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有话直说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 在上海,有一处特殊的网红圣地。 那里几乎没什么年轻人,之所以“网红”,是因为疯狂的大爷大妈,是因为眼花缭乱的相亲广告、征婚广告。 这…

在上海,有一处特殊的网红圣地。

那里几乎没什么年轻人,之所以“网红”,是因为疯狂的大爷大妈,是因为眼花缭乱的相亲广告、征婚广告。

这里是上海人民广场相亲角,中国规模最大的相亲角。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图片截自@一条视频)

在B站搜索关于上海人民公园相亲角,几乎都是几十万甚至百万的播放量。

这些视频离不开两个关键词:

明码标价、勇闯相亲角

在这里,爱情是一门生意。

这里,是一场勇士之间物质与权力的角逐。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有房有车、年薪百万、沪牌轿车、310开头的身份证号……

单身男女们在相亲角是一张张被标签填满的纸。

他们被拿在手上、铺在地上甚至挂在树上,任人挑选。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图片截自@一条视频)

在上海相亲角有一个怪人,他叫曹再飞

他在不谈爱情的相亲角里朗读爱情诗。

一只白色的小板凳、一个扩音器,一本诗集,一张被铺在地上的简历。

曹再飞穿着锃亮的皮鞋像一座雕塑屹立在广场中央。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其中有人对他投以敌视、鄙夷、嘲笑的眼光,有人窃窃私语,说他是不是“脑子瓦特了”。

话里话外都透露着两个字:装逼!

甚至有市容管理的人员差点将他撵走。

网络上也有人对他的行为表示质疑。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他不呼吁什么,也不反抗什么,就静静地站在那里拿着一本诗集就投入地读起来。

从顾城、舒婷、海子到叶芝、泰戈尔、艾略特……

在相亲角他只读爱情,在物欲纵横的世界他呼吁灵魂的共振 。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滚君采访到曹再飞时,已经是晚上八点,他刚下课,在车里与我进行了电话采访。

平日里曹再飞是上海大学美术学院里的一名老师,周末、节假日时就去读诗。

谈到在相亲角读爱情诗的行为,要追溯到2019年。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那个时候,疫情还没来,相亲角门庭若市,大爷大妈们一大早就支起了相亲摊子。

第一次来到相亲角的曹再飞被震撼了。

“这简直就是在卖人啊。”他对我说。

在他的印象里,相亲,是熟人之间相互介绍异性朋友,首要标准是性格相投。

而相亲角里的相亲,首要标准是物质、权利、名誉

在这里不仅要有房有车有存款,就连身份证号、车牌号都有要求。

长得好看的姑娘被称为“卖相好”,谈到户籍在外地等同于结束聊天。

这场单身男女的“交易”仿似一场合法的人口贩卖。

曹再飞说:“爱情不该是这样。”

于是他决定做些什么。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图片截自@一条视频)

没有思考多久,曹再飞说干就干,带着他的家伙事儿,小板凳、扩音器、诗集。

为了融入相亲角,他学着大爷大妈们,把爱情诗打印出来,塑封,整整齐齐摆在地面上。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刚开始别人还好奇这个人怎么这么多相亲广告,凑近一看,原来是一首首爱情诗。

在充斥着物欲的,农贸市场般的相亲角里,怎么能出现爱情诗呢!

市容管理的过来要收走他的爱情诗。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市容管理人员正在收走爱情诗

“相亲广告可以放在地上,但爱情诗不能。”

曹再飞感慨地说。

爱情诗影响了市容,不可以放在台面上,但明码标价的相亲广告可以。性不可以放在台面上,但繁衍可以。

混沌的世界里,天真都是一种罪。

想要继续下去,必须尊重规则,后来一张张爱情诗变成了一张曹再飞的简历。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图片截自@一条视频)

在相亲角读诗,一读就是三年。

春夏秋冬,风雨无阻。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在这三年的时间里,相亲角里大爷大妈也从刚开始的不解、冷嘲热讽到理解和接纳。

“现在我们兵分两路,各干各的,井水不犯河水。”曹再飞说。

时间长了,也有些大爷大妈很受感动,加入了看诗、读诗的行列。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一对老夫妻正在认真欣赏爱情诗)

上海人民公园的相亲角也因为曹再飞的存在变得不再那么冰凉,多了一丝浪漫和温情。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今年春,上海疫情严重,每个人都被封控在家。

不能去相亲角读诗,曹再飞就在家里作画。

“今年我差不多被封了有三个月。”曹再飞跟我说。

封控在家,每天唯一大事就是吃!

于是他把画笔投向了厨房、厨具和食材。

在菜板上作画: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在菜刀上作画: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在锅铲上作画: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在锅上作画: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厨具上是油彩绘出的树木、蓝天、白云,他们生机勃勃,春意盎然。

看似画的是春天,其实画的更是曹再飞的内心世界,是所有被封在家里的上海人民的内心世界。

那是对自由的渴望,一种呼之欲出的对于生命、对自然的欲望。

除了内心的向往,还有对当下生活的焦虑、恐惧和压抑。

高价团购的各种蔬菜物资: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物资紧缺,面对发芽的土豆,纠结吃与不吃,头都想秃了: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小心翼翼地衡量、计算今天需要的物资并且盘算下一顿: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曹再飞的画里满是烟火气,满是生活,但也能感受到一种恐惧。

他说:“我的作品里其实都有种岌岌可危的感觉。”

放置在窗台边缘的摇摇欲坠的装满水的桶: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随时可能会漏电的炉子: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快要被河水淹没的喇叭: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类似的画作还有很多很多……

看似生活化的事物,在曹再飞的笔下都产生了连结,继而产生冲突。

这种冲突是环境与个体的冲突,就像如今我们也处在这样环境与个体的冲突中。

环境的未知带给我们的恐惧,使生活变得岌岌可危,每个人都小心翼翼。

担心什么时候小区封控,担心菜会不会被抢完,担心什么时候会变黄码,担心什么时候48小时的核酸过期……

疫情期间我们都被这样的恐慌、无助笼罩着,就像这颗球你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掉落然后砸中你的要害。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越对现实世界感到恐慌,对于自由、对于生的向往就愈加真切。

本可以奔走在江河湖海的我们,如今却只能囿于昼夜、厨房与爱。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小小的相亲角,不过是现代人类社会的一寸缩影。

弱肉强食、物欲纵横,钱权之争……

相亲角在做交易,不谈爱情,台面上可以摆人民币,却不能谈理想。

每个人都像曹再飞的画中人: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西装革履的文明人拿着一块生肉。

生肉是欲望,人类原始的、贪婪的、永无止尽的欲望。

面对着窗帘只留下背影,是人类脆弱的心灵,不敢直视的现实的恐惧。

曹再飞用诗歌和绘画无声对一切做着无声的反抗。

他不仅在相亲角读爱情诗,还去夜店里读,去酒吧里读,被骂装逼也得读。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不管是在什么地方读诗,他就只站在小小的一角,站在一方小板凳上。

作画时,他也只是在家里的某个角落。

他说:“其实我并不是很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

那些相亲角的大爷大妈,那些夜店酒吧的男女们,他们是否能听进去这些爱情我不知道。

但对于曹再飞来说,他只是在认真地在过自己的生活。

不随波逐流,不人云亦云。

他是这个快节奏时代的逆行者,不管你能不能听见他的诗,能不能看到他的画,他都会继续读诗,继续画画,不会停止。

如果拯救别人太难,那就先拯救自己,哪怕这动静再微弱,也要在这喧嚣的世界里发出自己的一点声音。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谁也没资格骂他装逼!

疾驰的车流中逆行读诗的曹再飞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狂飙》大结局!背后的原型比他狠多了

音乐猛料

乐坛教父都能挖来?这节目开播必爆

音乐猛料

涉嫌抄袭也能上春晚,华语乐坛的底线呢?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985
阅读量
541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