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音乐猛料 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假行僧 崔健 - 摇滚交响音乐会 今日BGM,《假行僧》,崔健 大家好,我是犀牛。 知乎上有人问: “为什么摇滚乐要听现场?” 有位朋友引…
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假行僧

崔健 - 摇滚交响音乐会

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今日BGM,《假行僧》,崔健

大家好,我是犀牛。

知乎上有人问:

“为什么摇滚乐要听现场?”

有位朋友引用了富士山音乐节中的一句话,来回答这个问题:

“这是耳机里没有的东西,所以我们要去现场。”

耳机里的摇滚乐,难觅灵魂。

没有魂,何以动人?

所以,如何将现场演绎好,是摇滚乐的魅力所在。

可当下,又有多少乐队的现场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驾驭得起摇滚乐的魂。

从崔健唱响《一无所有》至今三十余载。

论摇滚现场,还是得看崔健。

2021年济南立耳音乐节,崔健照例压轴。

等待久已,歌迷们早已按奈不住心中的雀跃。

萨克斯响起,标志性的红星白帽,黑色T恤。

崔健,他来了。

“一、二、三、四。”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中熟悉的旋律响起,字字掷地有声。

“济南解放啦!站起来!跳起来!”

现场燃了,身体即刻被解放,跳动、雀跃…

镜头定格在崔健,他在台上跳跃着,劲头儿十足。

不料,唱到《花房姑娘》时,音响设备出了意外。

现场音量突然骤降,音乐戛然而止,观众陷入一片喧哗中。

台上的崔健,淡定若如,扛起手里的吉他清唱起来。

“你问我要去向何方

我指着大海的方向”

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几千人的场子,崔健的在台上尽力吼着嗓子干唱着,用真枪实弹让现场活了起来。

这是我听过最特别的《花房姑娘》,也是最有力量的一次live。

60岁了,崔健一拿起吉他,吼一嗓子,粗粝沙哑的声音,依旧那么铿锵有力。

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摇滚的生命在现场。

这是毋庸置疑的信念。

1985年那场规模盛大、力量非凡的LIVE AID,皇后乐队一首《Bohemian Rhapsody》将这场演出带入了高潮。

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现场近9万嬉皮士的沸腾、狂欢…

这是现场的力量,是昂贵的耳机和音响给不了的体验。

不久后的国内,崔健带着《一无所有》来了。

1986年,北京工人体育馆“世界和平年”百名歌星演唱会,崔健随意套上一件大褂,挽着一高一低的裤脚吼出: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

这一嗓子,是中国摇滚乐的第一次现场,撩动着无数愣头青的心弦。

那一年,崔健26岁,血气方刚。

此后,国内摇滚乐如雨后春笋般生长,如势破竹。

从黑豹到唐朝,从崔健到魔岩三杰,从北京工体演到香港到国外舞台。

时间线拉得越长,这三十多年前的变化越是一目了然。

而崔健,无论把他扔在这条线上的哪个年代里,他似乎都是摇滚现场的顶级水平。

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果酱音乐

崔健1992年《不是我不明白》经典现场!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崔健

视频号

90年代,老生常谈的那几场演出,在这里就不多加赘述。

我们将时间拉近点瞧瞧。

2010年北京工体,崔健带着86人的交响乐队现身舞台,举办了一场《摇滚交响音乐会》。

这是全亚洲第一次摇滚乐和交响乐的融合尝试,那年鼓三儿还在给崔健打鼓。

摇滚+交响,两种音乐,两种力量,碰撞后融合成为一股更加激越的火花。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出走》《假行僧》《一无所有》《花房姑娘》《农村包围城市》、《红旗下的蛋》…

一边是华丽的交响乐团,一边是粗犷的摇滚乐。

当音符夹杂在一起,摇滚被交响,交响被摇滚,当年亲临现场的人早已被震撼。

我在网上找到了当年《新长征路上的摇滚》的现场,大家感受一下。

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开头交响乐团领队,小提琴、大提琴齐声而上。

一声萨克斯吹响,崔健背着吉他跳着小碎步走来。

招着手对台下呼喊着:

“憋了一晚上了吧,跳起来吧。”

接着一场盛大的现场开始了。

崔健说:“如果当天现场效果不错,我们就可能会出音像制品;如果不好,就不出。”

现场效果如何?

隔着音频我都能感受到崔健的满腔热血。

那一夜,被称为跨越时代的晚上。

崔健带领着80多人的团队,让一个交响乐团跟着摇滚乐一起躁起来。

曾经看过这场演出的人,在豆瓣评价道:

“我们嚎叫,我们颤抖,我们震天动地,似乎重回了那个充满思想解放氛围的辉煌的八十年代。”

《新长征路上的摇滚》后半段,崔健对着人群喊道:

”今天是我的生日,五十岁大寿。“

那一年,崔健五十岁。

纵使年过半百,一场演出照旧让你爽到爆。

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聊崔健的现场,少不了《一无所有》。

2021年南京咪豆音乐节,崔健最后出场。

前面演出的是郑钧,尽管郑钧的现场已经够顶,但是崔健这一唱,如同山珍海味袭来。

《一无所有 》、《一块红布》、《快让我在雪地上撒点野》从开场都结束,几乎每一首,底下歌迷都会大合唱。

两次返场后,崔健带来了第九届南京咪豆音乐节的最后一曲《一无所有》。

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映入眼帘的依旧是那款不变的红星白帽。

也许是年纪大了,这几年崔健身体略有发福,拨动琴弦时,宽大的西装外套时不时被拂起。

他的表情沉重,眼里充斥着复杂的感情,充满力量地高唱:

“我曾经问个不休,你何时跟我走”,再一次充满力量地呐喊,“你是否还要跟我走,如果我死不回头”

依然掷地有声。

悠扬的萨克斯风穿越夜空,大荧幕上映出崔健的特写。

血红色的灯光下,留下崔健孤独的剪影。

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镜头放大,他的眼神依旧坚定。

他的歌声依旧有力量,现场依旧剧烈燃烧,濒临沸点。

中场时,崔健朝台下问道:

“现场有多少70、60后?”

底下一片呼声,纷纷举起手。

而这一夜,不止属于年轻人。

青年人围在中间开起了火车,而一群中年后们他们也以自己的方式躁动着。

我身边一对70后老夫妇正在尽情跳跃着身体,激动至极。

站在后排的我,举起手机录下了这首歌的现场。

回去后,我一次又一次循环播放着现场版的《一无所有》。

作为中国摇滚乐的开篇曲,如今的音乐软件早没了这首歌的音频。

当晚那一刻,这首歌似乎自带某种使命,给中国摇滚画上了完美的圈。

兜兜转转三十余载,听最后一曲《一无所有》。

这首歌是起点,也是闭环。

而厉害不是这首《一无所有》,而是崔健。

他今年,60岁了。

依旧称得上现场之王。

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当年和崔健同时期的老炮们,逐渐退隐,还有几个在继续演?

少之甚少。

唐朝、黑豹已不枉当年,魔岩三杰的时代也早已成历史。

老一辈的摇滚人,现场依旧令人折服的屈指可数。

崔健不用说,体力、嗓音、唱功,毋庸置疑。

身后的乐队们也是顶配,刘元、艾迪等一群人相互磨合多年,无疑是锦上添花。

许巍、郑钧、朴树…前辈们的现场,也是每每听不过瘾。

这正是他们音乐的魅力所在。

《乐夏》掀起一阵狂欢后,乐队现场成了年轻人的狂欢热地。

很多乐队蜂拥而至,想在音乐现场分一杯羹。

只是,乐队们的现场水平却参差不齐。

是骡子是马,拿到音乐现场遛一遛,自然见分晓。

好的乐队,不光是能够让你沉浸在刺激的气氛中,更是能够给你一场视听盛宴。

唱功肯定是首要。

什么“玩乐队听得是气氛要啥唱功”,都是屁话。

前几年的后海大鲨鱼,人见人爱。

但是《乐夏》的几次现场却令人大失所望,着实有些拉跨。

要谈体验感,确实有待提高。

其次是背后的乐手。

摇滚现场,光环不单单是在主唱。

郑钧和朴树这多年巡演带的乐队,都是顶尖级,他们都自己的高标准,彼此音乐理念相契合。

许巍和李延亮,多年的老搭档了。

崔健背后的刘元、艾迪亦是如此。

60岁的崔健依旧是现场之王,但这才是最大悲哀!

好的协作,体现的是音乐人的人格魅力。

保持顶级的现场,体力也不容忽略。

60岁的崔健,动不动就演一个小时以上,拼的是唱功,更是体力。

要不怎么说,崔健牛逼。

我想这就是摇滚老炮的魅力。

“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能!

可是,中国摇滚三十多年,若还是得靠崔健,那才是最大的悲哀!

犀牛 | 策划

犀牛 | 撰文

滚君 | 排版

喜欢这篇文章的朋友,点击下方在看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B站这档节目阵容太顶,今年最强综艺就靠它了!

音乐猛料

他与毛不易同门出道,如今一个火遍乐坛,一个无人问津

音乐猛料

莫文蔚新歌MV涉及辱华,好好一张专辑硬是被毁了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949
阅读量
332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