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音乐猛料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他是音乐小说家柳爽。

独立音乐人柳爽发布于一年半之前的歌曲《漠河舞厅》突然爆火。

“晚星就像你的眼睛杀人又放火,

你什么都不必说,野风惊扰我……”

这一切唤醒了我生命中埋藏的某些孤独时刻。

于是去搜了这首歌。

随着歌声响起,我的身体不由自主地摆动起来,闭上眼睛,我感到既寂寞,又自由。

像一只掉了队的大雁,足足有五分钟可以供我快活。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顺藤摸瓜,听了一圈柳爽的歌,忍不住感叹,宝藏音乐人,相见恨晚。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难能可贵的是,一夜爆红并没有打乱柳爽做音乐的阵脚。

前两天,柳爽发表了新歌《玫瑰窃贼》。

两个字,好听。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我觉得最动人的是这两句歌词:

“要么你来拥抱我

要么开枪处决我

爱或死亡会令我变成花朵”

在奔流而下的歌声中,我看见,只有自己一个人的篝火晚会;我看见,跳跃的暖焰诱使我飞蛾扑火。

我看见浪漫即生活本身。

浪漫的生活就是环卫工人手中捏着的鲜花。

是傍晚放学后乖乖坐在外卖车后座的小书包。

是住在桥洞下,将馒头掰给土狗的流浪汉。

是绿皮火车载着数不清的千辛万苦,载着父亲佝偻的背,背上背的是送给女儿的毛绒玩具。

是下雨天的胡同里挤在一把小伞下毫无怨言的美丽姑娘。

是工作在钢筋水泥里,内心却熠熠生辉的年轻小伙。

是打扫屋子,铺平被子的周末。

是被生活碾碎了,却从中开出花来。

柳爽在QQ音乐评论区说道: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时刻怀抱热望,时刻因生活而遭殃,时刻为浪漫赴死,时刻将玫瑰抛向天上。”

评论区里热爱生活的人们,纵使要忍耐生活的平凡,但依旧迸发着属于自己的自由和浪漫: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这首《玫瑰窃贼》,是TME旗下腾讯音乐人助力柳爽推出的最新歌曲。

从几年前新歌上线很久评论才寥寥无几,到现在刚上线几分钟就过千。

我想,用心栽培的玫瑰终究会盛开。

而对于走红,柳爽有自己的态度。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在自己公众号《通缉在逃“晚星”》一文中,柳爽明确表达了对网红歌手身份的拒绝,他写道:

“不想做也不是网红歌手,私心也不希望这样性质的歌曲再被恶搞传播,可以了,停一停,这阵风可以过去了。经过一系列的思想转变之后,我们一致觉得,踏实做好新专辑和接下来的演出更实际。”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面对《漠河舞厅》的爆火,他也写下了自己的心路历程:

“一介俗人也实在缺乏‘目空一切’的狂妄和阅历,心态逐渐从歌曲被发现传播的兴奋,愉悦,转变为疑惑,再到不适”。

难得,是真的难得。

在这个万事追求流量的时代,他主动抛弃了已经变味的流量。

他清楚地知道,流量是可以在短期内变现,但要留住听众,还是需要坚持自我,持续地创作和表达。

面对突如其来出圈走红,面对摆在面前的诸多诱惑,他保持着清醒和警惕。

扪心自问,这本不容易。

同时柳爽还是细腻的。

即使出生在部队,生长在部队,他依旧拥有着一颗敏感的心。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在最初走上音乐的道路上,他写下了《姥爷》、《发小》、《高米店南》。

《姥爷》是写给垂垂老矣的姥爷。

歌曲的最后他呢喃着唤了一声“姥爷”,听得我鼻酸。

是对姥爷清醒样子的怀念,是陪伴不够的愧疚,是无法弥补的遗憾,是生老病死的无奈。

当生命逐渐凋零的时候,我们能做的,也许就只剩下为他唱一首歌。

《发小》是写给脸庞青涩时便结成死党的友谊。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他记得发小还欠他八百块钱,记得他俩喜欢过同一个姑娘,记得他最爱的歌手是曾轶可。

《高米店南》是写给自己的母校——北京地铁4号线,高米店南站,中国人民公安大学。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写给学长学姐,写给学弟学妹,也写给自己匆匆流逝的青春。

三首歌,几乎是每个人都会有的情愫,他把这些细腻的情感记录了下来,写成了歌,把时光刻成了CD,送给我们每一个人。

柳爽,心有猛虎,细嗅蔷薇。

他的所有作品,除了《漠河舞厅》,最打动我的是《大器晚成》。

在柳爽过去的身份中,还有一个醒目的标签——人民警察。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曾经,他在自己的工作之余参加演出。

单位领导知道后,说玩音乐没有前途。

当了一辈子军人的父亲知道后,从新疆赶到上海,说台上唱歌的就是戏子,戏子在古时候算什么?三教九流里最低贱的那一档。

作为人民教师的母亲知道后,去看了他的演出,仍旧担心不已,因为这行成功的实在太少。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而他,厌倦了被安排。

拿起刀枪,保家卫国的是好男儿;用音乐传递力量,让人们鼓起生活勇气的,也是好男儿。

从小在军营长大的他辞职了,脱下制服,写下了《大器晚成》,虽千万人吾往矣。

他邀请父亲参加家乡Livehouse里举办的个人专场演出。

当唱完最后一句:

“他们说,我不行

我是晚成的大器”

他在台上不能自已,迸发出巨大的能量来。

在这首歌里,我听见了他骨头摩擦时传来的声音。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他的嘶吼,他的勇敢,让我相信,不是天才,普普通通的我,也能是晚成的大器。

我听闻,这个世界上只存在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在得知生活的真相之后,依旧热爱生活。

大器晚成,是对命运的绝地反击。

他在做自己的英雄,他的作品也支撑了很多人。

他是“音乐小说家”,柳爽。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在如今这个充斥信息烟尘的时代,音乐口味逐渐碎片化、圈层化,这无疑冲击着人们的听歌习惯,也让一夜爆红的“视频神曲”层出不穷。

即便如此,依然有无数音乐人坚持在嘈杂的声音中找寻自己的“调”,用自己的才华和独特方式,与世界对话,探寻人海中的“知音”。

他们需要被听到,更需要被听懂。

而为了能够更好地“听懂”每一位音乐人的作品和表达,切实地支持他们实现职业规划与梦想,被更多“知音”发现和聆听,腾讯音乐人从成立之初,就不断完善服务体系、丰富音乐人支持和激励模式,从企划、发行到全维度宣发、演出,始终陪伴音乐人不断成长和登上更大舞台。

这一点与柳爽,甚至与更多音乐创作者一拍即合。

比如音乐诗人,与窦唯,何勇统称魔岩三杰的张楚。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三杰中的另外两位几近神隐,只有张楚还在俗世遨游,那么他的内心到底又在想什么呢?

在魔岩三杰引领的时代,年轻人将个性、反叛、自由视为崇高的目标。

直到进入2000年,一个中国摇滚集体迷失的年份。

那个时候港台文化、日韩文化席卷大陆,大家好像越来越不需要摇滚乐。

人们想要的是轻松。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2001年,张楚离开北京,回了西安,就为了想明白一个问题:

“一方面,明明有真理,为什么世人不去遵守它?另一方面,为什么别人都在那样生活,我为什么却这样?”

那几年,他患上抑郁症,不创作,也不表达,背着把吉他穿行在西安各家Livehouse之间。

多年之后,张楚才真正想通:

“人们用摇滚乐提出问题,认为它能够解决人类生活所有的问题,可其实没有任何一种文化能解决人类的所有问题。”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他要撕下这个理想化的英雄外壳,他被绑架了二十年,已经够了。

他终于想明白,孤独的人,其实并不可耻。

他褪下了自己一层又一层的伤疤,成为了一个简单的人——简简单单的,做音乐的人。

去年,他刚做完一张偏电子和古典混合的纯音乐唱片的混音,这张唱片在TME旗下平台上线发布。

当他再一次被问到,最恐惧的是什么的时候,他的回答是:

一成不变的生活。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与腾讯音乐人合作的几年里,张楚连发两张专辑,还在2020年为腾讯音乐人三周年写下推广曲《自信心》,在影视、舞台剧、非遗歌曲创作和演出上均有涉猎。

张楚与腾讯音乐人的合作,让他再次迎来了音乐创作上的爆发期。

那位写下《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姐姐》、《蚂蚁蚂蚁》的音乐诗人,不会被埋没,更不会被忘记。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在互联网的浪潮中,莫西子诗也开始寻找自己的方舟。

在腾讯音乐人2020年的纪录片《自乐·不凡》的镜头下,莫西子诗出神地弹着吉他。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他的名字是音译的,莫西是姓,子诗是名字,子是太阳的意思,诗是光的意思。

莫西子诗走出了大山,却放不下还留在大山里的孩子们。

就像他的名字,自己跋山涉水走了出来,取得了新世界的火种,要回去,把光明带回去。

这位从大凉山走出来的彝族音乐人始终没有忘记自己的家乡,在好好做音乐,也在为老家大凉山筹备一个图书馆。

莫西子诗与TME和腾讯音乐人在做的事情,其实是一样的。

“(TME)一直致力于公益项目这点感染了我,所以我很愿意加入到这个团体里。”

莫西子诗是个慢性子,合作之后,腾讯音乐并没有催促这位写下《我想和你虚度时光》的“彝族农夫”。

我想,他们的意思是,一切都慢慢来,或许会比较快。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在刚结束的《中国好声音》中,王靖雯拿到了亚军。

第一眼看到这个名字的时候,我的反应是:

王菲上好声音了?

去搜了一下才知道,原来这位歌手的全名是“王靖雯不胖”。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王靖雯瘦吗?算不上。

王靖雯美吗?按大众的审美标准,也算不上。

王靖雯天生具有明星气质吗?她说自己上台前会一直抖,因为紧张。——她自我安慰,这算是一种“个人特色”。

那是王靖雯的家境优渥到足以支持她的音乐梦吗?——不久前,这个来自东北的喜欢唱歌的00后,还在从糕点店辞职,从咖啡厅辞职,辗转各个酒吧驻场,勉强维持生活。

直到去年在朋友的劝说下,她尝试在社交平台发布一些自己的翻唱作品,逐渐开始获得人气,这才让她看到了一丝丝希望。

放弃的理由有无数个,而王靖雯坚持的理由只有一个:

“我觉得我不唱歌,什么都不是。”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她和无数普通人一样,上台表演会紧张,面对压力会暴饮暴食,爆红了之后还担心“如果有一天自己不火了怎了办”。

可她的梦想,她进击的勇气依然打动了无数人。

这个像极了励志小说的故事,是她真实的人生经历。

而TME从始至终陪伴着她,支持着她把这个关于梦想的故事和歌曲,让更多人听到。

作为TME旗下的原创音乐人平台,腾讯音乐人也在把更多好歌手带到大家面前。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好的作品也反哺了TME和腾讯音乐人,带来了正向的价值回报,形成良性循环。

除了《漠河舞厅》,他的另一首歌不得不听

TME最新一季财报显示,其腾讯音乐人平台上集结了超过26万独立音乐人,而每一个音乐人,都是一只渴望自由飞翔的鸟。

作为行业服务者,TME为独立音乐人打造了广袤的森林,这是音乐人停下歇歇的栖息之所,也是他们再次飞翔的身后动力。

截稿前,我们也得知了一个好消息。在腾讯音乐人的助力下,渴望用更多演出打磨和释放自己的柳爽,将于近日登上国内最高水平的演出舞台TME live,让自己的创作被更多人听到,将能量传递给更多有共鸣的人。

辽远,广阔,坚固,独立音乐人们在腾讯音乐人平台共同翱翔出一方新天地。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易烊千玺新歌被喷成了筛子...

有话直说

韩雪又翻车了

音乐猛料

这群00后直接在B站封神!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643
阅读量
501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