天津的流量标签?

自动草稿

天津大爷为什么会火?

这句话可以拆分为三个支线,1、天津火了,2、跳水运动火了 3、大爷火了。

主导对象是大爷。

那么大爷为什么能火呢?

其实三个字足以总结:“图一乐”。

自动草稿

表面来看是聚众跳水,实则却是一种人民群众自发组织,寻求快乐的“精神活动”。

其实在狮子林桥未出圈之前,跳水就已经成为天津大爷们自娱自乐的首要运动,街头采访中,一位小伙子说自己从6岁开始就看着爷爷跳水,这已经成为天津的城市文化。

无论春夏秋冬,光着膀子一头扎进水里,感受重心下坠,皮肤与水面亲密接触溅起水光。

被惊动的水浪持续向外围扩散直到逐渐消失,大爷们游向岸边,从水里奋勇而出,湿漉漉的花裤衩水滴顺流而下,当然最忘不了是他们咧开嘴大笑的面容。

总之很“快乐”。

这种老顽童式的快乐基因深深扎根在天津文化中。

至于当下跳水大爷跳出圈,是偶然中的必然。

每日打卡式的跳水代表着天津大爷的生活态度:“快乐就行,其他都一边去。”

天津大爷跳的不是水,而是快意人生。

开场前吆喝几嗓子是必须得,不管有哏没有哏,相声段子必须走一段,怼着相机问一句:

“天津大爷有意思吗?”

自动草稿

当然也少了扭扭唱唱搞点气氛。

自动草稿

时而喊喊口号:“生存一分钟,快乐60秒。”

大爷摆着夸张滑稽的姿势,站在站在桥面上准备纵身一跃。

围观的群众也乐在其中,不仅自己快乐,还得让底层人民群众快乐。

让快递员工快乐;

让大学生们快乐;

让老百姓们快乐。

自动草稿

“生存一分钟,快乐60秒”不是一句简单的段子,这句话哲学性相当强。

我们活在世上的每一分钟都不要浪费,都要快乐。

这是一种挣脱现实、积极的生活态度。

自动草稿

为什么年轻人会跟风?

如果说青天白日跑到桥上跳水,是一群天津掰掰们的快乐,那么前来围观和来跳水的年轻人都是为了什么呢?

其本质还是因为,被生活折磨的社畜们太久没有挤出一点快乐时光了。

于是乎一群大爷们的快乐点燃了正在忙于学业、忙于工作、忙于家庭的年轻人们。

这纵身一跳似乎甩掉了所有的烦恼,弹起,跳跃,拍拍身上的水珠,这短暂的快乐让年轻人卸下重担,今天的烦恼就算过去了。

大爷跳水间隙,有一位大学生扯着嗓子喊:“大专生能看你跳水么?”

这是一种自嘲式的发问,学生内心os:城市遍地是黄金,但是它是属于金字塔顶端的人,就业压力如此之大,一个大专生有戏么?”

自动草稿

大爷似乎明白了这位小伙子的呐喊,用更大的嗓门喊着:看完跳水现在你就是研究生了。

前面的学生立下志言:“我看了您打算升本!”

自动草稿

大爷的“快乐”精神火遍全国,感染着远方的青年人,越来越多的人蜂拥而至,试图感受一场沉浸式快乐。

跳水台上年轻选手也越来越多,一开始是一些天津本地的年轻人,工作之余抽空来狮子林桥放松放松,目睹一下跳水掰掰们的快乐。

后来周边的年轻人也闻着“快乐”而来,自发组织和大爷们一起跳水。

自动草稿

年轻人们也时而耍个段子。

自动草稿

又或是摇旗呐喊,给生活打个鸡血。

自动草稿

大抵是掰掰们的感染力太强,围观的快乐不足缓解生活的压力,站在跳水台上和掰掰们一起跳水才是真正的快乐。

上了桥跳跃瞬间落水,下了桥快乐蓄能每一天。

如果你感受不快乐,就来狮子林桥看天津掰掰跳水,瞬间治愈你的精神内耗。

这就是天津大爷存在的意义。

大爷们老当益壮,跳一跳十年笑。

而我们,也从羡慕大爷,到成为大爷。

自动草稿

大爷们火了之后,随之而来是被抵制。

第一,公安担忧大爷们的安全问题。

第二,网红效应背后,流量和商业化的介入,形成的隐患。

首先是安全问题,一开始天津掰掰们组织跳水活动时,时不时会有警察过来制止。

严格来说,公共水域确实禁止跳水,并且河面上也有“禁止跳水”的提示。

但是天津大爷用幽默化解了这一局面,于是才有了这个段子:

警察:大爷,没看见禁止跳水吗?

大爷:看见了,可我是文盲啊

自动草稿

说起安全问题,跳水运动可以说是从天津这座城市文化中自发生长出来的,海河领域都有很多冬泳队和跳水队,狮子林桥跳水队也是天津的一支跳水老队伍。

就大爷本身而言,安全问题不大。

真正要注意的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年轻人们,他们有些人甚至连跳水的经验都没有,很容易出现安全问题。

前几天热搜上出现这样的话题:“天津大爷已经没空跳水了”。

自动草稿

越来越多不会水的年轻人前来尝试,流量爆棚。

跳水初体验的美女小姐姐;

自动草稿

天津跳水队大妈们齐齐亮相;

自动草稿

更有很多外国人前来打卡。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这一境况也恰恰体现了狮子林桥跳水现象,背后的精神文化属性。

大爷们自发做好安全后勤,守护年轻人的安全。

至于第二点,但愿流量网红们的魔爪不要乱伸,不要污染狮子林桥这片“快乐净土”。

当然最重要大家对跳水行为保持理智,不要为了跳而跳,出现安全问题是大家最不希望看到的。

维护好天津“跳水文化”,不要把跳水的骄傲和快乐给弄没了,不要把大家奔赴的热爱给弄没了。

守住狮子林桥,守住大爷,理解大爷,成为大爷,保持一颗年轻快乐的心,不要沦为生活的npc。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对不起,郭有才不能打动我

诗与远方

诗与远方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67
阅读量
579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