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音乐猛料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虽然不知道未来怎样,仁科是否在开玩笑,大家倒也不必忙于思考,等到问题出现他们再告诉大家

大家好,我是海马。

最新的一期《十三邀》前两天已经上线,本次邀请的嘉宾是五条人乐队。

说起这支乐队,想必很多乐迷们都是通过《乐夏2》才了解他们的。

而五条人也凭借自身的人格魅力、作品内容的思辨性以及音乐性,在流量的加持之下,得到了现象级爆火。

在此之后,他们演出场场售罄,抢票时手速和网速缺一不可。

甚至还有一部分狂热乐迷,专门坐飞机去往另外一座城市观看五条人演出。

广告代言、商务合作更是应接不暇。

对此,很多老乐迷就开始担心:

他们是否被过度消费?

他们会不会被金钱冲昏了头脑,之后无法好好创作了?

那么在本次许知远与他们对话中,我们完全可以感受到:完全是自己多虑了。

五条人火到出圈是一个偶然,热度随着时间消散也是必然。

他们早有心理准备,最终依然还得靠作品说话。

代表底层人民,歌唱庶民的故事,就是五条人的杀手锏。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乐队的核心成员阿茂和仁科皆是“野路子”出身,所以相比于那些科班出身的音乐人,他们并没有很完善的乐理知识体系。

创作时,更多的就是凭借感觉。

但这也不奇怪,因为本身五条人的气质极为贴合,随性、洒脱、不受约束……

开头部分,鼓手长江是这样评价他俩的:

“不按常规性地那么编,音乐上面他们没有别人的影子。”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随后,前任贝斯手牛河又说:

“他们俩但凡会一点点乐理,写出来的旋律都不会这么好。”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很多理论知识非常丰富的音乐人,往往都会遇到同一个问题:

将自己锁在一个极其固化的创作模式或者套路中,无法跳出。

即便拥有高超的技术以及丰富的元素,也掩盖不了内容空洞。

当然,我这里也不是说科班出身的音乐人不好,只是说“你的理论是否可以百分百的为创作服务”,而不是“创作为理论服务”。

但像仁科和阿茂这样,完全凭借感觉写歌,没有条条框框的束缚,往往就是他们作品的闪光点。

许知远告诉观众:

“他们是非常好的庶民文化的象征,因为这个时代其实没庶民,有网民,所以他们珍贵。”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因为仁科和阿茂都是来源于底层,从小在县城长大,他们的所见所闻所感均来源于此。

很多乐迷都说,从五条人的音乐里可以看到自己的影子,那么原因只能归结于两个字:“真实”。

“当然我不喜欢口号式的东西,比如有一些歌曲的情感抒发,他可能是很老套,未必真诚,未必真实。”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他们的作品并没有飘忽不定,而是落在实处,让人看得见摸得着。

通过故事来表现思辨性,这就成就了他们音乐的普世价值。

“很多哲学家思考问题很先锋,一旦他思考的不是生活规则稳定下来的那个问题,好像都挺先锋的。”

“但是我恰恰认为,要把先锋问题变成日常问题。”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哲学也好,艺术也罢,其实都来源于生活,没有那么神乎其神。

让它们以最通俗易懂、感同身受的方式,传达给大众,这才是真正的“庶民文化”。

乐队火了,声音也就杂了。

看着他们票价上涨,场次增多,商务代言也愈加频繁……

大家都怕他们“误入歧途”,陷进资本洪流无法自拔。

但从后边的访谈中,他们虽有爆火之后的喜悦,但是大部分时间依然保持清醒。

五条人一直都在进步。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从《乐夏》结束之后,五条人所有成员基本上没有休息过,音乐节、巡演、商务活动……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对于这种状态阿茂和仁科则是表现出不同的态度。

阿茂慢慢开始烦躁、厌倦这种生活。

比如接受媒体采访时,每次都要回答一样的问题,令他排斥。

“一下子火了之后,就各种采访,后来都有点疲倦了、腻了。他有一些问题,有问你拖鞋什么的。你想,拖鞋在我们这真的是……”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确实如此,接受各大媒体采访时,很多记者都在问一些表象且重复的问题。

关于拖鞋,阿茂不知已经回答了多少遍……

即使如此,他们却依然还在问。

而仁科则是除了名利带来自己短暂性的欢愉,他更加沉溺于这种新鲜感。

乐此不疲。

“比如人,他喜欢收到礼物。其实要给你新鲜感,就是说你在拆的过程,你期待这个过程。”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他们俩没有孰对孰错,正确的该是如何在艺术和商业之间找到支点,做到平衡。

但当初他们决定去参加这档节目之前,确实也是因为乐队遇到了瓶颈。

仁科和阿茂合作多年一直不温不火,音乐方面也没有巨大突破。

所以,想借此在包括音乐的各个方面,寻求一些新鲜刺激。

第二季《乐夏》开始招募时,仁科和阿茂一再犹豫不决,不知道是否要把握住这次机会。

但最终为了乐队可以良性发展,做出突破,他们还是硬着头皮上了。

“就搞不好它可以带来新的生机,就对音乐上的,哪怕是破坏性的。”

“是福是祸不知道,试一下,‘灾’后重建,哈哈哈。”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之后,阿茂也表示,当时他们的瓶颈很大,大到一辆卡车都可以开进来。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独立乐队参加综艺,是从自己熟悉的舒适区前往另外一个陌生环境的一次尝试。

即使再小众的乐队,也会有得到大众认可的潜在心理。

五条人也一样。

仁科认为,一直维持一种状态是不对的。

像个冒险家一般,探索一下未知领域也未尝不失一种好办法。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当许知远问他们是否会在过程中产生恐惧时,仁科只是带着笑意回答道:

“我没有恐惧。”

“有时候穷得跟‘狗’似的,我都没恐惧过。”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难得可贵的是,现在他们成功破圈被更多人熟知,但依然没变味,甚至可以依然没有迷失。

通过仁科的话术,也体现出他们满满的哲学意味。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大家回想起去年的夏天,五条人一直在挑战我们传统意义上的“规则”,从不按套路出牌。

现场临时改歌、出人意料的talk环节、连续被淘汰随后再被复活……

每一个环节似乎都被附上了魔幻的戏剧性。

当许知远问起他们到底靠什么吸引乐迷时,仁科戴上了墨镜,举了一个极其恰当的例子。

日本摇滚音乐人灰野敬二,无论黑夜还是白天都会带着墨镜,和导演王家卫一样,这已然成为了自己的标志。

但有一次,他和乐队在烈日炎炎的室外演出时,他竟出乎意料的把墨镜脱下,颠覆了大家的想象。

在日常中制造极端,打破大众认知,这就是他们破圈的重要原因之一。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当然了,仁科表现出的“打破规则”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

而是要在规则当中,相对做一些并不常规的事情。

平淡无味的生活中,我们需要“走神”。

“规则代表理性的话,就是一个完美的苹果,但也有千千万万不一样的苹果。我不是要反对那个完美的苹果,而是要承认完美的同时,你也要承认千千万万具象的东西包围着它。”

而这些并不完美的,可能才是最有意思的。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在仁科看来,他需要在自己有限的一生中,尽可能去做一些有趣的事情。

人类从单细胞动物一直进化到现在的模样,在这种来之不易的状态之下,为什么还要活得无味呢?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这种打破传统的生活态度,也促成了五条人是一支不停向前进步的乐队。

大家也不必担心他们过度商业化,因为他们有自己对当下的思考。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虽然现在是独立音乐圈顶流,但你也不可否认大家的关注点,并不是只在音乐层面,可能更多的是在于他们的“娱乐性”。

那么从这个角度分析,五条人的音乐依然是属于小众。

和烟花一样,他们的热度也是只短暂的,虽然现在享受着Rockstar一般的待遇,但最终他们还是得回归到音乐本身。

节目的最后,仁科和许知远盘坐在街上说了这么一番话:

“我还想写英文歌,我还想拿欧美市场那美国市场,要征服全球,等着瞧吧。”

“也许是开玩笑。”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别再说五条人过度商业化了,他们比谁都清醒

 

虽然不知道未来怎样,仁科是否在开玩笑,大家倒也不必忙于思考,等到问题出现他们再告诉大家。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我代孕,是为了我的女儿不去代孕”

有话直说

花200订制了乌克兰嫩模祝福小视频,兄弟看完相当满意…

音乐猛料

郑爽父母更可恨!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225
阅读量
526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