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音乐猛料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老牌乐队重组一直都是个饱受争议的话题,免不了要被指指点点。 卖情怀?过气?   这些质疑声从未断过。 ​ 但这些,乐队们根本不ca…

老牌乐队重组一直都是个饱受争议的话题,免不了要被指指点点。

卖情怀?过气?

 

这些质疑声从未断过。

但这些,乐队们根本不care!

 

提起那些摇滚老炮们,当年什么苦没受过,何曾见他们怕过。

 

即使现实将乐队拆得七零八落,经历无数挣扎,他们也没有因为疼痛止步。

 

照样信心满满地拿起吉他,抱起贝斯,一个劲儿栽进音乐理想中。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破碎后重来的 Joyside 

去年四月一号,Joyside在微博宣布回归。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愚人节这个日子是边远选的,Joyside时隔十年重组归来,本身就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连自己都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因为大家都知道,这支乐队经历过大多坎坷,如今能够回来,实属不易。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回想起这十几年的经历,一把辛酸泪。

先是鼓手辛爽给了他们重重一击,谈起辛爽离队的场景,边远至今都历历在目:

“我记得是在13门口,他说他不玩了。”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等到录完第三张专辑时,乐队成员走的走、散的散,只剩下刘昊和边远两个人。

此后,Joyside进入了一段低谷期,但是再痛苦音乐还是得继续做。歌还是得写,梦想还是得继续。

挣扎中,等到了刘虹位、关铮的到来,给乐队增添了新的生机。

只是谁能想到,几年后刘虹位的一句:“我不玩了。”使得Joyside不得不按下暂停键。

说出“散了”那一刻宛如晴天霹雳,那一刻刘昊觉得这一生都没了。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乐迷们的眼前也陷入了一片黑暗。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乐队解散后,刘虹位先去了上海mao酒吧当助理,在台上给其他乐手们卷线,一个月拿着2000元的工资,后来又跑到乡下去种蘑菇。

无奈又辛酸。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当初那么苦都能扛下来,这几个大老爷们甘心把乐队扔一边?

不可能!

刘昊忍不住了,做乐队对他们来说,是挥之不去的梦想。

于是,他把哥几个叫到一起。边远、刘虹位、关铮,三杯酒下肚。

几个人达成共识,抱在一起痛哭,重组Joyside。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崩盘后重来的木马

今天,我们能够在《乐夏》舞台上看到木马的身影,绝对惊喜。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尤其是木玛和胡湖同台,一下子就让人想起20年前,当年漂泊在北京树村的木马。

他们也曾经历过痛苦时刻。

没有钱,没有好的设备,全凭对摇滚乐的一腔热血,兄弟几个人就这么窝在一起搞乐队。

前途一片渺茫,生活也是一塌糊涂。

即使在当时万般艰难下,照样写出了惊艳众人的作品。

但是,医生、诗人和火车司机的儿子组成的乐队,注定会出现矛盾。

最终胡湖的离队给乐队撕开了一个口子。

那段时间,是乐队最痛苦的时刻。

当时著名的乐评人张晓舟的分析认为,是市场和歌迷先抛弃木马。

他们经历了大多数乐队都会经历的命运:乐队崩盘。

解散之后,他们几个人依旧在不同位置坚持着自己的音乐。

2016年木玛发布了《纯洁 2016 》,改编自第一张专辑《木马》中的《纯洁》。

不再是当年黑暗、阴郁的风格,于是很多老乐迷开始叫嚣:“你变了,已经不是从前的木马了。”

而木玛并不做理会。

从《丝绒公路》到《旧城之王》,争议和谩骂从未断过,但他从未被这些争议阻挡过。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无需众人理解,他尽情玩自己的音乐。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重拾乐队梦的达达

《乐队我做东》中臧鸿飞回忆起当年的达达,那叫一个风光。

摇滚乐队上电视拍广告,他想都不敢想。

当木马他们还在地下挣扎的时候,达达乐队就已签约五大唱片公司之首的华纳,发行了大火的《天使》,实体专辑销量超20万张,高居本年度摇滚唱片榜的首位。

大街小巷,学校商店里,达达乐队的专辑和海报铺天盖地,几乎所有的中学生大学生都为之疯狂为之着迷。

那个时候达达的影响力,不亚于如今的当红偶像。

然而,发行第二张专辑《黄金时代》之后,因为和公司之间的分歧,他们选择在名声最鼎盛的时候解散。

那会儿木马和Joyside也面临种种压力,他们几个都是北京圈的乐队,常常一起演出,彼此之间的遭遇大家都看在眼里。

木马胡湖的离队,Joyside失去两位元老队友…

这些对于他们来说,无疑是致命的打击。

然而,相比Joyside和木马,达达的痛源自于太和自己较劲。

20年前的彭坦皮肤嫩得能掐出水来。

帅!毋庸置疑。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所以签约之后,他们一度被公司包装成偶像乐队。

各大媒体报道达达乐队时,都加上“优质偶像”的前缀。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偶像”这两个字让达达和摇滚乐之间,无形之中划开了一条界限。

“有多少人会真正关注我们的音乐?”

“我们的音乐在哪?”

他们越火,意味着和摇滚乐迷的隔阂越深,和自己的矛盾也越深。

当时混迹在朋克之都武汉的达达,跟当地的乐队根本就玩不上趟,演出也没人愿意跟他们拼盘。

他们一度被贴上了伪摇的标签。

前不久看到一支短片,达达作为主角,再次呈现了当年面对的种种争议。

视频中,一扇门将他们和外界隔开,门里面是他们,门外面是密密麻麻的媒体记者们。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推开门那一刻,达达被所有人包围,镜头、闪光灯、话筒纷纷指着他们:

“追求音乐的路上你们后悔过吗?” 

“有人说你是伪摇你们痛苦吗。”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彭坦若有所思地低下头。

痛苦吗?

答案是肯定。

当年他们签约华纳,虽然获得了热度和名气,但是肉体和灵魂却变成了傀儡。

制作第二张专辑《黄金时代》时,按照他们自己意愿《Song F》才是心目中的主打歌曲,可是公司却不同意,他们有自己的一套宣传方案,硬是把《南方》推成主打。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身处这么一个主流大唱片公司,做乐队的音乐,实际上有诸多的挣扎和痛苦。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可是,难道因为痛苦就选择放弃吗?

不止步于痛苦和质疑的人,才是真正强大,所以达达选择归来。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关于重组的动机,彭坦提到一个细节。

飞飞和他提到曾经做过的一个梦,梦里的他们就如当年一样,演出时怎么紧张,准备拨片,这个掉了那个掉了,醒来急得浑身是汗。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这个梦触动了他,音乐还是要继续,梦还是往前走。

就如短片中提到的那句“梦想不为疼痛止步”。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这是一支由 @芬必得不为疼痛止步 × @达达乐队 ×普通大众共同打造的一支追梦大片,普通人的梦想也绽放在乐夏舞台!你有没有也像他们一样,为了自己的梦想,不畏千万人阻挡,勇往直前呢?

《乐夏》中的重组乐队,随便拎一个在20年前都是顶流...

 

达达也好,木马和Joyside也罢,没有当初坚持,就没有现在成绩。

这一路走来,他们都遭受了梦想的疼痛,但他们从不为疼痛止步。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这位曾与周杰伦齐名的巨星,如今却“过气”到无人再提…

有话直说

碧梨私下生活照流出,明明好身材却被美国网友骂上了热搜!

有话直说

李诚儒的身家让整个京圈刮目相看,怪不得敢这么豪横!

莉莉安

他很懒什么也没有留下

文章数
307
阅读量
41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