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音乐猛料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昨日如梦,似流星划过,大地沉寂,就这样吧。” 这句词在今天听来,仿佛一句预言。 悲悯、愤怒、无奈......所有的情绪被这一句话击破。 话…

“昨日如梦,似流星划过,大地沉寂,就这样吧。”

这句词在今天听来,仿佛一句预言。

悲悯、愤怒、无奈……所有的情绪被这一句话击破。

话不多说,今天滚君想给大家介绍写下这句词的乐队。

他们来自新疆,他们是舌头。

他们用最柔软的器官,发出最硬核的呐喊。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舌头乐队对于摇滚乐迷来说并不陌生,但大众并不熟悉,甚至难以理解他们的音乐。

2016年,舌头在崔健的推荐下,登上《中国之星》的舞台。

这是舌头首次上主流媒体,也是第一次在流行乐当道的环境下诉说,什么是摇滚乐。

所选的歌,就是这首《妈妈一起飞吧,妈妈一起摇滚吧》

摇滚客看现场

开头部分,几乎没有任何乐器,是吴吞一个人的独白。

整个舞台仿似变成一片不毛之地,寂静、荒凉,只有吴吞,只剩下吴吞。

随着鼓声响起,吴吞拿起扩音器,他读着:

这里是一个世界或者国家

在乡下人的视线里

那些麦子土豆还有油菜花 或许会指给你方向

你不用站得很高 就会看见这里的全貌 这里曾经充满了动荡

侵略者们带走了他们能够带走的 毁掉了他们能够毁掉的

他们看见野花开满了山坡 金色的秋天正在向一望无际的原野告别

他们看见自己正在回家的路上

他们还看见他们所有的人站在一起 还没有一片树叶年轻

不毛之地开始被歌词中所写的乡下人、麦子、土豆、油菜花、一望无际的田野所填满。

人类世界渐渐丰盈起来,这是一片希望的原野。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吴吞高喊着:

妈妈,一起飞吧,妈妈,一起摇滚吧

到后半段时,他又读着:

昨日如梦 似流星划过

大地沉寂 就这样吧

记住它 就像一个人吸到的最后一口空气

妈妈 有些东西永远也不会失去 这样说可以获得你的原谅吗

反正这里现在到处都是你的脚印

不毛之地已高楼林立 流亡之处已灯红酒绿

一个人看到的 最后一丝亮光

不毛之地虽已高楼林立、灯红酒绿,却处处是黑洞,处处是绝望,最后一丝亮光也消失不见。

这样压抑的情绪被吴吞一句一句嘶吼着:

妈妈,一起飞吧,妈妈,一起摇滚吧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这个现场看下来,我并不觉得爽,我觉得压抑得难受。

少了朱小龙凶猛的吉他,加上歌词的沉重,将要迸发而出的力量被压制在吴吞体内,尽管他怒目圆睁,他跳动着,嘶吼着,但依然感到一种无可奈何的窒息。

像被铁笼囚禁的猛兽,不停冲撞着铁网,无济于事。

听到这“诗朗诵”般的摇滚乐,听惯流行唱法的地下观众都懵了,他们只能拍手配合。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在唱这首歌前,崔健拿起酒就灌了起来。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光是对于舌头的介绍部分,老崔都讲了五分钟之久。

他把舌头比作猛兽,电视节目的意外,而对于接下来的表演,他说:

“很有可能这个节目不会播出,或者是播出一次就会被关掉。”

接着老崔又补充道,

“所以你们接下来看到的东西,可能在未来10年里都不能出现的,或者是未来的二十年里不会出现的。”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一语成谶,即使在改了五版之后的演绎还是被一剪没。

但好在有人记住了舌头,记住了这一支死磕到底,如猛兽般的新疆乐队。

用周云蓬的话来形容舌头就是:

“比硬核更硬、比金属更快、比朋克更凶猛。”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2001年在迷笛的现场,吴吞留下了一句话:

“摇滚乐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这句话征服了一代代摇滚青年,流传至今。

这也是舌头乐队曾经引领时代,成为当时年轻人精神领袖的最好证明。

28年的时间里,即使经历了乐队的停滞、成员的更迭和再次的复出,也不妨碍舌头是我心中最伟大的中国摇滚乐队。

1994年,这一支根植于新疆乌鲁木齐的乐队成立,取名舌头。

舌头里的成员分别由工人、农民、学生组成。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他们身上有新疆人的野性和血性,这样的性格也很好地塑造了他们的乐队。

在1997年他们出走北京后,经常有人说着:

“有一支新疆乐队特别狠。”

也是在那个时候舌头称为中国地下摇滚四大天王之一

千禧年之际,当朴树带着《我去2000年》直奔2000年时,舌头的第一张专辑《小鸡出壳》也横空出世。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整张专辑都充满了吊诡、阴森、恐怖的气氛。

在网易云里,整张专辑里的歌词都不能上传,舌头就这么被割了。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但歌词恰恰为舌头的音乐注浇上灵魂。

《复制者》里,在失真的吉他声中他们反复唱着:

被口号咬碎被撕碎

《贼船》里,在主唱怪诞狰狞的唱腔中,他喊着:

贼船(On Board)

舌头乐队 – 小鸡出壳 (Tongue)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传统是一条贼船 你就是被动的铁锚

平等是一条贼船 你就是沉默的旗语

正义是一条贼船 你就是下沉的浮力

自由是一条贼船 你就是拿错的鞭子

贼船贼船上去容易 贼船贼船下去太难

赶快赶快上船上船 希望你也有去无还

《小鸡出壳》里,在沉闷的鼓声中他唱着:

吃喝嫖赌抽 坑蒙拐骗偷

谁来征服这些人民内部矛盾

小鸡小鸡你出壳了

虚无感、空洞感的旋律加上他们把传统、平等、正义、自由、人民……挂在嘴边。

这条舌头疯狂舔舐着这个时代的伤疤、社会粗粝的皮肤,个体焦虑的大脑。

相当生猛,那就割以永治。

而后的故事发展我们就都知道了,流行乐席卷内地,摇滚乐被打压到地下。

不愿被商业化、不愿被资本牵着鼻子走的舌头也隐退了,这一退就十年。

直到2014年,《妈妈一起飞吧,妈妈一起摇滚吧》专辑发行。

老歌新唱,舌头以全新的面貌回归。

这也是许多新乐迷认识舌头的起点。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舌头的歌,饱含着历史感、人文感,他们用诗意的歌词诉说着身处社会浪潮中每个个体的恐惧。

2020年,舌头发行新专辑《怎么能够说我爱你》。

再听这支新疆乐队,我哭了!

这张专辑我在两个音乐平台都没有搜索到。

他们放弃了线上发行,线上只能通过公众号添加微信购买。

有乐迷这样形容这样的做法:

“为了避免阉割,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舌头乐队却选择了提前自刎。”

舌头还是一如既往地硬,专辑融入了许多现代诗与民歌。

有媒体采访吴吞,问他疫情期间发行新专辑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他说:

“对自己没有太特殊吧,因为一直经历的事都是这么多。我们从70年代出生到现在,基本上没有间断过类似这种事件,隔三差五就有件事发生。刚出生时,和苏联关系不好,闹着打仗。我们从小在新疆,天天都是备战备荒的。解放前父母那辈人经历的事更多。”

曾经经历的苦难塑造了新疆人独特的性格特征,沉着、平静、隐忍、硬派。

这样的性格也在吴吞的身上展现,在他的歌词里和歌声中显现。

今天的我们被时代浪潮狠狠地拍倒在海岸。

我们愤怒,我们不公,我们像头猛兽一般对着面前的铁笼冲撞,撞得头破血流,泪眼模糊。

耳畔仿佛又传来了那首时代的安魂曲:

“妈妈一起飞吧,妈妈一起摇滚吧”

歌词被平台阉割,现场被主流媒体阉割,就算是这样,也没办法让他们闭嘴。

就算割掉舌头,我们还是能发出倔强的声音。

就算割破天下所有公鸡的喉咙,天也还是会亮。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狂飙》大结局!背后的原型比他狠多了

音乐猛料

乐坛教父都能挖来?这节目开播必爆

音乐猛料

涉嫌抄袭也能上春晚,华语乐坛的底线呢?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985
阅读量
541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