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年后这帮最躁的酒鬼终于重组,真正的王者归来!

音乐猛料 8年后这帮最躁的酒鬼终于重组,真正的王者归来!

“酒鬼”们归来,各位拭目以待

大家好,我是海马。

各位最近看演出了吗?

最近朋友圈内,莫名被一支多年前解散的Jacky Danny乐队刷屏。

甚至还有人私信发给我。

8年后这帮最躁的酒鬼终于重组,真正的王者归来!

当时惊了,随后顺手在微博上一搜……重组实锤了!

8年后这帮最躁的酒鬼终于重组,真正的王者归来!

去年《乐夏》,大批重组后的乐队登上舞台,达达、Joyside、木马……无论怎么着也该轮到Jacky Danny了。

我相信听过几年摇滚乐的老乐迷,或许应该知道他们是谁,曾经有多么牛逼。

他们是国内最出色的硬摇滚的乐队之一,让即将快被遗忘80年代的摇滚乐复兴。

“Jacky Danny”的音乐就像一个老式点唱机,按下开关就让你穿梭到那个长发飘飘的摇滚黄金年代。

8年后这帮最躁的酒鬼终于重组,真正的王者归来!

现在独立音乐市场看上去包罗万象,什么风格都有。

盯鞋、迷幻、后朋、舞曲摇滚等等,在百花齐放的同时,年轻人似乎已经不知道早期“摇滚乐”到底什么样。

就像他们不愿意过多了解魔岩三杰、唐朝、黑豹一样。

这支成立于2009年的硬摇滚乐队,在当时可谓在圈内红极一时。

因为风格为“硬摇滚”,在我身边但凡看过他们现场的朋友们,没有不说牛逼的。

8年后这帮最躁的酒鬼终于重组,真正的王者归来!

乐队名的灵感,来源于美国田纳西州名为“JACK DANIELS”的威士忌。

歌如其名,他们的作品也正像一瓶甘醇威士忌,猛喝一口会上头,带来亢奋。

但如果细细品来,同样别有一番风味。

虽然乐队作品少,但首首都非常耐听。

不然也不会在圈内拥有大批死忠粉。

首先是这首《From The 80s》,简直惊艳。

这首歌是我当年的入坑曲,记得第一次听还以为是某个80年代美国乐队,结果看完乐队简介却发现这是一支成立于北京的乐队。

器乐部分,开头用滑棒弹出的前奏,奠定了作品的布鲁斯根基。

仿佛置身于美国66号公路,皮衣、皮裤、长发飘飘骑上哈雷,向着前方驾去。

激烈的吉他Riff配合稳健的鼓点,相辅相成。

最值得一提的是,李博的铁嗓,堪称整首作品的灵魂。

天灵盖都要被震开了。

毋庸置疑,这就是老天爷赏饭吃,他就是个唱硬摇的料。

8年后这帮最躁的酒鬼终于重组,真正的王者归来!

其中有句歌词唱道:

The good old days are somewhere behind the clock 昔日美好已逝/Yet the wheels of time are never gonna stop 时间未曾停滞不前/The memory ain’t crashin’ down 但记忆没有崩溃/

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逐字逐句,我们都能感受到这帮人对过去的追思。

作为21世纪的硬摇滚乐队,不用明说,自成立之时身上就已经多了些责任。

在这信息快速更迭的时代,为这种即将消逝的风格杀出一条血路。

以下这首《The Last Knights(最后的骑士)》,表达出他们的态度。

比起前一首,《The Last Knights》编曲更加凶狠,多了些金属的味道。

配合李博高亢嗓音,总能想到一些上个世纪的“力量金属”乐队。

当然,这一切和音乐本身的立意,息息相关。

The old man’s goin’ cold

英雄迟暮

The coldness’ snowin’ to bury the story told

皑皑寒雪掩埋传奇

……

We’re the last knights

我们是最后的骑士

We take this hell as a paradise

经受炼狱也甘之若饴

坚持自己不卑不亢,为了心中荣耀,拼死也要让硬摇活下去!

如果把Jacky Danny比作一艘游轮,那李博必然是舵手。

他用才华一次又一次证明,硬摇还在,依然坚挺。

8年后这帮最躁的酒鬼终于重组,真正的王者归来!

因为音乐理念不同,最终Jacky Danny解散。

但2014年,李博又组建“玫瑰木子弹”,在保持原有风格同时,众多作品中多了些“内敛”。

与Jacky Danny时期不同,此时在创作方面,基本上都是李博独立完成。

个人音乐理念,在“玫瑰木子弹”中可以得到更充分的施展。

他不再仅仅将音乐聚焦于硬摇,以及对经典摇滚的模仿和复刻。

李博曾表示,自己不想再做一个Jacky Danny二代,而是去尝试更多的元素,寻求更多的突破。

渐渐,他开始用中文写歌,得到热烈反响。

2015年在朋友的推荐下,李博受到了《中国好歌曲》的邀请,并以一首《孤独的自由》获得导师蔡健雅的认可。

8年后这帮最躁的酒鬼终于重组,真正的王者归来!

摇滚汉子不轻易温柔,一旦温柔,必将直达听者内心深处。

名副其实的“铁汉柔情”。

也是因为这次比赛李博得到很大鼓励,亲戚朋友们都知道了他玩音乐还上了电视,都为他坚持的梦想而赞叹。

此后,他虽没有大火,但依然默默做音乐。

大部分对李博的印象或许只是天生长了一副好嗓,其实不然。

他是个全才,吉他、贝斯、键盘,包括编曲录音样样精通。

几年前,李博一人分饰多角,翻唱美国流金乐队穷街(Skid Row)最富盛名的代表作《18 and life》。

国内能把这首歌翻唱出彩的并不多。

李博这个版本除了鼓是MIDI,其他都是他一人分饰而成,箱琴、电吉他、贝斯样样都是手到擒来。

而人声部分更是不用说,温柔而不失野性,一如既往的牛逼。

摇滚客的老粉丝可能也会记得2016年我们举办了一场名为“果酱星球”的音乐节,我们也邀请了李博。

当时,他与项亚蕻合唱枪花乐队经典《Don’t Cry》,令我记忆深刻。

如今的李博早已过了而立之年,即使不温不火,但却依然坚持自我,从未妥协。

可能在他十几年前组Jacky Danny之时,就已经决定将一生都奉献给音乐了。

8年后这帮最躁的酒鬼终于重组,真正的王者归来!

现在Jacky Danny已重组,十几年前的老乐迷们集体高潮:

“爷青回!”

8年后这帮最躁的酒鬼终于重组,真正的王者归来!

此消息似乎就像一颗核弹,炸开了整个乐迷圈子。

摇滚乐回来了,而买票去现场的朋友们即将也要回到80s黄金时代。

记得在多年前,身在乌鲁木齐的我看了场同为国内硬摇乐队“丝绒公路”的现场。

演出结束后,我与鼓手简单交谈了片刻,其中我们就提到“Jacky Danny”。

他说:

“同类型的乐队,我特别欣赏Jacky Danny,他们做的东西非常棒。解散,实在太可惜了。”

当时我听硬摇不多,也就没在意。

可就在去年,我又重新将Jacky Danny的歌听了几遍,感受颇深。

总结成两个字就是,真实。

恰巧,李博多年前登上一席演讲时,也表达了类似观点。

长达20多分钟的演说中,他所表达最核心的内容也正是“摇滚乐是真实且美好的”。

“摇滚是尽量把所有人聚拢在一起,先演出现场你可以忘却人种、肤色、性别,大家一起尽情狂欢。”

是的,这也是为什么能影响一代又一代的年轻人。

李博在演讲最后说:

“我们可以尽情地嬉笑怒骂、放声呐喊,这些在我看来是人类最基本的一种需求。而当一种文化面对人类本我需求时,我们可以放下那些莫须有的道貌岸然、莫名其妙的心理芥蒂,直面内心坦诚相待,我相信这个文化一定会更加成熟。”

8年后这帮最躁的酒鬼终于重组,真正的王者归来!
8年后这帮最躁的酒鬼终于重组,真正的王者归来!

虽然这样太过于理想化,但摇滚乐不就是为我们营造出一种乌托邦吗?

Jacky Danny有一首名为《The Other Me》的作品中,或许你可以找到答案。

大声去表达爱,大声去表达恨,不考虑世俗,做你想做的。

真摇滚。

可能有些人会说,他们的音乐没有创新,玩的都是别人剩下的。

但我却认为,Jacky Danny的音乐没毛病。

有人愿意紧跟潮流面向未来,可有些人选择活在过去,沉浸在自己世界中。

二者都成立,没有对错。

至少,很多乐迷都心甘情愿跟随着Jacky Danny穿梭回上个世纪80s。

最后还是希望他们在这一轮巡演结束之后,加紧创作,早日发行新专辑。

“酒鬼”们归来,各位拭目以待。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294
阅读量
530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