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大家好,我是犀牛。 去年我读过一本长篇小说叫《耶路撒冷》,作者是70后作家徐则臣。 这是一本聚焦于70后命运的小说,曾在2014年获得老舍文学奖。 …

大家好,我是犀牛。

去年我读过一本长篇小说叫《耶路撒冷》,作者是70后作家徐则臣。

这是一本聚焦于70后命运的小说,曾在2014年获得老舍文学奖。

《耶路撒冷》中有一个叫“铜钱”的人物,他是个傻子,整天在铁路附近徘徊,嚷嚷着:“我要到世界去。”

铜钱是书中最不起眼、最边缘的角色,却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因为,连傻子都知道要到世界去。

这个角色让我想起了电影《大三儿》,三儿在别人眼中也是一个毫不起眼的边缘人物。

基因缺陷他的身高只有一米左右,在别人的眼中是个可怜人,因为命运如此,他注定比他人更艰难得活下来。

可三儿却不安天命,他心中有更辽阔,更大的世界。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整个电影正是围绕他心中的世界一点点展开,最终他踏上了西藏的旅程,远赴信念中的世界。

了解三儿的故事后,我陷入思考。

小人物该如何爱?如何活?

他们可能卑微地活着,生若蝼蚁,命如野草。

可灵魂却如此洁净。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最早留意这部电影是因为朴树。

三年前,朴树重新录制《空帆船》,为的是宣传电影《大三儿》。

当年朴树看完电影后,主动找到导演,要求为这部电影做些什么,这才有了电影版的《空帆船》。

他在微博写道:

“站直了活下来,朴实一点,不穿金戴银不骗人。”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朴师傅提出疑问:“在这个社会,为什么那么难?”

这是一个永恒的话题。

在我们看不见的角落中,有太多的人用力活着。

大三儿也是一样。

大三儿真名叶云,患有侏儒症,生活在内蒙古的小县城,在家排行老三,所以身边的人都喊他三儿。

电影《大三儿》上映那年,他46岁,单身,无儿无女。

喜欢抽烟,说起话来倍儿精神。

三儿有两个哥哥,相继死于车祸。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后来母亲也死了。

这个家里只剩他和八十好几的老父亲相依为命。

由于从小患病,身体短小,是别人口中的”残疾人”,再加上至今没有娶老婆。

纵使四十好几了,依旧是父亲的心病。

一大把年纪的父亲,担心哪天自己撒腿一走后,小儿子无依无靠,没法好好活下去。

用外人的话说就是“命苦”。

命运如此,无论大富大贵,连找一份工作都成了奢侈。

辗转多年,只有一家铜厂愿意给他提供个扫地的活儿。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一个月一千来块,生活是拮据了点,好歹勉强能吃饱穿暖。

转眼四十好几,三儿还是在小县城的工厂里,拿着跟他身高差不多的拖把,在楼道来来回回摩擦。

从走廊的一头到另一头,重复着同样的生活。

他这一生似乎就这样了,被生活钉死,似乎没有别的可能。

只能艰难、卑微地活下去。

可能怎么办呢?

要么熬、要么死、要么拼。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大三儿,选择拼一拼。

他有伟大的梦想,有尚未奔赴的远方,想看看外面的世界,神圣的西藏,走到布达拉宫跟前,爬到珠穆朗玛峰,看一眼静谧的星空。

走出去看看大千世界,对于普通人来说,无非就是金钱成本和时间问题。

但是对于大三儿来说,这是要命的代价。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首先他要解决经费问题,去一趟西藏对于一个每个月收入只有千把的小镇居民来说,还是略显吃力。

其次是身体因素,由于患病他的心肺功能比别人要差很多。

所以当他提出想去西藏时,父亲坚决反对,约好一起去的哥们也再三劝导让他放弃这个念头。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西藏,对于普通人来说不过是一次普通的旅行。

对于大三儿,是一次革命,道路且长,路途艰辛。

最终他写下了遗书,瞒过父亲,执意走向远方。

他只是比大多数活得用力点,可是他的灵魂不简单!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小人物如何爱?如何活?

我从大三儿身上得出的答案,是“体面。”

这份体面里,有一份乐观、一片纯洁、一丝执着和不卑不亢。

大三儿是个小人物,对他来说仅仅是“活着”就已经很吃力。

他渴望爱,也渴望财富,关心海内外大事,心系远方。

也许只是幻想,但那又怎样?

用他自己的话说:

“机会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敢想才有可能。

首当其冲是发财梦,三儿经常买彩票,想着某一天能中5百万,瞬间脱贫。

中了大奖先买几间商业门市房,然后拿一点投资,最后留一些奢侈一回。

倍儿爽!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可现实呢?

他会因为一块钱和三轮车师傅争执,当对方反驳说生活不容易的时候,他也伤感地坦言:

“是,我也不容易啊,我这活着。”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说完还不忘继续砍价:“四块!“

他也渴望爱。

和厂里的工友闲聊打趣间, 他说自己有去医院做检查,看看身体结构是否健康,能否正常生育。

他要的爱情,简单平淡。

黄昏一起携手看夕阳,饭后一起遛弯散步,哪怕日子过得比较清淡。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但是爱情,对于他是真真切切地奢侈品。

“爱情这种东西可遇不可求。”大三儿比谁都懂得这句话背后的无奈。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你看,他活得多不容易。

活得的意义不止吃喝拉撒、生老病死,如何在不堪的生活里寻找一份体面。

这是大三儿打动我们的地方。

电影中有一个片段我印象深刻。

来到珠峰大本营,大三儿第一件事是想着给厂里好友“朱朱”,寄一张明信片。

珠峰邮局,三儿很吃力才够到桌台。

工作人员很心疼他,一再表示不收钱,但是他还是坚持给了。

“我有明信片表达心意,不能让你垫钱。”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他缺钱吗?

缺!

来这一趟,靠他那点工资根本不够,手里的票子一大半都是问人借的。

在布达拉宫给亲朋好友们买纪念品时,他一个劲跟人家砍价。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但一码归一码,该给人家的钱,他一分不会少。

在珠峰大本营里,导演问他:

“人家都说来净化心灵,你净化了吗?”

“我啊,我心灵不纯洁吗?我今天想这个问题,我挺纯洁的了,不用,稍微净化净化。”

当剧组问他凭啥说自己心灵纯洁时,他的回答干脆直接:

“我不祸害人!”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他想好好活着,不祸害人。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我们为什么而活?

大多数人从未深层次思考过这个问题?

当初导演决定拍这部电影,正是因为大三儿的一番话,他才对生活有了新认识。

导演佟晟嘉和三儿自幼相识,据他所说,《大三儿》这部纪录片起源于一个大三儿的提问。

佟导这些年一直北京生活,有一年回乡见到大三儿,被他一个问题问懵了。

“北京这个行业消失了你要怎样生活。”

导演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甚至对三儿的提问表示出一丝不屑。

他的骨子闪过这么一丝念头,即使只有一秒,他觉得大三儿不过是个浅薄之人,怎会了解北京的世界。

但是很快他明白,三儿的思想并非“普通人”,对于他,对于这个世界,他有更深刻的思考。

回北京之后,导演决定以三儿为主角,将这个故事记录下来。

历时四年,《大三儿》问世。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电影中,大三儿提到一件很辛酸的事情。

到达西藏后,那儿的乡亲们给他献上哈达,如此微小的事情,他却倍感幸福。

因为他生活四十年的蒙古也有献哈达的习俗,但是从来没有人给他哈达。

这么多年,别人对他的歧视,他都清楚。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当年看完这部电影,我曾思考过这样的问题。

我们有资格歧视大三儿吗?

没有。

那么,我们有资格同情大三儿吗?

不,我们没有资格。

他不需要我们同情,因为我们的灵魂甚至都没有他洁净。

从珠峰回来,在他工厂门口停留了几分钟。

面对镜头竖起中指。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他常常对人说,”这是国际手势。“

镜头前,他大喊道:

”别看它小,但也标准。“

动不动就竖中指的他,真酷!

他要对生活竖中指,对那些歧视他的人竖中指,对不堪的命运竖中指。

电影尾声,三儿说的这段话,我至今记忆犹新。

“你说要认命。“

”啥叫命啊?“

”我这个人不认命。”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这节目被吹爆,我一点不意外

音乐猛料

她是90后的初恋女神,38岁还能这么励志

音乐猛料

因为要拍这部片,他才没自杀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961
阅读量
314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