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有话直说 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世界今天或许是他们的,但终将是我们的

近日,何赛飞在《戏聚高平·擂响中华一中国梆子大会》比赛现场怒斥相关部门不作为、为青年演员发声的事儿登上了热搜。

作为一个戏剧行业内部的比赛,本来应该是不会被拿到大众面前来讨论的。

谁都没想到当时本来只是直播里的一个片段,能发酵成现在这样,拥有这么多的讨论。

只能说何赛飞的一番话戳破了太多人想要粉饰的假象,她的话里有打动了无数年轻人的真实。

看似只是对戏剧行业现象的怒斥,也是对我们每个人正在经历的生活的解读。

那些不知道去哪了的钱、被束之高阁的新编戏,像极了年轻人被消磨掉的青春。

令何赛飞发出这番怒斥的,是比赛中出现的一位名叫张军波的晋剧演员的经历。

张军波表演了一出《清风亭·舍子》,表演非常成功,但他的经历却异常坎坷:

他原本在吕梁,被省团看中来到太原已经五年,一直都是个临时工,每月工资只有1500元。

但他是真的热爱戏剧,39度高烧打着点滴还在舞台上坚持表演。

妻子和3个孩子还留在老家,一周甚至一个月回去一次是常态,演戏之余他跑网约车、送外卖补贴家用,爱人几次半开玩笑地说要和他离婚。

主持人白燕升讲述他的状况时,一度眼含热泪,声音哽咽。

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何赛飞因此在评委席痛声怒斥,声泪俱下:

“这样的艺术家不保护,不给予基本生存,给谁?”

“戏呢?钱呢?到哪里去了?”

戏曲行业已经没落这件事不可否认,在这个没有市场就没有关注度的时代,我们也注意不到这个行业里正在发生着什么。

直到这次何赛飞这番声泪俱下的怒斥登上热搜,我们的眼光才又一次回到了这四方戏台。

按曲艺行业现在的发展势头,想自食其力根本就没什么希望,国内大部分剧团都没法儿靠演出收入过日子。

传统戏目观众爱看,可现在还能把精华唱出来、演出来的,还有几个人?

整个行业不景气,能称得上一声“角儿”的没几个,资源却被占完了大半,年轻人更是难以出头。

作为一个不那么关注戏剧行业的普通人,我们如果不去百度,还有谁会知道这个行业还有哪些人,有哪些值得传承的美好。

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没人听戏的大环境固然可悲,但是大环境之外,是更让人无奈的人为因素。

明明早就是个破落户,维系体面的大头全靠国家专项资金的扶持,但是那些积弊已久的陋习依旧难改。

在何赛飞的怒斥中,我们不难得知:有些人为了拿戏曲界梅花奖和文化部文华奖,投入巨资排新戏。

等拿到奖项之后,这些新戏就被束之高阁,花费巨大的行头、布景和道具则被锁到了仓库里,老百姓也看不到,大量的资金和资源白白被浪费。

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史依弘在一次讲座中也批评过这些问题:

不编新戏就拿不到钱,编剧就那么几位,导演就那么几位,编了很多新戏一部也没留下来,就是急功近利,就是浮躁。

戏剧界一直就存在一些“圈子文化”:
谁当编剧获奖概率大、谁当舞美最有可能获奖、谁当主演更能受评委青睐等等。

所以在排新戏的时候,编剧、导演甚至是造型设计都绕不开评委这一帮人,就算是挂名,也得给人家留一份儿。

到最后,评奖的人和获奖的人形成了自己的圈子,垄断了资源和资金,灰色的“文艺腐败”就此诞生。

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除了“圈子文化”,师承派别是一个曲艺圈子里津津乐道的话题。

说白了还是在搞拜师投名、先问出身的那一套。

胡文阁就因为以梅葆玖大师嫡传弟子、梅派男旦传人自居,但自身水平太次而饱受票友诟病。

现在提及某些演员的时候,依旧免不了要说一说他是哪门哪派,师承何处,家里有哪些长辈也是同行前辈这一类话题。

在这个行业,讲究的就是一个“师承名家”、“曲艺世家”,走哪都得先说出几个名头够响的自己人。

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一层一层的排资论辈之下,资源和资金早已经被掌握了话语权的那些人垄断。

张军波这样的年轻演员很难融进这个圈子,自然也就只能在基层挣扎。

所以,要问几百万几千万的钱哪儿去了?

有些所谓“名角儿”,一身戏服蟒袍几万几十万,一副头面几十上百万。

戏剧界不是没钱,而是钱没用到该用的地方,更落不到小演员年轻演员的的身上。

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一方面优秀文化没人支撑传承,靠老一辈不能适应市场,也没法得到大众的观注。

另一方面,优秀的青年演员怀才不遇,连最基本的公平对待都得不到。

张军波整整五年都不能转正,剧团的名额就宝贵成这样吗?

就连何赛飞本人,当年也是因为排不到戏,为了生活才去拍戏拍电视剧。

能让何赛飞眼含热泪说出:“你们把我抓了去,我也要讲”,这个行业内部本身就已经烂透了。

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继承和发扬不是靠嘴上功夫,优秀的演员连温饱问题都不能解决,连基本的生活都不能维持,让年轻演员拿什么去传承文化?

不幸的是,怀才不遇已经成为很多年轻人的现状,话语权被少数人掌握也已经成为大多数行业的通病。

这种一边喊着行业发展不行,一边对优秀人才视而不见的现象,在这个时代我们已经看到了太多。

戏曲行业至少还有白燕升、何赛飞这样的前辈愿意站出来为年轻人发声,还有《戏聚高平·擂响中华一中国梆子大会》这样可以让行业和大众看到年轻人的平台。

但是有的行业,上升通道和话语权已经被收拢得密不透风。

音乐届现在就连“青歌赛”这样为中国乐坛“选拔优秀人才”的比赛机制都已经没有了。

“青歌赛“源于1984年,可以算是中国最早的综艺节目,阎维文、谭晶、龚琳娜、姚贝娜都是从这里走出来的。

评审团里也出现过余秋雨这样的知名作家和众多行业优秀前辈,曾经的青歌赛可以说是中国乐坛的“摇篮”。

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但是由于包括港澳台在内的全国各地组团推荐人选进入决赛的比赛机制,出于各种因素的顾虑,让“青歌赛”的后期某些色彩开始加深。

12年停办一年后更改了节目形式,在13年开办了第15届。尽管当时有诸多大佬献唱,社会影响依旧平平。

加上后来各种选秀大行其道,在资本和市场压力下,“青歌赛”如今已经无限期停办,就连青歌赛工作室都取消了。

怀揣着歌手梦的年轻人,已经失去了像从前那样能展露才华的平台,或者只能去参加选秀,成为资本的工具人。

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看不见有才华的人,已经是所有行业的悲哀。

所有人都知道中国足球的未来指望不上足协那帮尸位素餐的人了,足协说要整改也不是一次两次。

曾经能称霸亚洲、进入世界八强的中国篮球,如今已经连奥运会的门都摸不着。

国家要发展科技,要研究新技术,多少研究经费砸下去我们却连个水花儿都看不到。

摆在很多年轻人面前的,只剩下妥协和走人两条路。

一边痛惜着人才流失,不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选择出国,一边对怀抱着理想和才华,想做出一些事业的年轻人视而不见,就连一个职称评比都得先论资排辈。

那些身处各个行业却不被看见的年轻人,真的是输在了年轻上吗?

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同一个行业,有人出卖良心赚得盆满钵满,有人尽心做事却吃不饱饭。

只想问一句:

凭什么?

但是问了也改变不了什么,依旧有人发着高烧上台唱戏,有人砸锅卖铁巡演,也有人吹两句牛逼就能躺着收钱。

何赛飞冲冠一怒,撕了谁的遮羞布?

为什么张颂文这样的实力派能够在今年爆火,被全民吹捧?

因为他的身上有我们每一个人的影子:

摸爬滚打,默默无闻,忍气吞声,咬碎了牙往肚子里面咽,这才撑起了自己的一片天。

这种逆天改命的人生剧本,比小鲜肉背后的资本故事动人一万倍。

再熬一熬吧。

世界今天或许是他们的,但终究有一天,会是我们的。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东鹏特饮,凭什么能成为新一代打工圣水?

有话直说

都在吹的台湾版《乐夏》,就这水平?

有话直说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83
阅读量
584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