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诗与远方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天涯未远,江湖再见!

要说今年《乐夏》最大的“赢家”,当属五条人。

参加节目之前,他们顶多活跃在音乐节和livehouse,参加节目之后,从晚会到直播,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

五条人确实火了!

准确地说是仁科和阿茂火了。

但是五条人不止两条,而是以四个人为固定成员的乐队。

当大家都把目光聚焦在阿茂和仁科身上的时候,我却默默关注另外两位:贝斯手何俊霓(牛河)和鼓手长江,尤其是牛河,贝斯弹的一绝。

可是今天一早却传来“噩耗”:

牛河退队了!!!

凌晨两点,众人已入睡,牛河在微博写道:

“因为我个人的发展方向和需求,我决定暂时离开五条人。”

换句话说就是音乐发展道路不同。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并表示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内会停用微博,直到有新作品出来。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消息来得如此突然,令人不得不心生疑问。

牛河为什么会离开五条人?

虽说具体原因我们不好断定,但是从他的微博内容可以理解一二。

《乐夏》结束不久,他点赞了史航的一条微博。

其中提到了拳王阿里中的一句话:

“这只是工作,草在长着,鸟在飞着,波浪拍打着沙滩,而我痛打着别人。”

史航说他需要另一份工作来中和一下,去赞颂美丽、天真、友善、期待、岁月和柔情。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想必这也是牛河的心声。

《乐夏》之后,五条人各种通告接踵而来。

他们的场子不再是各大音乐节和livehouse,而是各大媒体的采访以及晚会和直播。

通告一个接一个,活动一场接一场。

也许是工作变成了游戏,也许是游戏变成了工作,久而久之难免乏味。

必须要按下暂时键。

今天一早,五条人鼓手长江在微博写下了意味深长的一句话:

“天地之间 其犹橐龠乎 虚而不屈 动而俞出 江湖有见”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这16字出于老子的《道德经》。

意指世间万物从虚空中来又回到虚空中去,没有穷尽,循环不止。

更深层次其实是表达要效仿天之道,要把自己放空,像天地一下保持空虚,才能其用无穷。

做音乐也是一样的道理。

不管取得多少成就,只有不断把自己归零,才能够走更远。

或许当下的牛河,只是想将一切清零。

离开五条人,退出微博,就此放空,去做自己想做的音乐。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整季《乐夏》下来,认识牛河的人并不多。

因为提起五条人,大多数人的印象只停留在仁科和阿茂。

甚至连音乐平台上乐队的基本资料中,成员那一栏也只写了他们俩的名字。

《乐夏》中似乎也有他们两个人跟大家频繁互动。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至于牛河,话不多,镜头也少,再加上是个贝斯手,总是惯性被忽略。

乐队一起参加直播,主持人提问往往都是:

“仁科回答一下,阿茂回答一下,贝斯手回答一下。”

贝斯手不配拥有姓名?

这我就要反驳了!

这哥们业务能力绝对过硬!

星海音乐学院古典吉他专业,正儿八经地科班出生。

据说牛河不止会贝斯、吉他,萨克斯、电子琴、小提琴都会一点。

就光《乐夏》舞台上,我就看到了三种乐器。

除了常规的电贝斯,还有double bass和电吉他。

《地球仪》的现场,牛河放下贝斯弹起了电吉他。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决赛《阿珍爱上了阿强》,他又换成了double bass。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阿珍这场我印象很深,直接整了这么大个低音提。

当时弹幕上还有人问,这是什么乐器。

大家都知道double bass比bass体型大一圈,弦质地硬也粗很多,而且没有品格,所以弹起来比bass更有难度。

我们来回味一番决赛夜上这首歌的现场。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牛河double bass所呈现出来的律动,音色,配合地都很完美,很稳,很舒服。

他在B站整了个视频号,主页的简介粗暴明了:

“一个贝斯”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他的视频作品中,出现了四弦贝斯、六弦贝斯以及double bass。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至于音乐风格,他更倾向于爵士,还致敬了爵士大师John Zorn。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牛河对音乐有自己的严格标准,每次演出,他都要带两把贝斯。

所有的现场,即便是即兴也要呈现出最完美的状态。

这是爵士精神所在。

所谓“爵士精神”,也就是意味着“自由”。

解散内心,解散音乐固有的形式,去探索、尝试,接受现场所有的偶然性。

早前参加音乐财经采的时候,他说五条人的音乐好像什么都有,但听起来又只能被定义为“五条人”。

谈到音乐理念,牛河感慨道:

“当今的音乐理念,比较数理化、逻辑化,在创作中,我们思考和声,思考转调,当转调遇到瓶颈,便开始玩节奏。”

但其实大家都忽略了音乐理论并非科学,不需要强大的逻辑,也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

牛河曾经转发过这样一条微博,内容是日本爵士大师近藤等则的一句话:

“我认为音乐工业已经死了。因为音乐根本就不是工业。音乐是精神性的、深情的、想象力的,是生命本身!”

五条人成员突然宣布离队,难道是因为他们太红了?

换句话说音乐是有生命的。

不被约束的生命才是自由的,自由的生命才足够饱满、立体。

而选择离开五条人,想必是想追求属于自己的自由。

就像长江在微博写给他的那段话:

“天地之间,其犹橐龠乎,虚而不屈,动而俞出。”

天涯未远,江湖再见!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生化危机8》发布后,2米9的美艳吸血鬼夫人被网友玩坏了…

有话直说

十年前丑到吐的洞洞鞋,如今盗版都卖断货了…

音乐猛料

因跳楼自杀而作的一首歌,让20万人集体泪目…

摇滚客

摇滚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自己

文章数
1242
阅读量
956w
最新文章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