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音乐猛料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大家好,我是马拉松。

今天刷到一个视频:

西安城墙永宁门的东门洞内,一支草根乐队正在演出beyond的《海阔天空》。

人群中,衣着显眼的一位外卖小哥一句不落地跟唱着。

大家起哄,把他推向麦克风,他却弯下腰来,不停向后躲。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但当拿起话筒的那一刻,他从开始的腼腆,转为愤怒,再转为呐喊:

“原谅我这一生不羁放纵爱自由

也会怕有一天会跌倒

背弃了理想 谁人都可以

哪会怕有一天只你共我。”

生活像一把无情割刀,他依旧坚持歌唱。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视频拍摄于西安封城之前

回看当下西安的魔幻场面,很难相信这是2022年发生的新闻。

“西安小伙出门买馒头被防疫人员殴打”、“孕妇因核酸问题无法入院就医,8个月婴儿流产”……

这一条条新闻背后,都是我们难以想象的苦难。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我能做的,也只有写下这一篇文章。

来跟大家讲一讲,我眼中的西安。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2020年4月,在疫情的阴影之下,我从成都前往西安。

长途列车上,临座的男人花30块钱跟火车售货员买下一斤二锅头,饮完半斤后呼呼大睡。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火车进站前,他被乘务员拍醒,用粗粝的手掌抹了一把脸之后,对着窗外说:

“回家咧!把人挤成肉夹馍咧!碎戏碎戏!”

下车时,他单肩扛着的蛇皮袋比上半身还要大。

在这个顶天立地的关中汉子脸上,我看不到对生活的半丝犹疑。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白天,西安这座城市与其他大城市别无二致,该堵车堵车,没什么特别。

但到了晚上时空开始错乱,走在街头,仿佛这座城池改换成了原本的名字——长安,时间也来到大唐。

琉璃的灯光围绕钟鼓楼,绕着它画圈的车辆正经历时光之门。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通往曲江不夜城的路上张灯结彩,街上随处可见漫步着的汉服唐装。

丝毫感受不到违和,因为这是属于他们的主场。

如果说横店是一个小型梦工厂,那么西安就是一个巨型梦工厂。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火爆全网的不倒翁表演被观众围了里三层、外三层,琵琶声响,鼓声阵阵。

大唐的自信和荣光闪耀在每个人的眼中,我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08年奥运之后,第一次感受到这种归属于集体的安全与坦然,是属于秦人共同振奋的时光。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前往兵马俑的大巴上,范姓导游将贾平凹、春秋战国的故事信手拈来。

她说自己喜欢干导游这份工作,西安的历史故事多到数不过来,客人就像她的学生,而她就像一位历史老师。

疫情之下,生意难做。

可全程她未推销任何产品,还嘱咐我们,著名的蓝田玉不曾在外省销售,如有购买需要,谨慎比价。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兵马俑博物馆门前,她朗诵着《秦风·无衣》,几欲落下泪来: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

她说,战争的铁蹄之下,即使是威风凛凛的大丈夫们,也只能躲在寒冷的战壕互相依偎。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兵马俑回程,跟着朋友去找食吃,食谱已经定下,就按照黑撒歌里《陕西美食》来。

洒金桥的羊肉泡馍与灌汤包子觊觎已久。

朋友安排,先去回民街,我说那里又宰客又不正宗。他反问:

“在这条街住了三十年,谁人宰我?”

说罢把我拉到刘家干棒烤肉。

还未登上《人生一串》之前,刘家的烤肉生意就已经红火几十年。

未到饭点,仅有的支在门外的三张桌子早已坐满食客,一张张大嘴嗷嗷待哺,连手机都舍不得玩。

就连“点给不喝酒姑娘的冰峰”,她也舍不得喝,生怕涨了肚子。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西安的烧烤,并不按单上串,买卖全凭实诚。

师傅烤好一大把,店小二接过手,路过桌子便问一句:

“几串?”

于是你说几串就给几串,但不可要的过多,满堂食客,不论早晚,雨露均沾。

发完之后便又掉头回到厨师身边,等待下一波盛宴的来临。

吃完结账,老板抽出一张纸条,说多少便是多少,无须过问。

酒足饭饱之后,朋友神秘兮兮地告诉我:

“其实刘家徒有虚名,马乐烤肉才见经传。”

于是又转身奔向马乐。

吃完之后两人打着饱嗝,他迈过离店的门槛,引用着《桃花源记》:

“不足为外人道也。”

过于火爆意味着对他生活的打扰,游客蜂拥而至之后,他再想吃上一口,也就难了。

如今我打破关于马乐烤肉的秘密,想必他不会责怪。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西安的古城墙全程14公里,“流川枫”前面蹬着,“苍井空”后面玩着。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暮色低沉之后,我站在城墙上,听着墙根下火车声隆隆。

车站的旅人脚步匆匆,对繁忙的小店老板七嘴八舌地喊着:

“伙计!来碗臊子干拌,多放辣子多放醋,克里马擦!”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此刻终于明白歌声中唱的那句:

“西安人的城墙下是西安人的火车,

西安人不管到哪都不能不吃泡馍。

西安大厦高楼是连地一座一座,

在西安人的心中这是西安人的歌。”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告别西安是在夜晚十点半,我在朋友圈单方面宣布,陕西美食天下第一。

直到现在走过全国20个省份,还依旧这样认为,即使我是个江南人。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西安,当然不仅仅是美食。

千百年前,这里孕育出秦腔、华阴老腔,抚育着中原无数魂灵。

20年前,这里走出过郑钧、许巍、张楚,从根上影响、塑造了中国摇滚乐。

一首《故乡》响起,是多少秦人魂牵梦绕的关中平原。

现在,黑撒、岛屿心情、法兹、马飞早已成为中坚力量,带给无数次力量与慰藉。

更让人感动的,是西安城墙根下野蛮生长一个个草根乐手。

在永宁门和文昌门经常有各类乐队举办露天演出,一个个城墙洞已然成为西安人下班后的小型剧场。

人们白天在这里穿行是因为工作,晚上在这里驻足是因为生活。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文章开头的视频《海阔天空》,在歌曲结尾的时候,回到人群之中的外卖小哥低头看了一眼手机。

我猜,他在看有没有新的外卖订单。

西安城墙下,外卖小哥高唱《海阔天空》

今天是封城的第14天。

现在视频中的这位小哥,外卖是铁定送不了了,不知道他还能靠什么为生。

解封之后,希望他还能在永宁门,与城墙下的西安人一起,高唱《海阔天空》。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这首土掉渣的爆款神曲,谁听谁上头

音乐猛料

英国版“二舅”最终难逃一死

音乐猛料

除了春晚没谁敢跟它叫板!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946
阅读量
52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