估值5个亿?许知远终于谈钱了

诗与远方 估值5个亿?许知远终于谈钱了

大家好,我是犀牛。 经常看我文章的人应该知道,《十三邀》这档节目我每期都追。 许知远和被访者的对话主题,像是个社会切片,洗涤着时代的头…
大家好,我是犀牛。

经常看我文章的人应该知道,《十三邀》这档节目我每期都追。

许知远和被访者的对话主题,像是个社会切片,洗涤着时代的头脑与心灵。

这也是《十三邀》最有意思的地方。

新一期节目,许知远对谈的嘉宾是胡润,他给许知远的《十三邀》估值五个亿。

他是第一个在中国给“亿万富豪”的排名的人。

这些年,我们不断提到胡润财富排行榜。

但是胡润究竟是谁?

对于我们来说,是个熟悉的名字,一张陌生的面孔。

镜头在穿梭在北京和上海之间,一个外国人的面孔闯进屏幕。

随着对话的展开,我对胡润有了较为清晰的认知。

不到一个小时的谈话,从财富起源到财富归处。

这是一个经济命题,更是一个社会命题。

90年代初,一个二十几岁的英国年轻人来到中国留学,他给自己取了个中文名字——胡润。

二十几岁的胡润对东方文化很感兴趣,先后在中国、日本留学。

辗转中国和日本之间,最后他选择留在中国。

只是后来成为中国榜爷,这是大家没料到的事。

一个外国人在中国做榜单,还是钱打交道的榜单,不乏会有争议。

这期《十三邀》录制前,被问到对胡润榜单的看法。

许知远给出的回答是:

“轻视。”

千禧年前后,在中国经济迅速发展的时代,这个榜单掀起了一阵狂热。

是财富崇拜,是创业者崇拜。

而对胡润这个人,他没打过照面,也未曾了解。

他和众人一样,对这个“入侵”中国财富榜的外国人充满好奇。

为什么给中国企业家做富豪榜?

胡润提到一个小故事。

初来中国工作的他,长期和一位中文老师后面学中文,有一天突然聊到中国企业家,老师一无所知。

于是第二天他又去公司问了所有同事,没有人能够说出一位中国企业家的名字。

他意识到应该做点事情,让中国企业家走进大众认认知里。

于是在,1999年,29岁的胡润独立发布了 “中国50富豪榜”,中国富豪们被第一次揭开了神秘面纱。

刚开始遭受了很多质疑。

有人恐吓他,有人拿刀威胁他。

因为没有人愿意将自己的财富放在阳光之下。

胡润提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中国人不爱露富,却爱买奢侈品。

全球买高档汽车、高端手表和红酒最多的地方在中国,这是一个很矛盾的心理 。

企业家的财富源于哪?

他们或许比别人聪明,比别人努力,比别人拥有更多的资源。

但是创造财富的过程是一个又一个打工人参与到中间来。

只有将财富放在阳光之下,才能吸收更多的阳光。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有必要让自己的财富透明化。

这是另一种公平的体现。

榜单可以增加财富的透明度。

透明度越高,创业精神越强。

胡润财富榜记录的只是财富吗?

不是。

做榜单其实是一个见证和记录历史的过程。

他曾提到杜伦大学的一位好朋友,主修20世纪的中国诗歌。

胡润曾质疑他的朋友,这些写诗的人都已经死了,有什么好研究的呢?

朋友告诉他,他研究的不仅仅是诗歌。

这些写诗的人,写诗的这个时代。

他们彼此之间有没有受到影响,有什么样的关联?

这才是他想要知道的内容。

是一个见证历时的时刻,更是在触摸历史。

这番讨论,让胡润顿悟。

所以当他得知,周围的中国乃至外国人都不清楚中国的财富聚集在哪时,他觉得有必要做点什么。

做财富榜,关心的不是中国富豪,而是每一位企业家背后的故事。

这才是胡润财富榜的深层意义,梳理中国经济走向,留下可以供人翻阅的历史。

回望这22年的财富榜,很多现象并不是偶然。

尤其是中国的女企业家。

据数据统计,全球排名前100名的女企业中, 有大约七成都来自中国。

但是有意思的是,这些中国女企业的年龄大多集中在50后、60后。

80后、90后几乎没有。

为什么在60年代前后,中国女企业在全球占比如此之高?

而为什么80后这一代女企业家的比例骤减?

这是一个历史的偶然,还是必然。

他想通过这个榜单解决问题。

还有一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是每个行业首富的变化。

就拿教育界企业家举例子,最早一批首富是新东方俞敏洪。

千禧年之后,学英语成了重中之重,年轻人迫切地想走出去,出国、去跨国贸易公司,去看更大的世界。

再过些年,学英语已经不是潮流。

城市竞争激烈,当年那一代学英语的年轻人早已为人父为人母。

教育得从娃娃抓起,教小孩怎么考上好学校才是彼时的时代风口。

届时学而思张邦鑫脱颖而出。

而最近这些年,教育界的首富榜又进行一次洗牌。

中公教育李永新成了新一轮首富。

中公教育是干嘛的呢?

公职人员的培训,国考、考编、事业单位…尤其是公务员培训。

仿佛又进入到一个轮回,短短二十年时间里,教育的需求反应了这个时代精神的变化。

这大概就是触摸历史的瞬间。

用经济作为载体去记录一个时代的变化趋势,不一定全面,但是有必要。

“当财富在短时间内不断积累,给这个社会带来的冲击力是什么?”

许知远的这个问题也是我想问的。

个人财富差距不断拉大,必然会给这个社会带来负面影响。

财富在短时间里大量地积累,可能会造成社会过分的不公。

从历史的经验来说,一旦这种情绪积累到一定爆发点,可能会引发社会动荡。

怎么解决财富分配不均而引发的不公平?

许知远和胡润进行了深层次的探讨。

这不仅是中国经济面对的问题,放眼全球也是一样。

胡润提出了一个较为理想的解决方案:

“我们鼓励第一代企业家从富豪变成新贵,新贵和富豪最大的区别是文化和责任。”

这些占有头部资源和财富的人,他们应该承担推动文化进步的责任。

把钱变成社会进步,甚至是艺术或者是文化进步的基础。

但是很显然富豪们并没有这个觉悟。

今天的上千亿的富豪只有少数几个人做了几百亿的慈善捐款,这并不是一个很良性的状态。

反倒他认为,未来15年,至少会有10—15万亿转移到富豪企业家的子女们身上。

这场财富转移必将成为一场壮举。

但是,富二代们该不该继承这笔巨额财产?

这是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

这场壮举,如此大的力量,也有可能会压垮这一代人。

当下的财富现状也是一样。

从社会大局观考虑,一股巨大的能量,如何用?用在哪里?必然得慎重。

否则将会反噬。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横扫金曲奖7项提名,她被雪藏27年终于翻身了…

内地独立

乐夏正式停播,而五条人却要火到欧美了

有话直说

韩国暗黑风美女纹身师,身材热辣“手活”还好…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941
阅读量
335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