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声音》夺冠后被骂了3年,这次她终于翻身了

音乐猛料 《好声音》夺冠后被骂了3年,这次她终于翻身了

今年是音综爆发年。 一档结束,另一档袭来。 谁再说“综艺荒”,我上来一个白眼。 除了《时光音乐会》,最近也在追《中国潮音》。 风格迥…

今年是音综爆发年。

一档结束,另一档袭来。

谁再说“综艺荒”,我上来一个白眼。

除了《时光音乐会》,最近也在追《中国潮音》。

风格迥异的音乐混搭,看得很爽。

不过在音乐实验之外,我对节目中几位《好声音》选手也很期待。

唐伯虎、潘虹、宋宇宁和邢晗铭。

提起这些姓名,不知道你是否还记得。

比赛结束后,他们没了音讯。

作为《好声音》老粉,对这些人的成长自然好奇。

追完三期,他们成功刷新我的认知。

之前推荐过唐伯虎的《新梅花三弄》,本文不再赘述。

今天想和大家聊聊其余三位。

首先是邢晗铭。

没错,她是2019年《好声音》的冠军。

她与旦增尼玛、扎西平措等历届冠军在热度上基本持平。

出道即凉凉。

但是,如果从观众好感度看,邢晗铭算是争议最大的冠军。

夸张的演唱和独特的音乐处理,遭受不少听众抨击。

总决赛那天,网友更是直接把她骂上热搜。

说句实话,她对音乐作品的特殊处理也让我无法靠近。

这次看完她在《中国潮音》的表现,对她有了全新的解读。

起初与SING合作《中国功夫》并不好,整体舞台杂乱无章,而且娱乐性较大,毫无惊喜而言。

直到《漫步人生路》的出现,我才决定动笔。

 

 

这次她合作的对象是裁缝铺。

说到裁缝铺,我必须多说两句。

他们是我在这个节目挖掘的两位宝藏之一,另一位是阿弗娄。

首期《新梅花三弄》正是出自裁缝铺之手。

他们擅长中西音乐融合,赋予民乐更大的艺术魅力。

这次与邢晗铭表演的《漫步人生路》很难不爱。

原曲是中岛美雪创作并演唱的《ひとり上手》,后来郑国江填了粤语词,发行在1983年邓丽君香港宝丽金同名二专《漫步人生路》中。

这一版在保留原曲韵味基础上,做了不少巧妙设计,让曾经作品中的隐形哲学命题得以展现。

说到人生的路,我们首先会向前看。

这一组想法恰恰相反,他们做了减法。

前奏设计很有新意。

吉他手用拨片划动装置台的四个机器玩偶。

玩偶其实就象征着台上四位表演者,随着玩偶的晃动,也暗示着他们的人生道路开始了。

合成器演奏主音铺底,然后用电音来包装倒放的人声旋律。

这种倒放设计,正是他们回看人生的隐喻。

更绝的是,吉他手用搓纸团的声音来模仿走在雪地中的脚步声。

以上这些编排都是原曲未曾出现的,作为舞台表演的引入非常加分。

等到主导动机的旋律响起,我瞬间麻了。

旋律太过经典,以至于每次都让人心动。

不过主奏乐器不再是电吉他,而是电古琴。

古琴作为中国古代“四大修养”之首,它拥有独特的古典韵味,特别是滑音和勾音营造出的淡淡忧愁,直接勾住听众灵魂。

电古琴的演奏,多了一份复古的美感,正好与回看人生路的主题相呼应。

邢晗铭的声音一出来,全场尖叫起来。

《好声音》夺冠后被骂了3年,这次她终于翻身了 

台下评委及歌手更是把“惊喜”二字写在脸上。

她的声音就像雨后春笋,脆弱易碎且充满灵性。

音色细润,对粤语的语感把握也很到位。

毛不易对她极其称赞:

“尤其是邢晗铭刚开始一张嘴的时候,把我们全都吸引到这首歌当中,你唱得特别特别好。”

张靓颖更是形容她的声音像是灰色天空的一缕阳光。

我只能说,她这次选对作品了。

不管是歌曲风格还是重制的编曲,都与她的声音都达到极高的契合度。

她的演唱整体其实很平静,并没有进行层次化处理。

对她而言,这首乐曲在安全范围内,可随意掌控。

极致的编曲和团队配合,最大限度彰显了她的声音魅力。

这一点正好看出,选曲对歌手声音形象的重要性。

它可以毁掉一位歌手,也可以成就一位歌手。

这次邢晗铭,正是优质作品的受益者。

从弹幕和网络风评来看,这次她让大众刮目相看。

这一期除了《漫步人生路》,《九儿+桥》也是一大看点。

由宋宇宁、潘虹和薛天龙共同完成。

《好声音》夺冠后被骂了3年,这次她终于翻身了 

《九儿》已被众多歌手翻唱,如按原曲结构改编很难再有发挥空间。

这次改编确实让人意想不到。

宋宇宁把作品本身自带的民族风发挥到另一个高度。

他把主旋律放在收尾,中间加入新词和呐喊声,再配合薛天龙使用的唢呐、闽南串铃、中国大鼓等民族乐器,给作品赋予了浓烈的中国民风。

开头木鱼和闽南串铃的配合,就营造出一种婚嫁的仪式感。

潘虹在这首作品中共情能力很强,她开口瞬间就有一种悲剧色彩,一个被迫出嫁新娘的哀怨。

副歌部分的爆发段,唢呐、三字短句和呐喊相互融合,表现封建社会女性被迫出嫁的内心挣扎。

可到了尾声部分,主歌旋律再次响起,这一刻一切都归于平静。

这种情绪和听感的起伏,给人一种挣脱无果的悲壮感。

作品的制作思路非常完整,如果演唱方面再深刻一些,这部作品就比较完美。

这几位《好声音》选手可以说是节目Vocal担当。

演唱技术无须多言,但声音色彩还需加强。

作为比赛型选手,有时演唱会比较固化,特别是合作舞台,如何控制声音去融合其他Vocal和乐器演奏者,这一点非常重要。

《中国潮音》作为中西音乐实验类节目,倒是可以帮助他们对声音有更多理解。

在这里相比演唱技术,更重要的其实是舞台整体。

制作人要从整体去看待作品,让台上的表演者相互成就。

不管是作品结构安排、乐器音色还是人声都要极致配合,也只有这样才能做出像《新梅花三弄》、《漫步人生路》这样的作品。

它们放到任何舞台都是出彩的,而唐伯虎和邢晗铭的声音魅力也因此得到最大化彰显。

对歌手而言,找到适合自己的舞台很重要。

即便声音再有魅力,可一旦遇到不匹配的制作和编曲就会让听众失望,从而失去口碑。

反之就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邢晗铭就是典型。

大家正在看

内地流行

今年第一炸舞台,非他们莫属!

音乐猛料

世界上最快乐的事,莫过于为了梦想而奋斗

音乐猛料

遭全网下架的21首经典,终于回来了

滚君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696
阅读量
501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