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时候曝光痛仰​乐队了!

音乐猛料 是时候曝光痛仰​乐队了!

二十几年前,刚到北京的高虎信誓旦旦地说:   “我能干很多事,战地记者、冒险家、做音乐,我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   后来,组…

二十几年前,刚到北京的高虎信誓旦旦地说:

 

“我能干很多事,战地记者、冒险家、做音乐,我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

 

后来,组乐队、出唱片、被人喜欢、被人质疑,他再回头看看当年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劲儿,忍不住笑出来了声。

 

人到中年,他才明白:

 

人这一辈子做好一件事就很牛逼。

 

就像很多人赋予给摇滚乐的定义一样,愤怒、反抗、呐喊…到最后才懂得摇滚是有“心”的。

 

从一支花臂长发的硬核乐队慢慢转变到如今柔软、平静,他们背负着太多的骂名与质疑。

 

但如果你了解高虎,了解痛仰,撕下柔软的外衣,你会发现他们的音乐是走心的。

 

这包裹在里面的“心”才是真正的不妥协。

 

几天前,痛仰乐队为纪录片《棒!少年》,演唱了推广曲《未来的路》。

 

 

随后,引来了近半个音乐圈的转发。

 

 

这部纪录片的底色是人生本苦。

 

他们是孤儿,是贫困儿童;他们在坎坷中奔跑,在挫折里涅槃,忧愁缠满全身,痛苦飘洒一地。

 

有苦,但也有梦。

 

高虎的声音温暖、治愈,仿佛是在告诉那些人生底色灰色的人,奔跑、歌唱。

 

这是一部公益题材的电影,而公益也是痛仰这些年一直在坚持的事情。

 

在云南,他们有自己的公益项目,作为乐迷数量惊人的一线乐队,鲜有人知道这一点,乐队成员也从不张扬,微博也设置了近半年可见,很多公益信息在网上已经搜寻不到。

 

今天我们就来一一“曝光”。

 

撕掉过去种种质疑,掀开痛仰柔软的背面。

 

 

《乐夏》之后,痛仰并没有消费节目热度。

 

活动不多,几乎不接代言,各大晚会、综艺也没有他们的身影。

 

除了livehouse巡演、音乐节,大部分时间都在写歌。

 

节目结束后不久,他们就推出了一张新专辑《过海》,只不过这是一张纯音乐专辑。

 

刚发布的时候很多人骂骂咧咧,觉得痛仰早没有当年的愤怒。

 

只可惜那些人眼里只有“愤怒和反抗”,满身戾气,看不到这个世间的爱与美好,当然也不知道这张专辑背后的意义。

 

 

“我们会将网络平台实际收入的一半捐给关爱抑郁症项目,尽绵薄之力抛砖引玉。”

 

虎哥说了,这张专辑一半的收入将用来资助抑郁症患者,一年后他们兑现了诺言。

 

 

他们将一半的收入捐赠给了北京尚善公益基金会-抑郁症项目。

 

 

不仅如此,连另一半的收入也拿了出来,捐赠给了需要帮助的乐队和音乐人。

 

 

 

孟子曰:

 

“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

 

我在痛仰身上看到了,这后半句话的意义。

 

他们一直在用音乐赋能给需要帮助的人,这是大部分所不知道的。

 

 

上面的捐赠对象中,海嘎小学的学生乐队大家一定不陌生。

 

当初海嘎小学的视频在网上流传的时候,痛仰第一时间转发,并表示有机会为他们唱首歌。

 

 

他们动手按下转发键的那一刻,已经和海嘎小学的老师取得了联系。

 

一个月后,痛仰走进山区,为了一首歌的约定。

 

 

他们在大山里一住就是好几天,打破年龄和身份。

 

高虎特地换上一身布衣,席地而坐和孩子们一起歌唱。

 

 

孩子们蓝白相间的校服和高虎一身素衣,出现在同一画框中,是我今年见过最美的画面。

 

演出结束后,痛仰并没有大肆宣传这次活动,乐队所有人一致坚持此次海嘎之行,必须以“不消费孩子”与“不带任何商业行为”为前提。

 

“已识乾坤大,犹怜草木青。”

 

这才是音乐最迷人的地方。

 

 

今年年初,我们的生活被一片灰色笼罩。

 

疫情给很多人带来了噩梦。

 

“一方有难,八方支援。”

 

痛仰二话不说,第一时间捐助了100万支援武汉。

 

 

一百万对于一个当红明星来说,也许并不算什么。

 

但是乐队痛仰来说,100万可能是他们几十场演出的全部收入。他们那点钱是一场场livehouse辛苦唱出来的。

 

这一百万,是痛仰的态度,也是一个摇滚音乐人的态度。

 

疫情期间,一位支援武汉的医护人员在痛仰工作室的微博私信道:

 

“想去音乐节。”

 

要搁一般人,这条私信早就石沉大海。

 

痛仰却认真查看,并且回复:

 

“回来了,来看演出,我请。”

 

 

半年后,无锡现场,英雄归来,如期而至。

 

 

当我看高虎与这位医生的合影时,眼泪不自觉在眼眶打转。

 

“愿爱无忧”,大抵是如此。

 

 

上半年,当所有乐队都在参加“相信未来”在线义演活动时,痛仰选择退出。

 

并表示将会拿出今年的第一份收入也就是《过海》专辑收入的另外一半,助力给需要帮助的音乐人共渡难关。

 

 

其实这个时候,他们已经在筹备一件意义非凡的事情:

 

“来武汉办线上演出。”

 

他们是复工后第一个来武汉演出的乐队。

 

五月中旬,“草莓星云” 演唱会 如期而至。

 

乐队成员提前一周,从全国各地出发,在杭州汇合,抵达武汉。

 

一路辗转,期间遇到了种种困难,但都抵不过最后的一句:

 

武汉,你好!

 

 

演出之前,痛仰并没有以武汉为噱头大肆宣传,甚至并没有透露演出地点。

 

所以很多人直至演出开播前,都不知道痛仰此时就是在武汉长江边。

 

 

直到演出返场,直播画面中打出“痛仰 武汉 演唱会”的字样时,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背后的“湖水”是滚滚的汉江水,脚下的土地是久违了的武汉。

 

 

此时的武汉刚刚解封没多久,很多人还对这个地方“敬而远之”。

 

而他们冒着被隔离的危险,把线上演出的地点选在了武汉,其意义不可言表。

 

 

痛仰又做了一件别人不想、不愿、不敢做的事。

 

 

痛仰有一首歌叫《野歌》,这首歌对于他们来说意义特殊。

 

几年前,他们去了云南的一所慈善学校,教那里的孩子们音乐,并带去了小乐器使他们接触到了一点音乐入门。临走时,慈善学校的校长李兵把他写的一首诗送给了乐队,后来痛仰把这首歌谱了旋律,便诞生了《野歌》。

 

去年是痛仰乐队成立20周年,他们首轮巡演将以“野歌”为主题在云南办起了慈善巡演。

 

从西双版纳、蒙自、曲靖、昆明、丽江、大理这六座城市展开。

 

巡演的全部收益将全部捐给云南地区的需要帮助的孩子们,并且表示关于捐赠的具体详情,会在演出结束后15个工作日内对外公布。

 

 

云南是痛仰公益事业的第一站。

 

这些年他们一年多次往返云南,除了资助学校,也会捐助当地的乡村医生。

 

他们给云南山区的孩子捐赠音乐教室,并且每隔一段时间就去那边的学校与当地的孩子们一起上音乐课。

 

 

也会亲自探访当地的医生。

 

 

张静曾在提到:

 

“我们经历了很多别人从来没有经历过的事情,也穿行了很多别人没有走过的公路。我们曾经看到一座山的树全部被砍掉,曾经被村里的大爷问到照相机是什么东西,我们永远也忘不了那些蓝天、白云、湖水,还有像花儿一样美的风景……”

 

 

人总归是要成长,音乐也一样。

 

2016年痛仰启动了“今日青年”百城巡演项目,当时他们已经是国内知名乐队,多跑几场音乐节,远比在LiveHouse挣得多。

 

 

但痛仰仍然觉得巡演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在他们看来自己的“根”就是在livehouse里。

 

 

他们从零几点就在livehouse演出,直至今天依旧坚持着。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们的音乐风格也悄然发生着变化。

 

这些年,喜欢痛仰的人越来越多,抵制痛仰的乐迷也不少。

 

去年《乐夏》的舞台上, 某位知名专业乐评人就公开表示:

 

“这辈子都不可能投(票)给痛仰。”

 

甚至在微博写到:

 

“我讨厌痛仰,我讨厌这支——中国最油腻的乐队。”

 

何为油腻?

 

非要宣泄式的呐喊?粗暴的外壳?

 

别动不动就撤摇滚乐的内核,谁也没有资格定义摇滚乐。

 

比起愤怒的痛仰,我更喜欢现在的他们。

 

相比大多数乐队,他们更值得敬佩。

 

 

  • 谢天笑演出现场被骂,一首歌唱三遍真是不讲武德
  • 万青都有这么多新歌了,还不出新专辑?
  • 《乐夏3》定档,听说你们很期待王菲、郑钧…

 

 

犀牛 | 策划犀牛| 撰文滚君 | 排版喜欢这篇文章的,点击下方在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唐朝30年后再唱《国际歌》,这些嘲笑真没必要…

音乐猛料

这支爆红乐队因作品雷同遭众人谩骂,这波黑操作大可不必

音乐猛料

魔音三太子

万般皆苦,唯茶酒相伴

文章数
947
阅读量
332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