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有话直说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大家都是人,活着最重要

大家好,我是海马。

去年年初,疫情之下,全国都被笼罩着阴霾。

音乐人们集体失业,没有演出的他们,只能焦虑的待在家中。

就在这个时刻,郝云与二手玫瑰主唱梁龙、音乐人臧鸿飞,一起组了一个名叫“中国第一难团龙云飞”的小团体,并且还一起合唱了一首名为《2020年 春》的歌曲。

在沉重的大背景的之下,三个人用轻松的旋律,俏皮的歌词,为乐迷带来了一缕舒适的暖风。

似乎在他们眼里,什么事儿都不算事儿,能开心一天算一天。

令人意外的是,最近这三位“顽主”参加了喜剧表演类综艺《跨界喜剧人》,并且还一起合作了一部以“摇滚乐”为主题的小品。

连摇滚老炮都开始演小品了,人设崩塌了,爷青结……

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三位都不是专业演员,所以演的好坏另说。

但其中他们所表现出的关于“摇滚音乐人的生存现状”,可谓是引得一大帮滚青的集体共鸣。

玩音乐难,玩摇滚组乐队更难。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本次“龙云飞”将自己表演的小品命名为《摇滚歌手的人设崩塌》

顾名思义,金无足赤人无完人。

玩摇滚的不是什么圣人,理想和生活之间存在一定的隔阂的,想要从中寻求一个平衡点,真的太难了。

故事是在三个人的一次新歌排练中展开。

休息的间隙,他们的一段对话,还原出了大部分摇滚新人理想主义的真实想法。

绝不商业化,决不妥协!

“你说咱们搞摇滚的要是向商业妥协,那跟流行音乐有什么区别。”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大部分一开始接触摇滚乐年轻人们,是充满理想主义的,是推崇“小而美”文化内核的。

这里没有说流行音乐不好的意思,只是这帮人不愿意随波逐流,习惯于坚持自己的审美,不愿意被大众影响。

比起物质需求,他们更渴望精神层面的富足。

要纯粹!

可即便如此,人总是要活着的,“衣食住行”这些最基本的生活需求缺一不可。

没过一会,乐队再次排练之时,梁龙忽然在地上掉落了一份保险合同。

“这天上的仙儿买保险啊。”

“你搞摇滚的买什么保险,叛徒!”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对于一些每天996在企业上班的员工来讲,“保险”是最基本的刚需,甚至是立身之本。

假如没有五险一金作为保障,你很难想象自己的生活到底是什么样的窘境。

但对于独立音乐人而言,这份“保障”却成了奢侈品。

在乐队文化还没现在火爆之时,音乐人们版权费少的可怜,大部分收入来源全靠演出卖票。

可Livehouse即使卖票再多,收入所得也还不到某些明星开场演唱会零头。

如若生场大病,没有保险的他们,甚至连病都看不起。

随后梁龙的一句话,让万千滚青们有了共鸣。

“摇滚是不死,但我可能会死。”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大家一直强调的“摇滚精神”,可能在现实面前我们也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

当梦想受到一切基础物质需求阻碍之刻,你只能选择妥协或者“曲线救国”。

无法做到为“生”而活,那就暂且只能先为“活”而生。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近些年,网络神曲盛行,很多经典老歌被胡编乱改,面目全非。

摇滚乐也无法幸免于难。

部分唱片公司,不会关心音乐本身的质量,是否好听、是否有内核,只会考虑到商业价值。

正当三人聊到该话题时,老板忽然进来,他们立马变身乖宝宝。

一声“老板好”,又搞笑,又辛酸。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老板这次来的目的,就是为这支号称“中国第一难团”的乐队提供商业化的建议。

他率先对梁龙说:

“你去那个短视频平台做一个DJ版的,加点混音,加点动次打次,它好传播。”

“然后我找两个小姐姐往你的歌里卡点。”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虽然内心抗拒,但梁龙还是欣然答应了。

多讽刺,多无奈呀。

我们认知当中纯粹的摇滚乐,在娱乐至死、流量至上的时代或许就是个屁。

要想赚钱,必须忍受这样的没有任何营养的改编。

这不仅仅是摇滚乐的悲哀,更是这个时代的悲哀。

但你能有什么办法呢?

不妥协,只能等死。

不但如此,老板给郝云商业化的建议,更是令人三观尽毁。

直接想把经典作品《活着》变成喊麦……

“闭上眼睛,忘掉音乐,忘掉旋律,只管把你的歌词喊出来。”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好歹梁龙需要改编的土嗨和音乐有那么点关系,可这“喊麦”是音乐吗?

这简直就是逼着郝云开直播、找人PK、扮傻吸引粉丝刷礼物的节奏啊。

在这些老板眼里,似乎音乐人就是他们的赚钱工具,根本不要提什么底线。

我不需要你的才华,更别提什么审美,顺应时代乖乖赚钱就好。

事到如今,郝云只能让大家自我麻醉,说道:

“咱们还是离不开商业,有商业咱们才能活着。”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俗话说,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

从某种程度上,对很多音乐人而言,是人活一口饭呀。

什么摇不摇滚,商不商业,在生活面前不重要,活着才最重要。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上个世纪,摇滚乐在中国出现至今,就被大众扣上了许多标签。

反叛、愤怒、神秘、反商业、反娱乐……

玩摇滚的必须就是铆钉、皮裤、马丁靴,而且一定得穷,有钱的那都不叫“真摇滚”。

就像臧鸿飞在节目中说:

“老有人对摇滚乐有一些类似与偏见,就感觉我们就是睁眼就不应该吃豆浆油条,就应该喝一瓶二锅头,然后每天发疯什么的。”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但我们可以仔细想想,滚青也是人,也得养家糊口、也得娶妻生子。

难道他们必须总是要活在大众的刻板印象当中,稍微有些偏离就得被随意抨击吗?

这是不合理且无知的想法。

很多年前的树村乐手,难道他们是真的快乐吗?一点也感觉不到苦?

现在有能力赚钱了,凭什么就不配拥有更好的生活。

“这个名字叫《摇滚歌手的人设崩塌》,其实我觉得它这个名字是一个反义词,恰恰是摇滚乐手的真实生活再现。”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这帮老炮的人设终于崩塌了

 

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或许某些音乐人他确实不需要太多的物质条件,没有家庭负担,选择坚持自我。

但另外大部分人,因为各式各样的现实原因,不得不去做部分妥协。

没有孰对孰错,都是自己选择的路。

但音乐人们依然可以有一个折中的办法,在保证自我审美底线和追求的同时,与时代接轨,适当商业。

既可以按照自我表达创作,又可以赚钱,何乐而不为。

梁龙所在的“二手玫瑰”,就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

他们不商业吗?但作品有失水准吗?

朋克也有上班的一天,金属也会秃头,哥特免不了卸妆,后摇或许也有话痨的时候,英伦依然逃不过中年发福危机。

总而言之,大家都是人,活着最重要!

大家正在看

内地流行

因自杀而诞生的巅峰神作,15年后我终于听懂了…

音乐猛料

那英能拿《浪姐》冠军,全靠这个男人在背后撑腰

有话直说

大衣哥、拉面哥之后,他们又搞垮了位96岁卖馍老奶奶…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287
阅读量
528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