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音乐猛料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云南雨季,一辆小破车颠簸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 突然遇到泥石流。 小车司机猛打方向盘,撞在了路基上。 勉强捡回一条小命,迷信者赶…

云南雨季,一辆小破车颠簸地行驶在盘山公路上。

突然遇到泥石流。

小车司机猛打方向盘,撞在了路基上。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勉强捡回一条小命,迷信者赶紧祈求菩萨保佑。

只有一人注意到异样:

被泥石流冲刷下来的泥土中,躲着个人佣形状的物体。

走近一看,人佣外皮裂开,正从里面钻出无数虫子。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这是最新播出的《鬼吹灯》之《云南虫谷》的一幕。

“人点烛,鬼吹灯,鸡鸣灯灭不摸金”。

2006年张牧野化名“天下霸唱”,在天涯论坛连载《鬼吹灯》。

虽然他说自己写文章,纯粹是当时正在追的作者总不更新。

没想到这一写就是8部,不仅把自己写成了中文最赚钱作家之一,还把小说写入了中文最强ip。

我是《鬼吹灯》的忠实听众,周建龙播讲的版本不知道听了多少遍。

每次影视化翻拍,只要不是一看就是圈钱的班底我也都看了。

从2016年的《精绝古城》,到2021年的《云南虫谷》,明显投资和制作都上去了。

可《精绝古城》我能追完整部。

最近的《云南虫谷》,我连主角团的第一轮冒险还没看完,已经觉得无趣。

这不是我一人的感受,随便搜搜就有吐槽剧集无聊的。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这是一个很诡异的评价。

《云南虫谷》的巫术、毒虫、成仙,都是绝对的刺激点。

《鬼吹灯》系列有固定粉丝,看上图的两个评价,都是老粉了,这次居然连情怀分都刷不动。

为啥有钱了,反而堕落了呢?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鬼吹灯》写盗墓有点像现代人和古代人捉迷藏。

古人设下防盗机关,现代人破解。

但《云南虫谷》的大boss献王不同。

他要的不是死后继续享受荣华富贵,他想死后成仙。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千年前他就已经算出会有胡八一来盗墓,所以早早准备好机关来个瓮中捉鳖。

电视剧经常给到的“窥视”镜头,就是献王的视角。

这是一场活人与死人的较量。

几千年前的防盗装置,以现代的技术水平自然分分钟就能破解。

献王也想到这一点,所以他的终极武器,是用痋术(类似于蛊术)制造一条可以延绵千年,恶毒又恶心的生物链。

活人闯入,会被生物链吞吃干净;如果破坏生物链,也是死路一条。

献王的第一招大杀器,是“活人佣”。

这一段在片头被完整放出来。

先把蛊虫灌入活人体内,随后封死人体七窍,再用大铁链把人佣悬吊在洞中,活活憋死。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蛊虫会寄生于人体内产卵,只要3到5天,人体血肉内脏就全成了肉虫的养分。虫卵不见空气就始终保持冬眠状态。

只要活人一进洞,就会自动触发水底机关。人佣纷纷落入水中,表皮遇水即破,体内的幼虫几秒内便可复活成见血就疯的水彘蜂。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即使侥幸躲过水彘蜂的追杀,还有食人鱼来解决,总之不浪费一点粮食。

这种异形怪物只是第一关,属于纯物理攻击。

接下来主角团要过的第二关是生化攻击。

摸金三人组发现嵌在老榕树里的一口大棺材。

里面躺着一具浸泡在红色血水里的尸体。这尸体历经千年竟然不腐不败,皮肤仍有弹性,仿佛只是睡着了。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三人正在探查,却被棺材里生出的血线缠住。这血线目的很明确,把猎物绞死,然后拖进棺材吸收养分。

棺材里的血水,竟是猎物的血肉化成,用来滋养尸体不老不腐。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第三关是邪术攻击。

这也是《云南虫谷》最邪的一章。

还是把活人制成人佣。

但前面是把人当成恶心毒虫的容器。

这次是把痋卵种进怀孕女子的子宫中。等到女子十月怀胎生产之时,再把四肢折断折磨致死。女子临死前的恐惧与憎恨,便会通过她的身体,传进她临死前产下的虫卵里。

而这半人半虫的怪婴竟然还能复活啼哭出声。只是嘴巴朝四角同时裂成四瓣,像虫类的口器般内部生满反锯齿倒刺。被它咬伤一口,皮开肉绽。

此刻洞里有几千具女尸,相当于几千个鬼婴同时袭来。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第一次看到这里说不出的恶心,它不是单纯的怪兽,打死即可。这鬼婴模糊了怪物和人类的界限;杀死他,相当于人伦惨剧;可不杀他,自己就是死的那个。

这可能才是终极恐怖点:你会忍不住联想到自己。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看《云南虫谷》时,弹幕总在飘“想看无删减版”。

我不确定这部是否删减过。

但看下来,确实能强烈感觉到剧情的自我阉割。

这一版很难让人感觉主角团在盗墓。

“人点烛,鬼吹灯,鸡鸣灯灭不摸金”。

这句话是所有故事成立的基础。

有它,才有鹧鸪哨凶穴脱女尸殓服的凶险;

才有主角团第一次下墓发现蜡烛无故熄灭后的灭顶恐惧。

这句话代表地下世界的规则:

想拿棺中宝物,得先和墓室主人签合同。在墓室东南角点一根蜡烛,如果蜡烛熄灭,恭敬退出,可保小命一条;

但影视版对这段的处理,居然是主角团开棺完才想起来没点蜡烛?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而胡八一的解释是:棺材自己掉出来的,没下墓,不用点蜡。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像多年前的“牛头上交国家”一样,这版《云南虫谷》可以说是最符合主旋律的一部。

每次胖子想捞点钱,主角团都会再三强调“不拿群众一针一线”。

对于原著里怪力乱神的部分,更是删减完全,导致人物压根站不住脚。

特殊场合开棺,确实可以不点蜡烛。

但必须用到一块唐代流传下来的阴阳镜。

这镜子铸成三角形,正为阳,反为阴,背后铸有“升官(棺)发财”四个大字。使用的时候,用红线绳悬吊在半空,正面对着阳光,背面对准棺口。

这才是下墓的规矩。

说实话,如果不是主角团胸口挂着“摸金符”,我不认为他们是在拍《鬼吹灯》。

这几年的《鬼吹灯》也确实越来越没味儿了。

《精绝古城》里还能看到一对被活体灌下水银的童男童女,这是对古代殉葬制度的控诉,统治者不把老百姓当人。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怒晴湘西》的前两集也能民俗片看。

这部故事基于“湘西赶尸人”的传说。

国人最讲究落叶归根,所以有专门给客死他乡者准备的“义庄”。尸体先做好防腐处理,再由赶尸匠背走。因为死后尸体僵化,背起来从远处看,就像是人赶着僵尸往前走,从此有个“湘西赶尸人”的传说。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到了《龙岭迷窟》,拍的“打旱魃”完全是娱乐片了。

连年大旱,眼看着庄稼全部旱死。村里的瞎子说这都是旱魃闹的,必须抓住打死。刚好有人看到村口荒坟冢里有一个绿毛小怪物,在一口无主的棺材里跳来跳去。

村民赶去一看,还真有个绿毛小怪睡在女尸怀里。这是女尸死后生下的死胎,被称为“母子凶”,必须一把火烧干净,否则后患无穷。

“打旱魃”的背景是很沉重的。以前粮食全靠天收,偏偏降水稀少。农民只能把希望寄托于“打旱魃”,祈求这样就能换来老天降雨。你可以说村民愚昧,但这是他们仅有的自救手段。

至少它绝不是导演组镜头下的“农村土老帽被无名小怪戏耍”的搞笑桥段。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说到底,还是以精英阶级的眼光俯视老百姓罢了。

所以我不觉得《云南虫谷》的改变,完全是“过审”的需要。

它只是越来越像流水线生产的探险片。

相比还原诡异迷离的地下世界,导演组选择把更多镜头放在张雨绮的胸口上。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让潘粤明以一副油腻男的姿态和张雨绮谈一场酸掉牙的恋爱;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所以看到原著里英姿飒爽的shirley杨,变成会给胡八一打蝴蝶结绷带的小公举,我也见怪不怪了。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毕竟导演组还专门原创出一条“村民夺宝”的故事线来水时长。

这条线完全拿掉不仅对主线剧情毫无影响;还打断了叙事节奏,每次主线到精彩剧情就会冒出这群人来惹人烦。

《云南虫谷》的差评一半都是这条剧情线的。

新版《鬼吹灯》真无聊

突然想起天下霸唱多年前接受采访说过的一个故事:

他说父母是地质队的,自己从小跟着父母进山,看到太多古墓奇观。

比如暴雨后地质队里的后勤队员最喜欢带上箩筐去山里的古墓洞口。

分分钟就能捉住满满一箩筐蛤蟆。

都不用处理,直接在旁边架起一口大锅,往里倒水和切好的土豆。再把蛤蟆通通塞进去。

水沸开锅,每只蛤蟆都抱着一颗土豆。

这就是难得开荤的“蛤蟆抱蛋”。

这才是《鬼吹灯》成功的原因:接地气。

说的是盗墓故事,其实是中华历史民俗大全。

就拿主角胡八一的“摸金校尉”门派来说,三国时曹操手下真有这样一支官方组织的盗墓正牌军。盗取的财宝,刚好充作军饷。

我看《鬼吹灯》会好奇胡八一的那部《十六字阴阳风水秘术》真的能“分金定穴”吗?选好阴宅真的能造福子孙吗?

迷信和传统文化只有一线之隔。

现在的国产剧早已摆脱“土”的刻板印象,相反它太时髦了。

到处都是上海的高楼大厦,北京胡同里的房间装饰也可以媲美现代五星级酒店。

多年前李安来上海拍《色·戒》,连街道旁的法国梧桐都是亲自种下去的。

为了易先生办公室里的一张民国时代的桌子,他找了很久。

“现在已经没有这样的东西”。

当时如果他要的是一张欧式风格的桌子,马上能找到一仓库给他挑选。

这可能才是国产剧“赶英超美”那么多年,明明已经能拍出《流浪地球》那样特效水平的作品,却还是说不好一个故事的原因。

所有人的眼光都在朝国际看齐,却丢掉了我们文化的根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王菲新歌刷屏,一开口让千万人泪崩...

音乐猛料

一首歌唱哭上万网友,他绝对是今年最强黑马

有话直说

日潮联名老北京布鞋,网友嘲讽:寿鞋谁敢穿?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428
阅读量
500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