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搞臭“二舅”?

有话直说 谁在搞臭“二舅”?

互联网上的那群人,精明得仿佛看破一切,又怎会被轻易愚弄?

从7月25日,B站up主发布视频《回村三天,二舅治好了我的精神内耗》开始,“二舅”这个名字就被反复提及。

各种官方媒体争相报道,各大博主频频分析。

他仿佛成了一个特定的“名词”,被无数人赋予各种各样的定义。

而一周不到,“二舅”从神坛跌落。

大批看客还未从被二舅治好的精神内耗中缓过神来,互联网便开始新一轮“杀神操作”。

很快,二舅短片涉及内容虚构被撤销推荐的消息传开,众人又纷纷加入了“二舅打假行动”。

最“短命”的网红,莫过于此。

可这是二舅的错吗?与他何干。

7月31日,凤凰周刊发微博,称二舅的短片中涉及很多内容虚构,已被撤销推荐。

视频内容是否有虚假我们不知道,但是我去B站看了一眼。

不仅不像热搜上所说的那样“已被撤销推荐”,反而视频播放量还在不断上涨。

这两天,网上也不断有人对二舅视频内容进行“打假”。

有说视频拍摄者并不是二舅的外甥,而是二舅外甥女婿;

有人说二舅残疾不是打针造成的,而是患有小儿麻痹症;

有人说二舅的残疾证早就办下来了,并非视频中所说那般。

后来也有媒体去采访镇上干部,表示视频有虚构的部分。

其中一个明显的是二舅的残疾证,领导告诉红星新闻的记者,二舅的残疾证1990年就拿到了。

并非视频中说到的:“怎么都办不下来”。

他们还采访了给二舅看过病的卫生院退休院长,老院子表示二舅患骨髓灰质炎,并非打针导致的残疾。

而给二舅打针的医生已经去世,现在无法求证。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

面对视频与事实有出入的问题,相关单位也积极跟二舅及其家属核实。

为了求证“二舅的人生”,不仅惊动了镇领导,还引来全网围观。

二舅知道应该会“受宠若惊”吧。

二舅视频爆火之后,有很多媒体采访了视频创作者:衣戈猜想。

在中新视频的电话采访中,作者表示二舅的经历是真实的,自己甚至还删改了一些更加传奇的东西,免得网友觉得一惊一乍的。

作者还表示:“不是文案写得好,而是二舅活得好”。

但看到这里,我不禁疑惑:究竟谁对二舅的人生这么上心,非要揪出个你对我错来?

二舅的生活是真的也好,假的也罢,对你我有什么影响呢?

我们看电影、追狗血的肥皂剧,看传奇小说,有这样锱铢必较吗?

为什么到二舅这里,就非要寻个漏洞不可?

原因在于这巨大的流量,来得实在太快了。

短短5天时间,二舅的视频在B站播放量就达到了3784多万,点赞、投币、收藏、转发亦是百万。

除了B站,全网都在做“二舅”的自来水。

这样的流量,让平平无奇的小UP主成了知名大V,让默默无闻的“二舅”成了“全民网红”。

从结果出发,于是很多人开始怀疑创作者的初衷。

有人说他心术不正,有人说他消费苦难。

可这样的爆红,谁能预测?

作者也不是什么专职博主,而是北漂的高中历史老师。

拍这个视频的初衷,只是想激励一下班里的学生。

在与新华社的对话中,作者说:

“其实大家心里面一直有一种东西没有被表达宣泄出来,我只是很侥幸做出这么一个东西”。

是的,初看二舅,确实很感动。

而感动之余,我也没有再多的看法和情感了。

电影也好,书籍也好,真实改编也好,虚构创作也好,二舅短片和很多励志作品在本质上并无不同。

而为何偏偏“二舅”能引起如此大的话题讨论。区别就在于看客本身。

为什么有人破防,有人却对此无动于衷。

为何有人看了就过,有人却非要鸡蛋里挑骨头,研究个一二出来。

就让故事停留在感动的那一刻就好了,何故要去把作者和二舅一家扒个干净。

人生本就是一场戏,只不过二舅的人生剧本相对传奇了而已。

即使事实没有作者渲染的那样神乎其神,但内核的东西都有。

二舅这碗鸡汤,能喝下就喝,喝不下婉拒就好,不至于把人家的碗给打翻吧。

从歌颂、赞美到质疑、打击,能够引发这一连串的效应的不是二舅,也不是制作视频的作者,而是互联网里,七嘴八舌的每个人。

换句话说:二舅会火,每个人都出了一份力;二舅翻车,也是众人的功劳。

这几天,互联网上一直流传着这句话:

“世界上最无耻、最阴险、最歹毒的赞美,就是用底层人的艰辛和苦难,当作励志故事去愚弄底层人!”

但我想,这世上大部分人都是聪明且有独立思考能力。

特别是互联网上的那群人,精明得仿佛看破一切,又怎会被轻易愚弄?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谁都不敢拍的农村情色,终究逃不过被禁

内地流行

磨了7年的神作,让我哭成泪人

诗与远方

这段视频,崔健杀疯了

蒋脑丝

收了心的浪子不苟言笑

文章数
278
阅读量
98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