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4年,他们才是最大赢家?

有话直说 《乐夏》4年,他们才是最大赢家?

最近重塑乐队的一段老视频,突然被挖出来。 视频中凌乱的背景直入眼帘,乍一看像是个非正式直播。 打开一看,怎么有老外的声音。 原来这段…

最近重塑乐队的一段老视频,突然被挖出来。

视频中凌乱的背景直入眼帘,乍一看像是个非正式直播。

打开一看,怎么有老外的声音。

原来这段视频源于一段国外演出。

2018年重塑雕像的权利,受海外著名独立音乐机构Jam In The Van邀请,在其标志性的嬉皮巴士上演唱《Pigs In The River》。

当年这场演出,重塑作为JITV拍摄的第一组中国乐队,意义非凡。

在窄小巴士空间内,他们以自信、严谨的现场,掀起了一群老外的荷尔蒙,甚有人称他们为“中国的LCD Soundsystem”。

LCD Soundsystem的现场非常躁,但严格来说,重塑不是一支好“蹦迪”的乐队,不刻意煽动情绪,也没有激情的口号,只是沉默而专注地摆弄着各种乐器,冷静而严谨。

他们的“躁”,是一种理性、冷酷、精密的“躁”,一股冷冷的工业味儿,越听越上头。

工业味儿,是我对重塑的第一印象。

当年乐夏首演,一首《Pigs In The River》,让很多不认识的他们的人领略到了重塑的魅力。

黑暗系的画风袭来,整齐的电子律动穿透耳膜,宛如置身在一个高大整齐的美学建筑脚下,有点德国工业摇滚的感觉。

丝毫并不拖沓的编曲,吉他、鼓、合成器各司其职,分开来听单个器乐就是一支曲子,但是合在一起又十分缜密。

宛如数学中的几何,线与线,角与角勾勒出来的现代美学。

置身于他们的现场,空气中似乎夹杂着钢筋混凝土的冰冷感。

这种冰冷的美学,令人着迷。

严谨的艺术,工业化体系的音乐美,造就了重塑的魅力。

他们身上的工业化美学,其实是有渊源的。

这恐怕要从他们的乐队名字聊起。

“重塑雕像的权利”灵感来自德国乐队“新建筑倒塌”。

80年代的德国柏林,“新建筑倒塌”的创作宛如一座不可撼动的精密建筑物。

他们的音乐从地基到主干,逻辑缜密。

当初给乐队命名时,重塑分别从“新建筑倒塌”提取出一个词,“重塑”“雕像”和“权利”。

作为乐队主唱,华东曾公开表达过对“新建筑倒塌”的喜爱。

在这支乐队的影响下,华东对待音乐现场,也愈加严谨起来。

从编曲到制作,重塑的音乐并不依赖“感觉”,而更倾向于“计算”。

他们很少即兴演出,每一次现场必须得经过严格的编排。

所以他们现场几乎找不到任何瑕疵,近乎艺术品。

作为国内最优秀的后朋克乐队之一,骨子里的后朋克的基因使得对艺术的追求,从未停止过。

后朋克脱胎于上世纪 70 年代末欧洲阴暗的工业 “废景”,以更加实验性、前卫性、艺术性的风格尝试来反抗传统摇滚乐。

后朋克艺术家们厌倦了朋克摇滚的三大件,音乐中融合了爵士、放克、电子多种艺术表达。

重塑的音乐也秉承着后朋克的艺术美学,挑战性和高精尖的音乐元素。

他们早年的专辑《CUT OFF!》就是典型。

A Death-bed Song

重塑雕像的权利 – CUT OFF!

冰冷的鼓点,强劲的节奏、严谨的编曲,造就了一种理性美。

工业音乐的逻辑缜密和严谨和理性的态度分不开。

做音乐是追求市场的功利性还是忠于自己?

重塑雕像的权利显然告诉了我们答案。

大约十年前,重塑曾接受《音乐时空》的采访。

那次采访,无论是华东还是刘敏,他们早在十年前,就已经保持着清醒的认知。

当时重塑已经走上国际,面对名利,华东曾说:

“罪魁祸首就是成名的快感,那种快感相当愚蠢,因为快感始终会消逝,而你这一辈子要做的事是做音乐,而不是享受快感。”

在娱乐性的音乐大环境中保持对音乐的理性,是他们的音乐态度。

这也是为什么当年华东能在《乐夏》的舞台上,脱口而出:

“我们是可以挑选观众的,而不是让观众挑选我们。”

他们的作品不多,不求数量,但求精致。

2017年,新作品《pigs in the river》乐迷们足足等了8年。

对此华东表示他们不愿意随随便便去做一张唱片,他希望重塑的作品可以经得起推敲,不仅是时间上,更多是审美上。

2020年重塑拿下《乐夏》冠军后,媒体问到 节目会让你对综艺有一些改观?

华东果断回答:

“不会,综艺就是综艺,给了我冠军它还是综艺。”

这句话的意思不是不认可《乐夏》,而是我们得接受综艺中无法避免的娱乐性。

综艺过度,一定会形成一种娱乐化现象。

而对于重塑而言,他们看重的是综艺中的音乐性。

就重塑来说,无论他们收获多少新歌迷,最终的愿景还是希望大家的关注点能在他们的音乐,而不是人。

重塑的音乐和整个乐队成员身上的严谨贯穿至底。

无论是华东还是刘敏、黄锦,他们大多时候面容严肃,不苟言笑,有一种浑然天成的雕塑感。

音乐上的严谨、缜密和个人冷酷、肃穆的气质融合在一起,这种距离很难逾越。

就如华东自己所言,他们是一支没有什么娱乐感的乐队,甚至是一支没有观众缘的乐队。

完全没有一首歌可以引起大合唱,也不具备任何情怀可以贩卖。

更不会在舞台上或者舞台下通过各种装疯卖傻、泼妇骂街的方式去抢镜。

因为《乐夏》,听他们音乐的人可能涨了10倍,这是就观众来说,对于重塑来说没有任何区别。

拒绝对娱乐化的妥协,是重塑的音乐态度。

2017年重塑雕像的权利在欧洲办了一场巡演,起初很多国外人得知这是一支中国乐队,并没有很期待。

甚至觉得可能会很无聊。

事实上,当天演出结束后台下的老外一直喊安可。

当时他们的美国经纪人说:

“从来没有见过一支中国乐队,在国外这种演出,真的让底下的老外嗨了。”

他们以实力,赢得了很多国际乐手的肯定。

演出后,重塑在采访中说他们要不断得出去演出,时间久了大家就能看到中国的乐队潮流。

距离久远的《乐夏》舞台两年后,再来回看重塑乐队,他们在中国音乐市场闯出了属于自己的音乐审美。

2021年5月,重塑在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体育中心举办了一场演出。

那一夜是中国摇滚乐首进「梅奔」,也是国内首场最大的摇滚专场。

全场座无虚席和激情涌动的荷尔蒙,证明了中国年轻人对这种严谨和理性工业气质的乐队的喜爱。

他们从某种程度上诠释了在快节奏的工业体系下,理性逻辑下可以创造更高级的艺术感。

甚至说这种严谨、理性的审美能够赢得年轻人的青睐。

就如同vivo X Fold ,智能手机作为现代工业中最先进的电子产品之一,它以严谨的态度,通过对每一处配置、交互、以及细节上的打磨,vivo X Fold打造了一款更成熟、更专业的折叠屏旗舰机。

既带来了全面的折叠屏体验,同时也解决了折痕以及折叠屏耐用度的问题。

重塑雕像的权利在音乐道路上,不断自我约束,追求更高的艺术价值,最终赢得国内外乐迷的肯定。

而vivo X Fold 也凭借着高端的配置,在 618 预售期间拿下天猫和京东的折叠屏销量双冠军。

重塑追求的是一种理性、缜密、极致的音乐逻辑,vivo X Fold也是如此。

追求极致,才能赢得热爱。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又一演出被恶意举报,这群人简直太坏了

音乐猛料

被群嘲7年的最丑女团,终究还是崩了

音乐猛料

新疆摇滚,没它不行!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1030
阅读量
345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