鹦鹉史航,文化流氓

有话直说 鹦鹉史航,文化流氓

完美受害者只存在于想象里,但完美惯犯已经曝光在大众的审视下,无处遁逃。

五一长假期间,大家是否都留意到了这样一则新闻?

编剧史航(微博名@鹦鹉史航)被曝性骚扰多名女性,这则新闻在四月的最后一天登上热搜,成为从五一至今还在发酵的网络重头戏。

史航是什么人呢?此人90年代参与了《雷雨》《射雕英雄传》两部剧的编剧,大家童年记忆《铁齿铜牙纪晓岚》第一部第三部的编剧工作亦有其参与,后因犀利怼郭敬明、在综艺刷脸,算有一定知名度。

新闻一出就甚嚣尘上,迅速引起了大众的讨论,总算扒掉了史航这一身虚伪的皮。

4月28日开始,豆瓣用户“青年编辑们”匿名投稿,指控编剧史航曾对她们实施性骚扰,同日还有两位受害者发声。

4月30日,磨铁图书声明对《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一书中史航的推荐语进行删除。

大部分书迷可能也因此才发现,《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这句“走过危机四伏的成长,我们每个人都是幸存者”的推荐语竟然出自史航手笔

感叹磨铁图书动作迅速之余,心头不免添一丝晦气。

接着,史航的商务关联开始动作。5月1日,与史航关联的6家企业注销3家,同时新周刊发文解除与史航的一切合作。继磨铁图书后,新周刊、硬核读书会等多家出版机构已经陆续终止了与史航的合作。

饭碗一扫地,史航本人才“姗姗来迟”,发出一则百来字的“预告”——再浓缩一下就是:情绪理解,情况不认,事实拿不出手,女性都是相识。

到这一步,媒体开始下场。继澎湃新闻在5月2日发出五名受害者的联合声明后,史航事件发声者已达12名。

该日半夜,史航再次回应,声称当事人都与自己有不同程度的交往,并把关系“升级”到了前任级别。

保护当事人、人心易变、已存的受害者,用词十分有“技巧”。

重点是,在这次回应里,史航甩出了几张和女性的聊天记录。重中之重是,聊天记录里诸如“替我谢谢你的左耳”一类十分挑逗的语句,实在太过猥琐。

这些聊天记录曝光的回声,要么推测双方分明都在调情,要么直指史航令人不适的语气,一时间引起社会层面的巨大关注。

5月3日,一位受害者出场。史航事件当事人之一“小默”(微博@黑尾鸥1988)发布长达12页的文章陈述了自己的受害经历,也积极回应了网络上对“小作文”的声援和质疑,激起了一场更声势浩大的讨论,也引起了无数网友的共鸣。

随后,这篇长文引起了三联生活周刊、红星新闻等媒体对民法典条纹如何取证性骚扰的探讨,职场性骚扰的本质是权利不对等、黄色笑话是一种服从性测试等词条频频出现在热搜。

并不意外的是,3日这一天诗人余秀华的发声:“藏经满室,无非蜩鸠之榆,读书万卷,不过沐猴之冠”,成为近日分外沉默的文艺圈凤毛麟角的声援之一。

总结下来,史航所为令人作呕已不容置疑,史航事件的巨大影响也已经到了不容社会忽略的程度。

发酵至今,史航事件给人的观感基本上恶心和欣慰参半。

恶心不外乎于,史航本人的外貌癖好比真相更被乐道,人们更好奇12位受害者漂亮的程度,对“美女与野兽”这类秘事的热情,丝毫不亚于先前求景甜“资源”的。

欣慰不外乎于,性骚扰取证困难的现状引起了法律专业人士和官媒关注。

不过意外的是,在受害者已达12人的情况下,有网友怀着看过小默长文的好奇,去检索了史航的维基百科讯息:

2000年因被校内多人投诉性骚扰行为被中戏开除教职

此时史航29岁,在中戏执教,这么看来,竟然在本世纪初就是个前科累累的性骚扰惯犯

不过百度百科则显示,2000年史航从学校辞职,开始他的全职编剧事业。

再回到小默的长文,文中还能提炼出另一个重要信息——史航自诩“条条大路通史航”的噱头,远远大过他在《铁齿铜牙纪晓岚》里第六编剧的可怜分量。

代表作当然有,问就是《铁齿铜牙纪晓岚》。童年经典,的确是童年经典,普通人一生有一部作品吃老本,不错了。

但简而言之,史航近年来就是噱头大于实力,还喜欢造文化人人设。

究其2013年跟《小时代》的“经典之战”,史航曾用《围城》里的句子讽刺郭敬明“你不是可恶,而是没用”,讽刺电影里年轻演员“贴春联一样的演法”,讽刺网友“你只能用十个手指头数智商”,当年倒是令仇郭敬明者一快

究其在所谓文艺界的发言质量,“不用数据衡量自己读书”、“阅读就是让书去撩你、你再去撩世界”,诸如此类,基本是墙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的层次。

究其创作,网络上可以查到,史航在2009年以后连一部像样的编剧作品都没有。已经50多岁的史航,近年代表作只有在不知名的综艺里扮“名嘴”,跟不入流的“新锐导演”扯皮。

这样一个人,竟然给《房思琪的初恋乐园》一书写下了“我们每个人都是幸存者”这么道貌岸然的推荐语。

以及,如果没有商务合作的脱钩,没有舆论的炮火,“史航会不会主动站出来回应”这个问题,受害者和网友都不用考虑“会”这个选项。

到这里,史航算是退步到道貌岸然三流文化骗子的水平了。

回看史航给《房思琪》那句推荐语“走过危机四伏的成长,我们每个人都是幸存者”,很难不思考什么是所谓四伏的危机。

“为什么三番两次不反抗和价钱没谈拢的声音”、“异样的眼光”、“理想的破灭”、“身心的全方面崩溃”,就是受害者身边四伏的危机

充理中客的大众们关心“报没报警”“为什么不拒绝”,是因为根本不能感同身受。

当然要求感同身受太过分了,毕竟大部分人还在996都无法拒绝的层次

这也映射了近期《三联》采访法律专家关于性骚扰事件提出“学会身临其境”的意义。

但要令人感同身受并不容易,所以与其在沉默中死亡,不如在沉默中爆发

史航之前就有不少类似性质的事件,溅起水花后又悄然无声,她们不甘心就这样“死亡”,选择了在史航事件前后纷纷站出来。

说个日期新鲜点的,做女性主义起家的“一页folio”编辑部创始人范新性侵女下属未遂,在史航事件之前几天被曝。

说个久远一点的,网友“阿踢”5月4日发文,称自己2013年大学毕业入职先锋书店,遭资深员工性侵后被排挤、被离职,长期维权无门。

一个共同点,心怀文艺梦的姑娘,想进入外表光怪陆离的文艺圈从业,却成为一个又一个“房思琪”,尽管用“房思琪”概括她们太过残忍。

另一个共同点,她们心想既来之则安之,以为未来是理想开枝散叶,谁料不过一句“活该谁让你上赶着混圈”,然后迅速被另一批无知的年轻力量更新迭代。

该说的,不是让年少的房思琪少碰文学,让今天的姑娘别踏足文艺圈,而是睁开眼睛看看房间里有头什么样的大象

史航不是那头大象,不是起点,也不是终点。不过回到史航们本身,完美受害者只存在于想象里,但完美惯犯已经曝光在大众的审视下,无处遁逃。

最后,文学是文学,梦想是梦想;复杂的是人,烂透了的是所谓圈子。

身处任何圈子里,能相信的到头来都只有自己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这一期《乐夏》杀疯了!

有话直说

8年没出新专的梁博,偷偷憋了个大招

音乐猛料

对着摔下舞台的谢天笑喊牛逼,非蠢即坏!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2278
阅读量
554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