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17年Joyside再合体,刘昊那一声“辛爽”把我吼哭了

音乐猛料 时隔17年Joyside再合体,刘昊那一声“辛爽”把我吼哭了

还能看到他们合体,已经足够。
自动草稿

新一期乐夏昨天上线,想必大家都已经看过了。

实不相瞒,从周三官宣了辛爽的加盟之后,我对这一期节目的期待值就已经拉满。

自动草稿

作为Joyside乐队的前成员,辛爽是绝对的滚圈“自己人”,他对音乐的见解一定会有自己的独到之处。

在他前段时间的热剧《漫长的季节》里,我们也统计出了一份在国产剧中少见的优秀配乐名单。

也有人因此戏言他是来乐夏给新剧选配乐的,但不管怎么说,他能来,就已经是一种惊喜。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但更大的惊喜来自昨天中午,谁也没想到乐夏这次一开场就玩了把大的:

辛爽将和Joyside合体演唱《Dong Dong Dong》。

节目名单一出来,当年的Joyside老粉谁能不激动。

自动草稿

19年重组回归的Joyside,在乐夏2也留下了不少舞台,拿下了前五的好成绩。

可谁都没想到,如今还能有看到辛爽重新站到边远身边的一天。

时隔17年的“复婚”舞台,让无数网友直接泪目。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千等万等,终于等来了昨天晚上节目的正式开播。

不知道有多少人和我一样,直接跳到了二十多分钟的舞台片段开始看。

但看到边远慵懒随性的样子,想想之后辛爽的登台,没有耐心也挺好的。

自动草稿

刘昊一嗓子“辛爽~!”喊出来的不只是辛爽,还有当年一起玩音乐的青春。

当皮衣墨镜的辛爽帅气不羁地从后台走出来时,弹幕里在尖叫,屏幕外的我也激动万分。

真的想感叹一句:今夕是何年!

时隔多年破镜重圆的戏码,看多少遍都还是一样的感动。

自动草稿

舞台呈现还是当年那个味儿,《Dong Dong Dong》的倾诉浪漫又温柔。

边远依旧是那个单纯、纯粹的自由主唱,辛爽作为吉他手站在他旁边,斜后方是敦实的刘昊。

他们在音乐上的默契一如当年,感觉这么多年,一晃神就过去了,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当年因为什么而分离,已经变得不再重要,还能看到这么一场同台演出,已经是一种幸福。

这个乐夏限定版Joyside舞台,本身就美好得像一个做了17年的梦。

自动草稿

作为Joyside最早的三个创始人之一,辛爽在06年离开了乐队。

至今已经有17年不曾站在吉他手的位置登上舞台。

在分开之后的时间里,大家都有了各自的际遇。

自动草稿

辛爽退出乐队后不久就入职了光线传媒,成了公司的音乐总监。

在那个时候,他接触到了专业的摄影器材,在拍摄MV上产生了兴趣,还学会了后期剪辑。

在对影像记录的逐步了解中,他对影视制作有了一定的概念。

自动草稿

后来,辛爽又从光线离职,和朋友一起开了间广告公司。

在为客户输出创意策划的过程中,他成为了一个经验丰富的优秀“乙方”。

也是在这个时候,把音乐和影像结合起来的辛爽做起了广告MV的导演,开始拓宽表达路径,探索自己讲故事的方法。

自动草稿

一步步进化成导演的辛爽,在18年通过《幻乐之城》中的5部短片让更多人看到了自己的才华。

很快辛爽被选中执导《隐秘的角落》,成为了职业剧集导演。

直到2020年6月,《隐秘的角落》成为现象级爆剧,口碑与热度双丰收,辛爽也在导演中一炮而红。

今年播出的《漫长的季节》,在豆瓣近83万人打出了9.4的高分,也是当之无愧的佳作。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如今的辛爽已经用优秀的收视率和口碑证明了自己的转行成功,挽救了一批苦内娱影视剧无好片久矣的观众。

这样的美学风格和故事逻辑在如今的影视剧市场别无二家。

他要是说不拍戏了回到乐队的舞台上,说实话我舍不得。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不只是辛爽,Joyside从解散到重组的这10年里,也各自经历了太多。

09年9月,Joyside在北京鼓楼的Mao酒吧做告别演出,门票卖了800多张,破了 Mao的纪录。

他们没有给乐迷更多的解释,只是说:“让所有的猜疑都去死吧。”

自动草稿

在此之后,边远、刘昊和关铮分别都参加了数支乐队。

The Dancers、浪、Far Side of The Moon 以及后来更知名的 Casino Demon,都曾见过他们的身影。

说到底,他们放不下音乐,更舍不得从音乐的世界里彻底离开。

自动草稿

刘虹位则从音乐的世界里出走得更加彻底。

经历了短暂的颓废之后,他在上海一家负责音乐版权的网站上班,每个月拿两千块钱的工资。

后来公司倒闭,他就去了河北的一个贫困县,计划在县里搞食用菌产业园:

“如果能帮助一千个、上万个老百姓脱贫,这比我玩乐队牛逼多了。”

当然,后来的结果从乐夏2他和飞飞的对话也可以得知:赔了

自动草稿

他们好像是注定要在一起搞乐队的几个人。

时隔十年,2019年的愚人节,Joyside正式宣布复出,并开始巡演。

当年的大孩儿,小孩儿们都对此翘首以待,这个消息甚至还一度上了热搜。

曾经的辉煌的joyside,又回到了舞台上,只是,没有了创始人之一的辛爽。

自动草稿

一年后,Joyside登上乐夏舞台,拿下大量新粉丝和前五的成绩。

辛爽导演作品《隐秘的角落》上线,获得了流量和口碑的双重认可。

有的人回到了同一条路上继续十年之前的梦,有的人则早早去奔赴下一场相逢,曾经的交点在17年的时间里被甩的越来越远。

自动草稿

很难说他们的选择哪一种更好,只是对于曾经的粉丝来说,终究是有几分意难平。

毕竟过去的分离,好像一直还没有一个交代。

如今,这份曾经的不甘终于昨天的合体舞台上得以圆满。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所有的乐队好像都会经历一些波折:退出、重组、分分、合合。

音乐理念的不一样,发展方向的不同,人生规划的不一致,都有可能是一个乐队人员变化的原因。

做为乐迷,我们见证过乐队曾经的美好,也惋惜于后来的分道扬镳。

自动草稿

我们是无能为力的旁观者,又是所有经历的见证者,所能做的,唯有享受好当下的每一场舞台。

乐队或许脆弱,但我们沉浸在音乐中的美好不会改变。

分开之后,还能看到当初的成员重新汇聚到一起演出,是乐迷的幸运。

或许有一天,我也能听到子健在台上吼出石璐的名字,然后看到石璐扎着双马尾从后台走出来。

那时候我应该也会激动万分,感慨万千。

自动草稿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家有儿女》官宣影版,别再毁经典了...

有话直说

这次,薛之谦太不体面了

音乐猛料

说《热辣滚烫》不好,有那么难吗?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31
阅读量
572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