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改编经典遭全网狂骂,她真有网友说的那么烂?

音乐猛料 大胆改编经典遭全网狂骂,她真有网友说的那么烂?

保持独立永远是最珍贵的品质。
最新一期《为歌而赞》大家看了吗?
邓紫棋谈论音乐创作的“真诚”与“套路”的关系、颜人中清唱被赞、陈粒和好妹妹翻唱经典……
它的话题量并不比同期的《天赐的声音》少。
其中引全网讨论的话题当属刘柏辛改编的《火红的萨日朗》。
节目播出后,一条名为“刘柏辛萨日朗 高级还是难听”的话题登上热搜第一名,直到今日还在热搜榜行列。

 

 

播放量643w,点赞4w,评论高达1.1w。

 

看完评论,多数人不认同她的改编。

有人觉得她把《火红的萨日朗》唱成了《火红的骚儿郎》;

 

有人觉得她唱的太油腻;

 

有人觉得原曲欢快活泼的感觉没了。

 

每个人都在各说己见,好不热闹。

 

至于她改编到底如何,我们先不着急下定论。

 

因为除了观众,还有现场点评环节。

 

在百位点赞团中,她最终获得51个赞。

 

显然,现场也有一半点评者不认同她的改编。

 

“太酷了,感觉牧羊人骑着机车穿着皮夹克在放牛。”

 

“嗓音好听,但缺少原版的奔放。”

 

评论也呈现两极分化的局面。

 

对于听众的差评,我完全理解。

 

《火红的萨日朗》的爆红就是源于其悦耳的旋律,它展现了草原的奔放与浪漫。

 

改编版除了歌词,旋律、节奏、唱腔、配器、律动全部焕然一新。

 

它失去了原版活泼、喜悦的气氛,变得自由且内向。

 

在点评刘柏辛改编版之前,先带大家回顾一下原版。

 

乌兰托娅演唱一度成为广场舞的必备单曲。

 

2拍的欢快节奏让无数人沦陷其中。

 

马头琴、蒙古族唱腔搭配流行节奏,让我们能明显感受到蒙古族的热情与奔放。

 

她给我们展现的是一个具体的地方,前奏想起我们自然会想到蒙古大草原。

 

但在网络爆红的版本却不是乌兰托娅的演唱,而是一个叫要不要买菜的网络歌手。

 

这是一个简单的吉他弹唱版。

 

 

他剥去了原版少数民族音乐元素,变成一种纯流行的音乐风格。

 

唱腔、编曲显然更符合一般大众的审美,也更容易传播。

 

原版有浓厚的草原风味,或许还有一些“土”味。

 

从广场舞的必备单曲来看,它涉及的人群偏高龄化。

 

由于风格的局限性,听惯网红歌曲的部分年轻人必然不会喜欢。

 

吉他版本的出现,正中年轻人的下怀。

 

它清新自然、朴实无华,有一种无忧无虑的生活感。

 

既然戳中年轻人的痛点,大家自然会把这首草原之歌推向热搜之路。

 

好了,聊完《火红的萨日朗》的两个版本后,我想有些人已经明白刘柏辛的改编版为什么很多人不认同。

 

究其根本原因,就是大家站的角度不一样。

 

如果对比旋律的可听性,那改编版一定不如原版更悦耳。

 

但对于专业歌手来讲,如果只是为了好听,那意义其实不大。

 

 

对于这首作品的改编,刘柏辛解释道:

 

“这首作品我想把它变成无国界的草原,我有融入一些乡村、小酒馆、摇滚等音乐元素。”

 

前奏响起,就让我忘记了原曲的草原风。

 

弦乐和人声同时进入,婉转的声腔有一种异域风情。

 

果然,这不是我印象中的蒙古大草原。

 

如果不看歌名和歌词,我完全不会想到这是一首草原之歌。

 

她去掉了原曲的本土风情,加入大量弦乐、电子鼓、吉他、合成器,让作品的视野更加宽阔。

 

 

按照她的音乐风格,本以为她会完全西洋化。

 

不过中间又加入了蒙古呼麦,给作品蒙上了一层神秘面纱。

 

她的唱腔极其慵懒,虽然听起来有些软弱无力,但符合编曲。

 

她的编曲没有节奏束缚,通过合成器的延音让听众感受不到歌曲边界。

 

显然,这样的作品是不符合大众审美的。

 

对很多人来说,旋律好听才是最重要的。

 

我不得不承认,这首作品被她改的“面目全非”。

 

不过,这并非是一首失败之作。

 

从整体演唱来看,这种风格就是刘柏辛的专属。

 

不管是去年爆火的《Manta》,还是今年备受好评的《有吗炒面》,它们都有着相同的先锋性。

 

虽然抓耳的旋律荡然无存,但她把《火红的萨日朗》变成了无国界的草原之歌。

 

针对她的改编,王佩瑜这样评价:

 

“当我们听到一个我们不熟悉的东西,甚至是我们第一时间不能接受的东西,我们可以选择放一放,你再试着去听第二遍、第三遍,有可能你会改变自己的想法。这位歌手有自己的脑洞,有自己的想象,反而把这首歌变得没有边界、没有框框,她的视角是世界的,中国音乐想要走得更远,发展的更好,需要听众的耳朵打得更开,我们需要有更好的眼光,需要去更好的发现。”

 

我非常认同王老板的这席话。

 

有人觉得歌曲改编很难听,本质上是因为它与原版的差距很大。

 

有的时候我们可以尝试打开耳朵,去接受那些与我们听歌习惯格格不入的作品。

 

或许并不是它们不够好,只是我们不愿意去触碰新的边界而已。

 

当然,她改编的这首作品必然不会受到当下的大众喜爱。

 

如果把她的作品和之前两个版本对比,我们会发现它们的受众完全不一样。

 

一个具有年代感,一个具有当代感,一个具有未来感。

 

当主持人为她,自己的改编会得到多少人支持,她果断回答道:

 

“我最喜欢写歌和唱自己的歌,我没有想说要为了大家喜欢去改编,只是赋予一种新的理解,看大家会不会对我的理解有感觉而已。”

 

作为一名音乐人,保持独立永远是最珍贵的品质。

 

当然,也不能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如果不观察大众环境只有真诚,那你的真诚或许就会被埋没。

大家正在看

内地流行

因自杀而诞生的巅峰神作,15年后我终于听懂了…

音乐猛料

那英能拿《浪姐》冠军,全靠这个男人在背后撑腰

有话直说

大衣哥、拉面哥之后,他们又搞垮了位96岁卖馍老奶奶…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287
阅读量
528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