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3》全员坦白局:在这个浮躁的年代,坚持梦想特别酷

音乐猛料 《乐夏3》全员坦白局:在这个浮躁的年代,坚持梦想特别酷

大家曾经都在同一个梦里面。

自动草稿

盼星星盼月亮,《乐队的夏天3》终于在立秋后姗姗来迟了!

阔别三年,太多风景已经变得不同,能播出已经是莫大的安慰。

打开心心念念的第一期,就是超级乐迷的开场秀,简直回忆杀。

当大张伟再一次拿起吉他唱《静止》,我就知道:

已经逝去的夏天,好像和逝去的青春一起回来了。

自动草稿

看完最新这两期乐夏,第一感觉是:

不论是观众还是乐队们,这几年都过得太不容易了。

需要心灵上的安慰,可以理解,应该被理解。

但无论如何,大家对音乐的赤诚、执着一如既往,才有了这次迟来的相见。

1

如大张伟所言,曾经一起玩摇滚的大家,就像曾经在“同一个梦”里。

新一季乐夏,既有Nova Heart、康士坦的变化球、新学校废物合唱团这样坚守“同一个梦”的老乐队。

也有虎啸春、散人这样的新乐队为乐夏注入新鲜血液,令人眼前一亮。

当然令我印象最为深刻的,是老乐队之一的超级市场。

自动草稿

 

作为一支在资源稀缺、技术匮乏的90年代末摸爬滚打过来的乐队,超级市场开了国内电子乐的先河。

一手包揽编曲制作、视觉传达的主唱田鹏,到了乐夏的现场也无比“龟毛”。

甚至可以用睡觉的时间亲力亲为,连每一条线路的位置都需要拍照留证。

自动草稿

确实“龟毛”,但超级市场这首《听风》的现场,声、光、氛围,没有一点不是做到了极致。

整首的器乐、人声编配,严密如数学,理性得令人不可置信。

听完这一曲,只感到神秘和震慑,一如窥探韵律背后那颗深不可测的心。

自动草稿

 

一场被乐队成员都认为轻松、舒服、完美的演出,在乐夏实现了。

值得一提的是,早年的田鹏还曾参与制作花儿乐队神专《幸福的旁边》。

张亚东由衷赞叹,当年正是田鹏对自己当时的音乐创作起到了启蒙作用,或者说他的音乐理念和认知其实间接启蒙了一批人。

自动草稿

田鹏本人却在台上自嘲:“超级市场曾经是同一批一起玩音乐的朋友里票房最差的。”

那是闪闪发光的1999年,几位一起玩音乐的朋友恰好是台下的彭磊、大张伟。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而大张伟一开口,就是坦白局:“我们这批人里,田鹏做得越成功,离自己的梦想越近;我越成功反而离我的梦越远。”

承认自己虚伪过,是一种难能可贵的真诚;

承认自己不勇敢,也是一种更难得的勇敢。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同时,年少成名的大张伟始终清醒:与其追究摇滚不摇滚,不如考量自己当下最需要什么。

不止于这次开场秀再唱成名曲《静止》,作为《乐夏3》超级乐迷的大张伟一直很有存在感。

专业但不枯燥、好玩但不抖机灵,重点是承包了这期很多笑点。

和来自四川的散人乐队大玩方言梗,结果北京人大张伟比散人玩得还溜:

“我爸妈说我玩音乐,很烂账。”

“烂账是什么意思呢?”

“就是我们方言里二流子的意思。”

谁料他一句完全不在点子上的谐音梗“烂账深渊”(万丈深渊),瞬间化解了略显煽情的氛围。

自动草稿

 

除了“方言梗”,大张伟在“网红梗”这一块也完全拿捏。

九连真人此番直言“这次来乐夏是为了回娘家看看”,称自己是“乐夏系乐队”。

大张伟紧跟其后的一句“你们也是乐夏系男生、虾系男孩”,再度活跃即将沉下来的氛围。

出乎意料地,年轻人们在忧伤,而作为前辈的大张伟似乎始终在打哈哈、不正经。

但除了幽默,他这次罕见地露出细腻的一面,令人动容。

一向嘻嘻哈哈的他,在乐夏反而真情流露,毫不掩饰地表露自己对摇滚一如既往的热爱。

自动草稿

所以接下来散人的舞台,大张伟的真挚发言让我感同身受,也一改以往觉得他不正经的刻板印象。

散人这首《蚂蚁》,讲的是上班族日常生活。

听到“每当红绿灯倒数总迈步快走,提着炒饭和卤蛋我甩不开手”这句,我感受到了某种令人熟悉的普遍忧郁。

人如蚂蚁,过着日复一日的生活、平庸普通,做着阴沟里仰望星空的梦。

歌词向下、曲调向上,整首歌的色彩听感上还是明亮激昂。

自动草稿

 

散人成员自述负债追梦、合租民房、做音乐不被家人认同的故事,听完只觉得揪心。

但他们眼里的风景,却是楼下的小狗、房檐上的燕子叫声、湖边的落日、一起坚持音乐梦想的伙伴。

自动草稿

 

在十多平米充当排练室的房间,乐队在里面录音,燕子在他们的房檐蹁跹,这样的场景想想都能感觉到蓬勃生机。

这样的生机也成了做音乐的无限灵感:他们的新歌里甚至采样了那一窝燕子的叫声。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看完他们的视频资料,我十分羡慕他们看似“烂账”,实则在青春里高歌猛进的“俱乐部”生活。

外人以为一摊烂泥的生活里,他们也能打捞出眼前的星辰。

于是大张伟深受触动,盛赞散人音乐里有一种“不顺从”的力量。

看到散人几位“歌词很苦人却很乐呵”的成员,大张伟想起自己曾看到一只被雨水打湿还试着歪歪斜斜飞起来的蜻蜓。

自动草稿

 

情不自禁落泪后,他感慨道:“生命的力量在于坚持做一件别人认为不对的事情。”

如今台上台下的人里,坚持的东西已经大相径庭。

但大家曾经都做过同一个梦,见证过那个百废俱兴的年代,成为一代又一代人的记忆。

就像田鹏说的,能和这么多人一起从事音乐这么多年,其实已经是一种幸运。

重聚在乐夏的他们,是否又会做起同一个梦,有没有可能是另一个时代的开端?

2

坚持梦想的过程,必然是孤独的。

听到大张伟说“有一种美好的绝望,就是不知道做摇滚乐在给谁听,理想好像只烫到了自己”,我不由自主落泪。

喜欢、梦想,有什么用呢?

坚持音乐,坚持的还是音乐中小众的流派,不得是死路一条?

但我想,也许正是因为坚持,来自五湖四海的大家此番才能共赴《乐夏》之约。

广西年轻乐队回春丹,讲方言、聊小吃侃侃而谈,上了舞台更是风骚中透露着稳健。

不愧是业内人士评价的“秒罄乐队”,如今的回春丹已经成为广西独立乐队重要的组成部分。

自动草稿

 

云南的麻园诗人称自己不是天赋派是刻苦派,而主唱苦果“不要命”的拼劲早已在业界广为人知。

听到苦果说自己根本没有系统学过唱歌,我一开始有点惊讶:因为他的声线实在太特别了,过耳不忘。

不是伏案苦思、忧心忡忡才算诗人的标准配置。

在生活中历练着苦、创作出美,才成就了麻园诗人歌曲里的“诗性”。

麻园诗人从常年暖场到票价翻倍的这道弧光,也已经足够诗意。

自动草稿

 

来自内蒙古的安达组合作为压轴,则是带来了本期最“另类”的舞台。

首先,整个乐队编制完全没有使用一般的摇滚三大件。

但这场《江格尔英雄赞》,结合口弦琴、呼麦等浓郁民族元素的舞台效果,直接炸翻全场。

看完觉得,安达组合无疑是本期最佳,很难不期待他们之后的表现。

自动草稿

而“乐夏系乐队”九连真人,即使从事着各种工作也从未放弃音乐的创作。

这次带来的新歌《引流》,保持了他们一如既往的犀利态度。

歌词直指网络世界的浮躁和纷扰,又反映着关关难过关关过的真实人生。

自动草稿

 

还有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咖喱3000,似乎是混搭班底。

乐队成员十分多元,除了原人体蜈蚣吉他手大王梓,还有反光镜乐队主唱李鹏、新裤子&海龟先生乐队的鼓手Hayato、贝斯手蒋玮和小提琴手小诚。

几位成员经历迥异,却依旧能结识、组团、合作。

他们一致认为,能坚持下来是因为大家齐一条心、做同一个梦,对梦想足够认真。

自动草稿

所以说理想的灼热,终究是在初秋烫到了这一批心有不甘的人,也烫到了屏幕前的我们。

起码有他们做摇滚乐,就有我们这帮人会一直听下去。

在浮躁的年代,最值得欣慰的事情,莫过于世界上还有这样坚持做自己喜欢的事的人。

在这个坚持梦想就是叛逆的语境下,感谢《乐夏3》在难耐的燥热中降下这场及时雨。

千言万语还得是大张伟那句:生命的力量,正是在于“不顺从”。

自动草稿
自动草稿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这部摇滚大神云集的狠片,怎么一来中国就扑街了....

音乐猛料

音乐猛料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74
阅读量
581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