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大家好,我是犀牛。

一个月前,向来受年轻人尊敬的白岩松老师在一档节目里,紧锁着眉头向年轻人忠告道:

年轻人不该躺平,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忘了努力。

可惜这话一出,引来众人不满,最终被骂上热搜。

大家纷纷抗议,表示年轻人不想再被灌鸡汤了。

而大约差不多时候,另一位深受爱戴的文人郑渊洁,在微博谈到这个问题。

也给年轻人留下一段话:

“该躺平就躺平,该站立就站立,该攀登就攀登,就是不跪。”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一时间,大家都竖起大拇指,“郑爷爷说得太对了。”

同样一件事,白岩松给大家的是苦大仇深的说教,而郑渊洁的解释却温暖多了,懂你的痛苦与快乐,懂你的骄傲和无奈。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郑渊洁的微博每天要更新很多条,大多数都是回复网友的动态。

好多人追着他后面问,郑爷爷,郑爷爷这件事你怎么看…

而他的回答往往都很有趣。

有一份严谨,有一份反差萌,更有一份真心。

细细研究,其实他不仅仅是在逗大家笑,而是时刻和年轻人站在一起,体恤他们的辛苦与压力,懂他们的无奈和迷茫。

前不久,郑渊洁迎来66岁生日。

有网友在底下留言到“生快”,一不小心将缩写打反了,成了“快生”。

没想到他回答道:

“爷爷可能生不动了,后浪你加油,生三个。”

这段回复,瞬间释放了大家前段时间对最新生育政策的紧张感。

虽然这段对话,造成了一段乌龙,但也从侧面反应郑渊洁时刻关心年轻人的心理活动。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当下这一代人对爱情、婚姻、家庭、人性、道德的一切问题,他都看在眼里。

有个姑娘给他留言,说自己是个女生,暗恋上了同班的另个女同学,可是她却跟班上另个男生搞暧昧,应不应该争取?

他的回复意味深长:

“取决于你是知男而退,还是知男而进的女生。”

这背后是关于性取向的态度,郑渊洁选择体谅这个女孩,尊重她并理解她。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微博上,有个青年人在微博问到:

“我32岁了,别人都结婚生子,我还在这条路上孤身一人。”

郑渊洁回复了这条微博,并转发道:

“结婚生子没准儿更孤独,孤身一人也许能拥抱世界。”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孤身一人也许能拥抱世界。多温暖啊,这大概是每个孤独、努力、认真生活的单身人士最希望听到的一句话吧。

当下时代,那些饱受婚姻焦虑和压力的年轻人,在郑渊洁这里得到了一份慰藉与安心。

这让我想起了一个小插曲。

三十多年前,写童话故事的郑渊洁,一跃成为彼时的热门作家。

坐拥一大批读者的他,每天都能收到很多来信,大多数都是小朋友。

而他呢,每天除了写作就是阅读这些充满童心的信笺。

孩子们的语言稚嫩,却充满着童真。

多年过去了,有一回有个年轻人跟郑渊洁提起,“当年我妈妈读书时给您寄过信,不知道您是否有印象。”

郑渊洁回答道,你妈妈的信正在我的房子里放着呢。

原来,当年小读者们的来信他一封都舍不得扔,甚至专门买了10套房子来装信。

他说:“这10套房子用来放信的,从来出租过,也没出售过,以后也不会出售。”

当年我听到这个故事时,尤为吃惊。

他用一种非常独特的方式守住了当年8090这批人的童心。

三十年后,当年给真郑渊洁写信的孩子们长大了,曾经8090那一批的读者,已经为人父为人母。

跨越了几代人,他一下子变成了郑爷爷,学着年轻人的样子在网上冲浪,守住了我们当下这一代人的童真。

细想一下,人活在世,谁不懂这世间的规则,道理谁又不明白。

这个时代,白岩松已经够多了,年轻人可能更需要像郑渊洁一样,能活出自己的人。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每次看郑渊洁和网友的互动,都给我这样一种感受:

“这老头,他懂我。”

其实细想一下他为什么能够和年轻人打成一片,因为他曾走过和我们相似的路,懂这一路的坎坷,也懂这一路的风景。

他也曾是那个被人指指点点,说三道四的调皮小孩。

当年郑渊洁的母亲总是说哪儿人多别去哪儿,别跟别人一样。

常常把“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这句话,影响了他一生,

60年代的北京,郑渊洁是个不合时宜的小学生。

在他小学二年级时,布置作业让大家谈谈长大后想做什么?

有人想当老师,有人想当科学家,唯独他郑重写下四个字:

掏粪工人。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也正是在那时,诞生了“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课堂上语文老师布置了作文题《早起的鸟儿有虫吃》。

郑渊洁心想不对啊,鸟儿早起有虫吃,虫早起只能被鸟吃,于是就跟老师反着来,写了篇《早起的虫儿被鸟吃》。

老师拿到作业瞬间就火了,逼着他说:

“郑渊洁是全班最没出息的人!”

后来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他主动退学。

回家后,他老爹亲自教郑渊洁功课。

跟着父亲后面学了一段时间后,郑渊洁跑去当了兵。

念书有念书的规矩,当兵也有当兵的一套教条。

他显然受不了。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在学校他是个不听话的孩子,在部队则是个不受待见的小伙子。

部队的领导成天给他说教,你这样不好,这样没出息,你得这样,这样…

听来听去,他还是选择做自己。

就这样,没什么不好。

后来再长大些,郑渊洁交了女朋友。

女方父母嫌弃他只有小学文凭,让他考个大学,才能谈婚事。

郑渊洁琢磨了一下,念书他是念不出来,但可以干点别的文化事。

这才有了才童话故事的他。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24岁那年,郑渊洁破格调入北京儿童文学出版社,他的童话《黑黑在诚实岛》发表在《儿童文学》杂志。

几年后,他创办了《童话大王》杂志,这本杂志卖出了2亿多册。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那个小学毕业,不屑被规训的毛小子,终于凭自己的本事闯出一番事业。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懂年轻人的内心世界,不等于附和。

郑渊洁,怼起人来也够狠。

大约十多年前,郑渊洁在微博上分享过一件事。

1986年,他已经在写作圈小有名气。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有一次,他和一大批优秀的青年作者一同参加作家笔会。

其实他清楚,里面诸多人瞧不上他只有小学身份,根本不正眼看他。

有人问他有没有看过俄罗斯XX作家的书。

郑渊洁诚实地摇摇头:“没有。”

对方露出十分惊讶的表情:

“你连他的书都没看过你怎么写作。”

这话一出,郑渊洁自然不爽。

于是到他发言时他也推荐了作家。

“我最近在看库斯卡亚的书特受启发,你们看过没?”

现场有七成的作家点头。

郑渊洁好气又好笑:“你们活得太假了,库斯卡亚是我瞎编的作家名字。”

后来他再也参加这样的活动,也很多和这群青年作家打交道。

他们被贪婪和欲望包裹,太虚伪、太假。

不想被白岩松灌鸡汤的人,都给我顶郑渊洁

后来他把成年人的世界的灰色都写进了童话书里,这让人们对他作品的争议越来越多。

方舟子曾公然炮轰郑渊洁,称他的童话“恶趣味”:

“我们小时候只迷过安徒生,他和‘童话大王’不一样,至少不反智,没有恶趣味,不至于用童话的方式毒害儿童,长大了回想起来只有无限的温馨。”

郑渊洁立马回怼:

“没有小孩子会边唱边跳说,我好天真啊,我好可爱啊。这是大人说的话,这很虚伪。”

这个世界哪有那么多童话。

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自己走自己脚下的路。

有人喜欢跟着人群走,有人愿意自己闯一闯。

有人走宽门,就自然有人要进窄门,不能因为进了窄门就要被说三道四。

就像当年坚持走”独木桥“的郑渊洁,是不是像极了当下这个时代,前辈们口中指指点点的那批年轻人。

他们告诉你,你得这样,你要那样。却没有问过你,你心里想什么,期待什么。

若他日有闲杂人等对你指指点点,记得昂起头颅怼一句:

“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这节目被吹爆,我一点不意外

音乐猛料

她是90后的初恋女神,38岁还能这么励志

音乐猛料

因为要拍这部片,他才没自杀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961
阅读量
314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