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源翻唱张楚28年前神作,这一版彻底把我唱哭了!

音乐猛料 王源翻唱张楚28年前神作,这一版彻底把我唱哭了!

两个时代的碰撞
前两天听说张楚要重新改编《姐姐》,我激动了好半天。
这首作品在华语乐坛的分量非常重。
它是20世纪90年代特有的产物。
如今重现经典,很多听众也都满怀期待。 

而就在今天上午,《姐姐》正式发行了。

 

王源演唱,词曲、编曲、制作均由张楚完成。

 

大家可以先点开下面视频感受一下。

 

每天都会为大家带来各类音乐视频

 

说实话,我看MV的时候眼泪偷偷流了好几次。

 

电影画面和《姐姐》完美交融,眼泪真的很难控制。

 

我是单纯被王源的演唱感动吗?

 

我想不是。

 

那是被电影画面和原声感动吗?

 

我想也不是。

 

或许恰恰是两者的融合,才击垮我内心最后一道防线。

 

我也有一个姐姐,对电影中很多情节能感同身受。

 

影片围绕失去父母的姐姐在面对追求个人独立生活还是抚养弟弟的问题上展开了一段细腻感人的亲情故事。

 

MV开头就交代了姐弟俩之间在情感上的纠葛。

 

彼此相互打闹,也让人想到小时候的场景。

 

与姐姐打架、互骂、抢东西、恶作剧……

 

虽然小打到大,但从来没过怨恨,现在回想起来,甚至还有些感动。

 

 

MV中出现了很多电影场景,台词和画面虽然是零散的,但《姐姐》这首歌就像一条长线把它们完整串联在一起。

 

流动的音乐一直在推动听众情绪,没有一刻让人出戏。

 

电影片段的出现就像阵阵狂风,加快听众情绪的推进速度。

 

有那么几句台词让我瞬间泪崩。

 

 

“我的人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啊。“

 

“我只有你。”

 

“等等我不行吗?”

 

“姐姐,你会想我吗?“

 

不知有多少人在MV中得到了感动。

 

姐姐的无奈有多少人能理解呢?

 

想追求自己的梦想,可是还要照顾年幼的弟弟。

 

抛弃他遭周围人唾弃,待在身边又没办法义无反顾地追梦。

 

几分钟的MV就让人揪心到不行,不敢想象电影带来的冲击力。

 

 

不过歌曲发布后,风评也迅速分成两派。

 

有人觉得他唱的感动,有人觉得他少了一股劲。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

 

至于他唱的到底好不好,先不着急下结论,我们先了解一下新版的背景。

 

这首作品之所以重现,是因为它要为电影服务。

 

作为《我的姐姐》的主题曲,为其增色。

 

既然是电影为主,音乐为辅,很多东西必然要贴合电影内核。

 

为此,张楚重新填词、编曲。

 

至于为什么选择王源演唱,我想他的声音可能与电影人物的年龄更符合吧。

 

 

重新制作的《姐姐》明显降调了。

 

不过这也在意料之中,原版后半段高音太多,就算张楚来唱,都很难压住。

 

原版是竹笛和吉他的合奏,新版采用了电声乐器。

 

虽然在编曲上少了一些创意,但多了一份电影的叙事感。

 

王源的唱腔一如既往,用流行抒情的嗓音来诠释。

 

他的声音没有戏剧冲突,也没有强烈的反抗意识,更多是一种简单叙事。

 

声线比较委婉平和,用浅吟低唱的方式在表达他对于《姐姐》的理解。

 

这样的演唱方式如果放在原版中,显然缺乏张力和力量感

 

但如果放在新版中,他的演唱其实是不违和的,电影中的反抗更加个人化,少了时代的挣扎。

 

对于20岁的王源,他离20世纪80年代是遥远的。

 

没有经历过那个年代人,很难体会当时人们的心境。

 

 

关于这首作品,王源是这样说的:

 

“因为我没办法穿越那个时候,可能没有办法理解张楚老师写的那个姐姐,但是我可以试着代入看了电影之后的感受,包括我身边看到的很多事情,包括我想象我有一个姐姐,这样来试看着代入一下。”

 

这首作品张楚写于1989年一个冬天,以此来抒发他和社会的一种情绪。

当时改革开放了,他站在一个老的文化背景下描述当时一种年轻人的愿望。

 

其实这首歌很理想化,但是苦于无法实现所以会有一点绝望的情绪在里头。

 

张楚把反抗、不甘、无奈、期望等情绪揉碎到音乐中,用真情实感唱出了一个时代的声音。

 

歌词修改之后,歌曲的整体立意更加私人化,少了原版对于整个时代背景的捕捉。

 

新版完全按照电影剧情来设计,歌曲情感更贴近姐弟俩的内心,站在弟弟的视角去表达对姐姐的那份爱。

 

就像歌词写道:

 

“哦,姐姐,你去飞啊,放开我的手就不会累了。”

 

这就是电影中弟弟最后的心声,他希望姐姐可以去北京追求自己的梦想,当然这个决定只是弟弟的无奈之举。

 

就像歌词后半句写的那样:

 

“哦,姐姐,带我回家,牵着我的手,你不用害怕。”

 

弟弟一方面希望姐姐去追梦,一方面又想让她留在自己身边,这种双重矛盾让整个故事充满戏剧性,也吊足了观众情绪。

 

这几句也是整首作品中最难唱的部分。

 

虽然降调了,但最高音还是达到了#C5,比如最后“害怕”二字。

 

王源在最后几处高音选择了假音,虽然这也是一种诠释方式,但听感上少了冲突性。

 

前面持续高音,听众的情绪是不断往上走的,突然的假音让人有一种坠落感。

 

情绪还没有完全达到顶点就结束了,没有给听众营造一个特别大的情绪出口,这一点让人有些遗憾。

 

从电影主题曲角度来看,他的诠释是符合电影调性的。

 

其实们没必要去纠结原版《姐姐》是怎样的。

 

不同时代、不同年龄、不同背景自然会有不同的表达。

 

我们可以尝试去相信这位20岁的年轻人,这个年龄段所理解的《姐姐》或许本该如此。

大家正在看

内地流行

因自杀而诞生的巅峰神作,15年后我终于听懂了…

音乐猛料

那英能拿《浪姐》冠军,全靠这个男人在背后撑腰

有话直说

大衣哥、拉面哥之后,他们又搞垮了位96岁卖馍老奶奶…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287
阅读量
528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