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改编可以,但不能亵渎;创新可以,但尊重原版。

最近网红圈又出事了。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刷到过这样一个女生。

她经常穿着一身旗袍,头发凌乱,常留一撮发丝在前额。

这个女生正是在抖音坐拥600多万粉丝的网红小潘潘。

说名字大家或许不认识,但提到《学猫叫》这首歌,相信大家多少有点印象。

没错,这位小潘潘就是《学猫叫》的原唱。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当年因为《学猫叫》这首歌,小潘潘没少被骂。

本以为经历了全网喷之后,她会学乖。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没想到现在又卷土重来了,虽然换了发型和装扮,但是一开口就能让人浑身难受的本事一点没变。

最近她因为魔改了黄梅戏中的《女驸马》片段,再次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甚至连央视都下场内涵。

不仅发出原版黄梅戏《女驸马》视频,还配文:“百听不厌”。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1

改编是一门技术活。

改编的好是才华,改编的不好就是狗屎。

而小潘潘的这一版,连狗屎都称不上。

这眉毛轻佻,眼神迷离,不少人都受不了她这种青楼揽客式唱法,觉得风尘气太重。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其实小潘潘的改编,严格意义上并不能算戏曲,而是翻唱。

她翻唱的是另外一位网红慕容晓晓的歌曲《黄梅戏》。

说到慕容晓晓,大家第一想到的应该是她那首《爱情买卖》。

当年因为这首歌的爆火,慕容晓晓被安上了土味网红的标签。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慕容晓晓是正儿八经的科班出身,黄梅戏演员,10岁就拿到了黄梅戏艺术节一等奖。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从现场演唱来看,慕容晓晓不仅唱功扎实,台风稳健,而且黄梅戏腔也是韵味十足,很是正宗。

该流行的时候流行,还传统的时候传统,戏腔和味道都在。

《黄梅戏》这首歌不仅加入的流行音乐的潮流,也尊重了传统戏曲的基本唱法,可以说是一次比较完美的创新。

反观小潘潘,同样是网红,和原唱差了十万八千里不说,还加入很多乱七八糟的元素。

中国的传统戏曲讲究强调和味道。

小潘潘不仅没有演绎出黄梅戏的韵味,还破坏了原来戏曲的精髓。

甚至有人说小潘潘唱的黄梅戏,只剩下黄了。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动次打次的DJ听得我心慌,知道的一位她在唱戏,不知道的还以为她在蹦迪。

编曲上的魔性元素倒也不值一提,更可怕的是小潘潘的唱法。

不少网友都发现她改编的歌曲有一个套路。

时而一字一句像痴傻孩子,时而又妖媚骚气像青楼揽客,这种人格分裂式的唱法听得我浑身难受。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但即使是这么垃圾的魔改歌曲,偏偏就火遍全网。

甚至有人还声称“黄梅戏是小潘潘带火的”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对于这种言论,我觉得连纠正他的必要都没有。

这世上美味佳肴多得是,但偏偏有人喜欢狗屎。

没办法,人家就好这口,咱也拦不住。

被批评后,小潘潘便向专业的黄梅戏演员吴琼老师求教,又重新唱了一版。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可惜的是,这一版依然是流行唱法。

唯一的长进,可能就是这次学乖了,没有那些奇怪的唱腔。

不挑眉不抛媚眼不打擦边球,可能就是这些网红对听众最大的尊重了。

2

小潘潘除了魔改戏曲以外,连童年记忆儿歌都不放过。

《少年英雄小哪吒》《通天大道宽又阔》《天上掉下个猪八戒》《葫芦娃》等歌曲,都难逃魔掌。

仔细听,她改歌其实都是一个套路:先童音后媚音,毫无新意可言。

特别是那首《通天大道宽又阔》,真的是毁童年。

原版是正气凌然的齐天大圣,小潘潘唱得这个,说它是妖精也没有任何疑问。

李袁杰在这首歌曲底下评论:当初白骨精要是你,俺老孙都舍不得打。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唱成这样,竟然还有人捧臭脚。

于是我点开这个李袁杰的主页。

原来他也是音乐垃圾场的一员,这么看来,所有便一目了然了。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我们现在天天嚷着没有好歌曲,常常抱怨耳朵被口水歌残害。

跟这些魔改歌曲比,那些原创口水歌似乎也可以被原谅了。

虽然人家歌烂,但至少是原创,虽然套路,但至少算新。

这些魔改歌曲呢?它们的存在比烂歌还要可怕。

因为他们不仅恶心,还伤害了原版歌曲的魅力。

3

改编歌曲这件事,不是光有技术就万事大吉的。

最近B站的《我的音乐你听吗》节目上,有一组选手改编的《送别》就存在很大争议。

抛开原曲的基调,这首《送别》彻底被改编成了校园小清新。

有人认为这首歌很成功,是一种创新。

为什么送别一定要是悲伤的呢?万事万物不应该有标准答案。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但也有人认为这是一份零分答卷,因为跑题了。

创新可以,但改变整首歌的意境就是乱编,不尊重原曲。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莉莉安确实也不太能接受这样的改编方式。

众所周知,《送别》是一首骊歌。

当年,李叔同留学日本期间听到《旅愁》深受触动,于是把这首歌带回中国。

有年冬天,大雪纷飞,李叔同的挚友许幻园家道中落,他站在门外喊出李叔同和叶子小姐,说:“叔同兄,我家破产了,咱们后会有期。”

说罢,便挥泪而别。

李叔同看着好友远去的背影,在雪里站了许久无言。

回到屋内,写下了这首《送别》。

而谁都没想到,这一别便是永别。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一瓢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纵使离别也可以欢快,但这首歌里很多词,都预示着它的基本基调应该是悲伤不舍的。

所以B站上选手改编的这首《送别》,无法打动我。

4

如果说《送别》这首歌的改编没有深得观众的心,是因为改编者没有理解歌曲的含义,还可以理解

那么把《世上只有妈妈好》、《让我们荡起双桨》这些我们从小听到大,耳熟能详的歌曲,进行胡乱改编,就真的不可原谅了。

“万物皆可社会摇”,但我怎么也没想到,有一天社会摇会和儿歌陪在一起。

当我听到DJ版的《世上只有妈妈好》和《让我们荡起双桨》时,我脑子是懵的。

《世上只有妈妈好》是一首温情无比的儿歌,无论歌词还是旋律,都蕴藏着满满的爱。

《让我们荡起双桨》是电影《祖国的花朵》主题曲,充满了独具特色的时代性。

这首歌不仅表现了孩童的纯真和烂漫,更凝聚了词曲作家的心血。

如今,这两首歌被改成DJ版本,配合着摇臀扭胯的动作,别提多恶俗了。

这样的改编,不仅硬生生地毁掉了原版作者的心血,更荼毒了新一代年轻人的审美。

你以为祸害童年经典就结束了吗?并没有。

DJ们连《大悲咒》都不放过。

我怎么也没想到,这首经典的佛教音乐竟然也能被改成动次打次的节奏。

我不否认一些歌曲被改成DJ版本,确实会发生奇妙的化学反应。

但是一些具有特殊含义的歌曲,也被沾染上乱七八糟的节奏,实在让人难以接受。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而这些创作者却丝毫不觉得有任何不妥,像是魔怔了一般,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比《学猫叫》还恶俗,这歌差点把我整吐了

现在的人太急功近利了,只想赚快钱。

什么歌火就改什么,流水线作业,完全不讲道理和其存在的意义。

改编不仅仅是一门技术活,更得倾注创作者的心血。

魔改真的大可不必了。

它除了残害公众的耳朵,损害了原版的创作魅力,没有任何益处。

或许小潘潘的出发点是好的,创作初衷也确实是为了宣传黄梅戏。

但是传承就要有传承的样子。

没有悟出精华,反而加入了糟粕,这样的宣传实际上实在没必要。

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在这道传承路上,她也发挥了一定价值。

因为她的改编翻车,才让更多人开始真正关注的戏曲文化。

这些网红们的反面教材,也让大部分人意识到保护经典的重要性。

改编可以,但不能亵渎;

创新可以,但尊重原版。

只有参透词意、理解曲感的改编,才有意义。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20年前红极一时的巨星,现在惨到连房都没有

音乐猛料

他可能是《披荆斩棘的哥哥》最大看点!

有话直说

这位英年早逝的男人证明了,Hiphop也可以浪漫致死

莉莉安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539
阅读量
52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