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么“缺德”的事,也就五条人干得出来

有话直说 这么“缺德”的事,也就五条人干得出来

希望那些被困住躯体的人们,都拥有自由的灵魂。

最近,莉莉安被五条人的一条视频治愈了。

5月6日,五条人在微博发了一段演唱视频,并发了这样一条微博:

“两个月前,听到我们的朋友被居家隔离、而且还有可能被裁员的消息,我们唱了一首歌给他,给他找点乐子,鼓励他继续做唱片,也做推荐唱片的视频。两个月过去了,他终于被裁员了,但他继续做唱片,继续做视频,生命在于运动,他动起来了!最近老看微博和朋友圈,特别关注上海的消息,吉林的消息,瑞丽的消息……作为音乐人能做的实在很有限,现在也将这首歌送给更多的朋友”。

说实话,此时此刻,我已经能够想象五条人到那位被隔离,又遇到裁员的朋友,是怎样的哭笑不得了。

五条人,你是怎么做到又缺德又暖心的?

特别是那句“你终于被裁员”,又惨又好笑,一下子戳中了网友的笑点。

山上的笋都被你夺完啦。

但一番调侃笑闹过后,一股感动涌上心头。

朋友失业,本来一件难过的事情。

正常人都是安慰、开导、打鸡血一条龙服务。

但像五条人这样敲锣打鼓地告诉大家“我的朋友被裁员啦”,实在不多见。

他们不陪你一起难过,不和你共情,而是想方设法逗你开心。

这才是“有效朋友”啊。

不得不说,我开始羡慕这位失业的朋友了。

一段结束,另一段开始,失去也意味着获得。

所以这么难过的事,也值得被庆祝。

五条人的安慰方式不走寻常路,选歌也是别出心裁。

我本以为他会唱《问题出现我再告诉大家》,没想到却选择了《上县城》这首歌。

欢快的旋律,愉悦的鼓点。

一切阴霾和不开心,都在仁科“嗨”了一嗓子后消失殆尽。

整个世界都通透明亮了起来。

不愧是五条人,还是这么有意思。

有些出其不意,又让人倍感温暖。

接下来,我想跟大家聊一聊《上县城》这首歌。

他们选择唱这首《上县城》,或许是在对应那句“找乐子”。

这首歌被收录于五条人2012年发行的《一些风景》专辑中。

这张专辑听过的人或许不多,但只要听了都说好。

目前豆瓣评分9.1,被称为“民谣与摇滚乱炖,民情和野史群交”的一张佳作。

《城市找猪》《踏架脚车牵条猪》《抄电表》《雨来淋秀才》都是很有意思的歌曲。

五条人的歌里,喜欢用方言。

在流传层面上来说,肯定是吃亏的;

但就特色而言,又彰显出乐队独一无二的标签,让人印象深刻。

写草根,唱草根,五条人把底层人民的气质烘托得十分到位。

就拿《上县城》这首歌来说,她在五条人众多代表作中并不算出名。

但却沿袭了五条人一贯的乐天风格和接地气的属性。

你一听,就觉得味道对了。

全程都是方言,很多人都听不懂。

不懂没关系,开心就完事了。

莉莉安也听不懂,但依然被他们快乐的音乐氛围所感染。

欢乐且治愈。

五条人的歌,有时候你会觉得他们是在唱一首故事。

从第一段歌词中,就能感受到:

我踏辆脚车啊脚车

想去县城逛荡逛荡

有个阿伯讲:

“嘿,阿弟!你要去县城,那就得悠着点,注意,小心,车多啊”

问人县城怎么走?他说那个路口转个弯差不多就到了

我速速就跨上脚车

踉踉跄跄踉踉跄跄

这段歌词有很多信息点。

有动作,我踩着脚踏车上县城;

有对话,路上被阿伯关心,让我注意县城车多。

我特别喜欢中间那段动次打次。

这段仅仅是简单的拟声词,但充满了遐想的空间。

它很像是去县城的年轻人,踩着脚踏车的欢快节奏;

又很像沉浸在音乐中的每个人,随着歌曲欢腾的血液。

生命在于运动,有了音乐更是活力十足,动次打次动次打次……

最后歌曲结尾处理,有种欧亨利式结局的感觉。

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

县城是一个欢脱在规矩之外的地方。

在这里,青年横冲直撞后,遇到交警。

吞吞吐吐说:“我是从农村来的”。

霸道狡黠中,又透着几分纯朴老实。

县城独有的嘈杂和热烈,踩着脚踏车风风火火的农村阿弟,都在这一刻显得格外接地气。

五条人把县城的乡土趣味发挥得淋漓尽致。

听不懂的时候,只觉得这是一首节奏轻快,旋律上头的歌。

一旦听懂了之后,才发现原来里面藏满了生活气息。

五条人早期的这类方言歌曲,没有审度时势,没有隐喻揣度。

唱的都是实实在在的生活乐趣,有种自嘲自嗨的欢乐感。

有趣的灵魂在唱歌,听歌的人也能雀跃无比。

这种单纯的快乐,真好!

当然,这首歌放在现在的环境下来听,又别有一番滋味。

有些人也从这首歌中,听到了自由的味道。

人们在动次打次间手舞足蹈,心也随着音符飞向了县城。

因为疫情,很多年轻的灵魂,被困在了一些地方。

原本灯红酒绿的繁华街道,变得了无生趣;

那些人流攒动的热闹场所,瞬间荒无人烟。

一群人的孤独,一个人的狂欢,都在这个时代背景下相互交融。

疫情时代下的群像,单调而具体。

疫情时代下的情绪,敏感而脆弱。

我们每一根的神经都是那么地活跃,轻易地被音符和鼓点挑动着,随着音乐飘向远方。

大城市容不下身体,小县城放不下灵魂。

突然想到华北浪革也有一首《县城》。

我也想杀死伤痛

让那恩怨有始有终

抬头望着故乡的天空

飞来成群野外孤鸿

敲碎我沉浸其中的

一场场不愿醒来的梦

不堪回首月明中

与五条人的欢脱不同,华北浪革这首《县城》显得有些致郁了。

前者是农村青年去县城赶集时的激情,是年少轻狂的横冲直撞;

后者是都市青年回县城找回忆的冷静,是对过去时光的回味绵长。

曾经我们悲伤行囊,远走他乡,去寻找梦想的模样,还经常浮现于脑海。

那些自以为艳羡的都市,真正走一遭后才发现也不过如此;

那些始终瞧不上的县城,依然会是很多青年奋斗的战场。

都市纵然繁华,县城也不尽是颓废和不堪。

那自由的味道,那亲切的乡音,那触手可及的未来,才是无数县城青年们的慰藉和珍宝。

评论里不少人整经历着隔离,或被困在异乡。

一个个无处安放的灵魂,在这首《上县城》里得到了安慰。

五条人这首歌,不仅仅是送给他们那个隔离又被裁员的倒霉朋友。

实际上,也是送给处于困难境地不开心的每一个人。

那种笑对人生的洒脱感,藏在仁科和阿茂的声音里,也藏在五条人的作品里。

轻快的手风琴,听不懂的海丰话,不着调的行事风格。

这样的五条人,才是高级的生活家。

生活不易,但还是要继续啊。

希望那些被困住躯体的人们,都拥有自由的灵魂。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老牌乐队演出被恶意举报,这群垃圾真坏透了!

音乐猛料

“零花钱几个亿”的他,在富士康工人面前彻底翻车

音乐猛料

《浪姐》快请梁龙!

莉莉安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657
阅读量
58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