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音乐猛料 《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没有鸟鸣,关上窗吧

大家好,我是犀牛。

当年《乐夏》第一季开播时,网上流出一张很长的推荐名单。

万青、声音碎片、草东、超级市场、海朋森…

从老牌到新生代,简直是宝藏聚集地。

由此可见,国内不缺好乐队,缺的是发现好音乐的耳朵。

面对终将夭折的《乐夏》第三季,再回头来看看大众审美。

进步了吗?

或许是吧,或许又不是。

两年时间,《乐夏》从一个现象级存在,到如今成为历史。

独立乐队的窘境,只能自求多福。

那些我们私藏的好乐队,依旧难觅听众。

比如开头提到的声音碎片。

成立20周年之际,面对如此贫瘠的听众,他们自嘲到:

“赶紧找一条后路吧,与其被嬉皮笑脸的时代淘汰,不如趁早隐身万丈红尘做个良民。”

难吗?

难!

但庆幸的是他们还在坚持写歌,即使前路未卜,依旧凭一腔热血挣扎着。

《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有些好酒摆在精致的橱柜里明码标价,而有些依旧埋在深巷。

声音碎片属于后者。

这支成立近20年的乐队,属于我的个人私藏品。

这些年,我听过很多优秀的音乐作品,它们或气势如虹,或润物细无声,又或感染你于无形之间,但像声音碎片如诗般的词曲,甚少。

像诗一样美好,为生活唱一首赞歌。

彝族流浪诗人、山东三流神医、东北夜行骑士、西南原始摩登人、淄博长发小伙组成的乐队。

《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经历,但似乎一直保持着非寻常的默契。

没有愤怒、没有呐喊,在平静中宣泄压迫感,在孤独中寻找幸福感。

他们产量不高,但是每一首都是精品。

主唱马玉龙是一位赤诚、纯粹、低调的摇滚诗人。

他从小喜欢文学,喜欢读诗。

国内外诗人,了解甚多,跟他聊诗,就如同切磋音乐一般。

这个中文系毕业的高材生,如果不是搞音乐,或者去写诗了。

当然声音碎片里保留着属于马玉龙先生自己的诗意之美。

乐评人李皖曾评价说,这是一个塑造美的乐队。

《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清亮的电吉他,充满想象的鼓声,提供色彩和背景的键盘,让气氛进一步浓厚的贝斯,然后,像灵魂那样拔于地面、接近天堂的歌唱。”

他们用西方乐器营造出了内敛、简洁、深沉、旷远的中式美学空间。

过去20年,声音碎片并不算高产,前后发行了《世界是噪音的花园》、《优美的低于生活》、《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没有鸟鸣,关上窗吧》四张专辑。

细看每一张专辑名,皆如诗一样美好。

“把歌声还给夜晚

把道路还给尽头

把果实还给种子

把飞翔还给天空

剩下的让它们美好”

优美的低于生活

声音碎片 – 优美的低于生活

《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这首老歌《优美的低于生活》,时隔十几年后再拿来听,又是另一番韵味。

就像专辑简介所言:

“从容和坦然才是令生活微笑的真谛,纵然,很多时候我们只是些悲观的灵魂。”

悲观的灵魂如何极力寻找快乐?

马玉龙先生用低沉的嗓音,在这首歌里,将答案告诉我们。

那些灰暗的、边缘化的人,对生活或者再无期待,但依旧要以一种骄傲的优美姿态去面对它。

后来在第三张专辑《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中,这份释然似乎更加明显。

这张专辑中有一首歌叫《陌生城市的早晨》。

“除了勇气我们一无所有

除了失去我们没有遗憾

拥抱晨光温暖你的爱人

唯有晨光从容没有疑问

新鲜如初

唯有晨光从容没有疑问

新鲜如初”

陌生城市的早晨

声音碎片 – 把光芒洒向更开阔的地方

《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每一个在城市中奔跑的人,迷茫、挣扎、痛苦、这个城市是陌生,因为我们是外来者。

但是在副歌部分马玉龙先生这样唱道:“唯有晨光从容没有疑问,新鲜如初。”仿佛一瞬间和城市中疲惫的自己和解。

这就是声音碎片魅力之处,面对所有不堪,他们从容淡定。

而非失控者。

《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最近一次听人提起声音碎片,是因为王小波。

“我活在这个世界上,无非是想明白一些道理,遇见一些有趣的事情。”

王小波先生一定想不到,多年后他的文字依然活在众人心中。

那些正处黄金时代的人们;那些缅怀黄金时代的人们,以及那些即将迎来黄金时代的人们。

他们怀着一腔热血,试图在小波的文字里找灵魂。

太多语言显得苍白无力,不如来听声音碎片的新歌吧。

一个多星期前,声音碎片发布了新歌《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声音碎片

新歌发布两天后,恰好是小波逝世24周年的忌日。

或许是巧合,或许是特意安排。

一首歌,让我看到了声音碎片和王小波身上较为相似的黄金时代。

“为了那些不甘心屈服的倔强心灵,为了那些停下来思考自身和时代的清醒目光…”

《黄金时代》是一首新改的旧歌。

第一版源于摩登天空2017年策划的“孤独演唱会”的最后一期。

密闭、昏暗的空间内,马玉龙和一位陌生女孩相视而坐,弹唱这首新歌。

整个过程中,女孩听得入神,仿佛陷入思考中。

回看这一版的歌词的确很深刻。

“现实教育了梦想,资本转动地球”

“放下思虑吧,蚂蚁不该长翅膀”

“势头不该滚红尘,清醒的人哭吧”

字字句句,都是对这个时代的思考。

《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即使我们没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芳华碎了一地,可依旧是属于我们的黄金时代。

这是马玉龙先生几年前的状态。

正如这两句歌词:“今朝有酒何不醉,最好的已过去。”

前不久正式发布的新歌中,声音碎片将《黄金时代》重新填词。

四年前,马玉龙先生在词里写到:

“所有选择都正确,只是头破血流。”

四年后,他发出质问:

“选择似乎都正确,怎会头破血流?”

石头不应该滚红尘,但只有滚动的石头,才能不长青苔。

两版的歌词,写出了他们这些年的挣扎。

《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至于为什么要改歌词,他们在微博回应道:

“因为心态变了。”

《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此刻的马书记认为,人活在世,不必较真,放下姿态,才会活得轻松。

《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乐夏2》最后一期舞台上,重塑雕像的权利的《sounds for celebration 》是我心目中最佳。

最后一段军鼓神圣且有力量,直击灵魂。

记得声音碎片的《送流水》结尾,也有一段军鼓,铿锵有力中藏着一份柔和。

当一切无可挽回地熟透

你也就慢慢成为看客

在二十一世纪 物才是上帝

人像工具

再没有什么天长地久了

一切都轰轰烈烈速朽

眼看他起高楼 看他宴宾客

成王败寇

送流水

声音碎片 – 送流水

《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曾经我也希望声音碎片能够出现在《乐夏》舞台。

我知道,你们也跟我一样期待。

期待在摇滚乐失语的大环境中寻找一份共同的热爱,让那些优秀的乐队浮出水面。

今年元旦,声音碎片成立20周年。

马玉龙在微博写了一篇小长文。

《乐夏》永远请不来的他们,早在20年前就该火了

20年前,他们也说过改变世界之类的傻话,置身于北京的高楼大厦之间,立着伟大的志向。

可是到头来,他们既没有成为大明星,也没有写出广为流传的金曲。

前前后后出了四张专辑,有人说他们的歌没有传唱度,没有革命性,也没有所谓的批判性。

有人说他们的音乐,抑郁、灰暗。

面对这些质疑,马玉龙回答说他感受不到伟大,也感受不到开放。

当年,他们发布《优美地低于生活》时说:

“对于生活本身可我们没有太多的奢求与欲望,但我们要用一种骄傲的优美姿态去面对它。”

可是如今回头来看。

“失落,焦虑、狭隘、固步自封、得过且过、丛林法则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这才是现状。

挣扎了20多年,有人问他除了做音乐你们都在干什么?

马玉龙无奈地吐出两个字:

“谋生。”

末了又补了一句:

“靠做音乐是无法维持生活的。”

他总是说如果可以重新来过,他将会不负父亲所愿,成为一名优秀的公务员。

可事实呢?

他们几个人依旧坚持在谋生之余,琢磨着一些闲曲,不为别的,只让吉他剩余一点尊严。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933
阅读量
334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