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音乐猛料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苏阳 犹记得一年多前,野孩子在《乐夏》中因为不妥协与节目组的改编曲目,执意退赛,因为遭到很多人质疑。 前不久,苏阳也在节目中遭到了满…
》,苏阳

犹记得一年多前,野孩子在《乐夏》中因为不妥协与节目组的改编曲目,执意退赛,因为遭到很多人质疑。

前不久,苏阳也在节目中遭到了满屏的恶意。

新综艺《中国潮音》,节目中能够看到隐匿许久的苏阳老师,我兴奋至极,期待着他的舞台。

上周播出的第一期节目中,苏阳老师和一位年轻乐手合作完成了首次演唱,一首《胸膛》成功俘获了在座的评委嘉宾。

可是弹幕上却充满了恶意。

“欣赏不来”

“倚老卖老”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其实这番场景,多少有些似曾相识。

一群自认为懂音乐的人,一群听着神曲长大的人,张口闭口就是欣赏不来。

一句欣赏不来,否定了所有。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胸膛》这首歌脱胎于西北民歌小调。

是西北花儿令的其中之一,叫”金晶花儿令”,是在西北流传比较久的花儿令。

选择这一首歌,也是正是体现“国潮”的意义。

若不是让更多人听到西北的音乐,我想苏阳不会选择来露面。

第一期节目,需要两个音乐人共同合作完成这场表演。

苏阳的搭档是一位非常出色的乐手薛天龙。

薛天龙是一个精通各种传统乐器的乐手,“笛管唢呐笙萧埙,琵琶古筝二胡阮”,都不在话下。

初露潮音舞台, 天龙原本期待能够大显身手。

可是没想到苏阳却表示,这首歌不需要再加其他乐器了。

这首歌形式很简单,细节也已经过磨砺。

所以为了保留原曲的精髓,苏阳老师表示不需要添加其他乐器进去,反倒如果能够加进和声,这首歌将会非常完美。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这让原本满怀期待的天空一下子理想破灭。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如果可以选择,薛天龙肯定希望能够在这个舞台上展现他的十八般武艺,毕竟这是个竞演舞台。

但是如果在这首歌中加入其它乐器,则违背了苏阳的创作初衷。

最后为了更好地诠释《胸膛》这首曲子,天龙甘愿当下乐器,为苏阳老师和音。

苏阳的这首《胸膛》,是一首简单极致的歌。

一把箱琴,几句吟唱。

“一对对山鹰打了一仗,翅膀就折了
不知道跌落的那一个,疼的是翅膀吗胸膛
一对对羊羔回到了圈,妈妈只舔一个
不知道剩下的那一个,冷的是身上吗胸膛。”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为了歌曲表达,天龙放下唢呐,甘居次位。

在原曲的吟唱上加入和声,乐器仅保留吉他。

这场表演,虽然天龙没有演绎任何乐器,却赢得了所有人的肯定。

苏阳的吟唱简单、质朴,天龙的和声稳重、有力。

他们两人诠释的《胸膛》,是最纯粹的西北风情。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就像毛不易所言:

“它就像有诗一样的语言,但是又像一个寓言故事,能够让人产生很多思考和情绪。”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我想这就是苏阳的魅力,来自土地的声音,简单而有穿透力。

但是观众却不太理解,一方面是欣赏不来苏阳的西北音乐,一方面是为薛天龙打抱不平。

首先,至于不加其他乐器,这是出自于两个音乐人对音乐作品的尊重。

天龙本人也表示:“一切要以作品至上。”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其次那些在弹幕上发出质疑的人,他们或许未曾懂得那片来自黄土地的赤诚之心。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一直以来,我对西北有着很深的情怀。

黄土戈壁、风土人情,再加上一首西北歌谣,仿佛就是理想中的乌托邦。

可是现实呢?

人们会选择去西北寻找一份短暂的旅行,却很少有人选择在那儿生活。

于是有越来越多人开始逃离这片土地,手中扬起的黄沙越飘越远,看不见家的尽头。

所有的思念,最后都只好藏进歌曲里。

一曲野孩子《黄河谣》,一首低苦艾的《兰州兰州》,又或是苏阳的《长在银川》。

野孩子和低苦艾我们偶尔还能在音乐节偶遇,唯有苏阳,许久不见身影。

犹记得一年前,苏阳和老狼搞了一张“黄河之歌”的专辑,邀请了其他来自黄河流域的8位音乐人,一起创作了9首“黄河之歌”的合辑——《九曲》。

这张专辑,苏阳短暂露面后,又是长久的隐匿。

直到这首《胸膛》,我再次沦陷在西北情结中。

很多时候我分不清我究竟是向往西北这片土地,还是沉迷于西北音乐。

而苏阳是西北音乐的传承者。

作为“西北摇滚歌王”,苏阳他不止唱摇滚,也唱民谣。

他的音乐植根黄河流域的文化土壤,他将“花儿”“秦腔”等西北民间曲艺,与流行音乐进行嫁接、改良,创造出一种全新的音乐语言。

黄河是他的创作灵感。

早在2016年,苏阳就提出跨界艺术创作计划“黄河今流”,通过演唱会、展览、分享会的形式,苏阳把“黄河今流”带到了美国、巴西和哥伦比亚。

去年推出的《九曲》正是以黄河为主题。

《九曲》对应的黄河经过的9个省份,而制作这张专辑,源于苏阳对于音乐地域差异的思考。

住在黄河流域人们的状态、思想、生活以及其他人文的东西,是否可以通过音乐的方式传递出去?

于是催生出了做这张《九曲》的念头。

将黄河流域的音乐传承下去,这份执念跟随了他很多年。

最早的一张专辑《贤良》,秉承的是西北千年民歌的精髓,唱出了远离家乡的赤子们对黄土地的赤诚之爱。

《长在银川》这首歌写的是苏阳自己。

我的家住在同心路边上

那里有我的爹和娘

黄河的水呀

在远方流淌

风沙伴我在成长

长在银川

苏阳 – 贤良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苏阳出生在浙江,7岁时跟随父母来到宁夏,随后一直生活在西北,直到长大成人。

后来他写歌,从北京兜兜转转又回到西北。

黄河的水,黄土地的风沙,早就印在骨子里。

《宁夏川》,整首歌只有一句方言歌词。

没有阳春白雪的曲,只有不断重复的小调,包裹着淳朴的西北风情。

后来的专辑《像草一样》也是如此。

牛拉车车

苏阳 – 像草一样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乐器,编曲,歌词皆给人一种“大道至简”的感觉。

它是属于黄土的,属于农民的,又是属于民族的,属于世界的。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聊完苏阳的音乐,再回到《中国潮音》的舞台。

我想你一定会明白苏阳的初衷。

一个在音乐圈摸爬滚打多年的老音乐人,他们更注重的是音乐本身。

而深入传统文化与土地血脉是他最音乐的目的。

如果这位摇滚老炮上《乐夏》,估计也会被骂

我不知道你们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心情聆听苏阳的歌曲,但我每每听到,总是感觉很安心。

是一种扎根在生活里的踏实感,没有那些浮躁的幻想,只有质朴的“生”与“活”。

我们常常说去了解一个地方,就去看看那儿的人们如何生活。

但我觉得,如果想了解一个地方,不如去听听那儿的人们如何歌唱。

这就是苏阳现在所做的事情:

“我生活的地方就那么大。它是土地的一小部分,都没有跑出一个银川。我们说好了这小部分的事,可以让全世界去听这样的歌曲。我想做这样的工作。”

大家正在看

诗与远方

一次次出卖肉体后,她决定去死

有话直说

这档节目被骂成垃圾,真的至于吗?

音乐猛料

易烊千玺新歌被喷成了筛子...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1348
阅读量
314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