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有话直说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B哥那口屎终究还是吃早了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What`s up,我是你们最爱的胖爷。

在如今这个时代,你会发现身边许多“网上邻居”热衷于分享一些看似严肃实则荒诞的古怪行为,人们多将其称为抽象

与此同时,他们努力的在这些荒诞故事中去挖掘严肃的可能性,美其名曰——“艺术”

于是乎,在一部分人的口中,“抽象艺术”这个词被赋予了新的互联网属性,成为了一众网络红人急于出名所寻觅到的捷径。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最近这两天,“伞兵”(谐音傻逼)这个词被不少官媒点名,痛批一些抽象网友将其污名化,让它变成了一种口嗨骂人的代名词。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见此状况,百度贴吧紧急地将“傻逼”这个词从屏蔽词库中解除

所以,如果你今后在百度贴吧想用“傻逼”这个词来表达自己的情绪,请直接打出来,不要再用“伞兵”的谐音梗。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就和这次“伞兵”被点名一样,胖爷我一直觉得网友们现在越来越不喜欢好好说话了。

从一开始的“NMSL、无内鬼”到如今的“YYDS、绝绝子”,虽然字我都认识,但组合在一起就TM跟猜谜语一样,让人久久不能理解。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但比起不想好好说话,更离谱的应该还是“不想好好做人”。

对于那些苦心钻研“抽象艺术”的网红来说,“群圈地自容的艺术家”这个名号,是他们半永久社交牛逼症的内心力量源泉。

在毕加索看来,抽象艺术并不存在。

他觉得之所以有“抽象”和“具象”之分,只不过是因为有人强调风格,有人强调生活罢了。

可如果他能穿越到现在看看,孙笑川、刘波、阿Giao、刀哥虎哥、老八、带篮子这几位鼎鼎大名的抽象艺术家绝对能颠覆他的三观。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如果再早几年,只需深入了解一人,他便能参悟抽象艺术给人在视觉和心灵上的冲击到底有多强。

这位传奇的人物就是B哥——马牛逼,aka 互联网吃屎第一人,沉浸式整活祖师爷,初代网红鼻祖。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有点网龄的家人们肯定对这个名字并不陌生。

在那个朴素的2G冲浪年代,“鞭炮炸篮子“这种狠活儿对他来说都只是小儿科,尽管彼时没人知道他玩的那玩意儿叫“抽象”。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凭借一个又一个自制的网络视频,他靠着一己之力成功诠释了什么叫真正的牛逼克拉斯:

B哥曾经在拥挤的人流中大胆示爱苍老师,并十分真诚且大胆地喊出自己的求爱宣言:

“从小我就看苍老师的片子,今年我40了,我就要取苍老师。”

看看四周群众的反应,有人傻笑、有人躲闪、有人鄙夷,至少在这一刻,他对苍老师那种不惧世俗眼光的爱是炙热的,是勇敢的。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不仅如此,他可以在北京拥挤的十五号地铁上,旁若无人地对着镜头宣誓:

“我姓马,我叫马牛逼。你知道我有多牛逼吗——我敢吃屎,你们谁敢吗?”

眼见没人搭理自己,他又补了几句本不属于那个时代的台词:

“你们谁敢拉,我就敢吃!我每天吃三斤屎,越吃越牛逼!兄弟们给点掌声。”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面对最终依旧是无人搭理的场景,除了尴尬到脚趾扣地以外,胖爷我竟一时分不清他到底是玩赢了还是输了。

前有B哥北京地铁惊呼“我敢吃屎”,后有虎弟沈阳大街自曝“我是傻逼”。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自那时起,全网网友都知道了这个姓马名牛逼的人,是互联网上扬言日食三斤屎的“吃屎第一人”。

照这么说的话,茅厕食神岛市老八见了马牛逼,都得尊称一声前辈。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早在2006年,野心满满的B哥在优酷上搞了档栏目,叫《B哥的一天》

毕业于海淀卫生学院护理学精神病专业的他坚信有名气才能赚钱。

于是乎,他决定将自己在学校里所学到的专业知识全部运用到作品中去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在这部自编自导自演的栏目中,B哥倾情饰演了B哥本人,一个把“抽象”和底层文艺青年完美结合的形象。

你可以说它是真人秀的灵感来源,也可以说它是野外求生节目的参照模板。

总而言之,在玩狠这方面,它一直野得很大尺度。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现在的社会大哥见了面都喜欢给对方递根华子,以彰显自己的身份地位。

但在《B哥的一天》里,哥们儿见了面二话不说直接点根大炮仗,这是专属于B哥这种艺术家的见面礼仪。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在这部彰显个人艺术风格的作品里,B哥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北京地铁,继续玩儿他的行为艺术。

表面Cos李小龙实则是猴子附体,脱光上衣原地教学蛙泳…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正如上面所说,B哥很完美地将他所学到的精神病护理知识运用到一次次整活儿中。

至少在旁人眼里,他不像是精神病护理,更像是个患者。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在贯通了“社交牛逼症”的精髓所在后,仍不满足的B哥把艺术的殿堂搬到了厨房。

在《B哥的一天》里有个系列叫“家有厨房”,每一部都能颠覆人类对“食物”的基本认知:

为了做鸡蛋灌饼,他把鸡蛋和面饼直接甩到马桶里,让其充分浸泡发酵,随后再捞出来用汽车机油翻炒。

虽然制作过程惊心动魄,但最牛逼的在于:

他最后把这“鸡蛋灌饼”吃了,品尝完还夸自己厨艺了得。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除此之外,“厨房大发明家”B哥还研发过一道极其硬核的菜——电池炸馒头

制作过程简单粗暴,就是把馒头和电池绑在一起下油锅里炸。

之所以选择这两种食材,是因为他总觉得馒头的热量和营养不足,但电池可以帮助补充能量。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在探究人类消化系统极限这件事上,B哥还曾创造出过一次封神之战:油炸粑粑

或许是由于此菜只因天上有,具体的烹饪过程很难找到,据坊间流传,B哥当时研究出来的制作流程是这样的:

“他在油锅中放入了一坨粑粑,为了消灭里面的细菌,他喷了很多杀虫剂。”

“担心粑粑的营养不够,为了增加铁元素,他又丢了一部手机进去。”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正是凭借着这一部部令人印象深刻的短视频作品,B哥成了最早那一批火了的网络红人。

就像药水哥并不姓药、带带大师兄并不姓带一样,B哥只不过是混迹江湖的一个代号,其实他本名叫焦双喜,北京人。

为了在现实生活中能讨口饭吃,2011年,他登上了求职类节目《非你莫属》,和各位成功人士面对面介绍自己。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在自我介绍里,B哥说自己的爱好就是喜欢文艺这个行业,希望能找到一个和视频制作相关的工作。

但当时的嘉宾们对于他的成名经历,无不表现出了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厌恶。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有的嘉宾甚至直言他没有底线、三观不正、有损中国人形象等等。

最后的结果可想而知:虽然在自己的视频作品里牛逼轰轰,但B哥最终还是被现实狠狠扇了一巴掌,没能找到工作。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两年后,“改过自新”的B哥又一次登上了《非你莫属》的舞台,希望能重新向各位介绍自己。

据他所说,除了拍视频以外,他现在还和朋友合伙开了农场种草莓,也交了女朋友。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他一上台还给主持人张绍刚塞了盒自家种的草莓。

但最终还是没人愿意给他机会,在场的12盏灯全灭。

相比起舞台上的“焦双喜”,镜头前名为“B哥”的他才是唯一的主角。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尽管后来又上了不少综艺,例如《我爱记歌词》、《今天我主持》、《超级演说家》等,可基本上都没啥起色,没法变现。

到头来,B哥发现自己还是只能一头钻进短视频的世界里,自我陶醉。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2019年,快手等平台封禁了一批账号,其中就包括了整活无下限的B哥。

自那时起,他就开始尝试收敛自己拍视频的风格,虽然还是很尬很离谱,但至少还有点底线。

15年过去了,“不忘初心”的他还在卖力更新着自己的抖音账号,变着花样想多吸引点眼球,多整点节目效果。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即使心有不甘,可“跌下神坛”的B哥终究只能是低调做人的焦双喜。

当初那些高糊的抽象整活视频,只能是随着网红层出不穷的浪潮,慢慢沉寂在互联网这片海洋里。

换言之,尽管吃了屎,但B哥那口屎终究还是吃早了。

PS:考虑到大家歌荒的问题,胖爷特地搞了个说唱歌单来给大家分享,都是我平时爱听的。

网易云搜索:“胖爷私房推荐”,周四更新(看心情)。

欢迎私信骚扰我,Peace。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当年互联网作死第一人B哥,如今怎么样了?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王菲新歌刷屏,一开口让千万人泪崩...

音乐猛料

一首歌唱哭上万网友,他绝对是今年最强黑马

有话直说

日潮联名老北京布鞋,网友嘲讽:寿鞋谁敢穿?

西三爷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1070
阅读量
420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