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有话直说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他自己的歌,我还没听够。

大家好,我是小爱。

前几天我写了一篇关于《歌手》这个节目不再继续办下去推文,和大家盘点分享《歌手》开办8年来的十大摇滚现场。

不少读者粉丝在留言区评论,腾格尔应该榜上有名。

说起腾格尔这位老艺术家,我的心情还挺复杂。

因为现在已经极少能听到他正儿八经唱歌,更多的是看到他频频上综艺翻唱流行歌曲,让大家伙忍俊不禁。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自从他走上翻唱破次元歌曲之路后就一发不可收拾,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可爱的光芒。

​翻唱的《隐形的翅膀》一开口就给人一种要笑喷的感觉,被张韶涵调侃“感觉每个字都在生气。”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原本甜美动感的《卡路里》经他这么一唱,得,也甭减肥了,吃起来倒是更有劲儿了。

还有去年双十一晚会唱的《丑八怪》,那是真的用尽全部力气的嫌弃你丑呢。

以及比如《日不落》《可能否》《芒种》等等这些曾经被他魔性翻唱的歌曲,太多太多了,每一首仿佛都长在我们的笑点上,萌翻众人。

的确,当我们看到腾格尔穿越次元壁的翻唱,感觉老艺术家反差萌的一面很新鲜很好玩。

可是笑过之后却也同时能发觉到,他曾经认真创作,唱过的那些歌,已经很少有人再去关注了。

我忍不住怀念起以前那个蒙古歌王腾格尔。

那时候的他就如一匹草原上的苍狼,带着民族最原始血脉的力量,所向披靡。

听到他的歌声,似乎就如吹到了来自西北草原的风,遒劲有力,沁人心脾。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腾格尔年轻时是个文艺青年。

父母就是当地有名的蒙古族歌手,他继承了父母的音乐天赋,视唱练耳的技能非常厉害,钢琴上随便弹一个键,一听就能唱准。

但他在内蒙古艺术学校先学的舞蹈,因为吃不了练舞的苦,又有极高的音乐才能,所以才被安排去学乐器三弦。

留校任教期间考入天津音乐学院作曲系,又由于听不懂汉语,挂科无数。

为此他郁闷得常常借酒消愁,又因囊中羞涩而不得不卖血换钱。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学习期间,腾格尔创作出自己音乐生涯的第一首歌曲,也是最为重要的作品之一:《蒙古人》。

那会他非常喜爱蒙古国著名诗人奇·其木德的作品,能从中感觉的美丽又温暖的意境。

于是他读着长诗,回忆起家乡的风景,就有了给这部分诗词谱曲的冲动。

他听着苏芮演唱的《请跟我来》,用钢琴自然弹奏出那首歌的和弦再重新谱曲,才有了《蒙古人》的主旋律。

洁白的毡房炊烟升起

我出生在牧人的家里

辽阔的草原

是哺育我成长的摇篮

这首歌以长调为基础,融入滑音、颤音等音乐表现技巧,旋律一响起,好像置身于苍茫无垠的大草原上,蓝天白云,炊烟袅袅,牛羊成群。

1986年,26岁的腾格尔大学毕业,在东方歌舞团主办的第一届“孔雀杯”青年歌手大赛中,他演唱了《蒙古人》,被评为“十佳歌手”。

直到今天,他仍然认为《蒙古人》是自己最满意的作品之一,也是所有歌曲里流传度最广的一首歌。

有这么一种说法,在蒙古族历史上,这是唯一一首全世界的蒙古人都会唱的歌。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凭借《蒙古人》一举成名,腾格尔此后参加各种歌唱比赛上拿奖拿到手软。

后来创作的《父亲和我》在第二届亚洲音乐节上获得中国作品最高奖。

次年他受邀赴台湾举办个人演唱会,在海峡两岸引起轰动,成为首位在台湾举办音乐会的内地音乐人。

演唱会的现场盛况空前,所有人都记住了这种有力道的民族音乐,多少年后依旧记忆犹新。

早年的他,比我们印象里的牛逼多了。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腾格尔骨子里还是个不折不扣的摇滚人。

他早期的音乐风格其实也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民族风。

有蒙古族的曲调,又融合港台流行音乐的元素,还有那么些摇滚的感觉。

布鲁斯,雷鬼,甚至说唱,在他的作品里全都有所涉及。

那个年代热衷于摇滚的年轻人大多是受到崔健的影响,他也不例外。

所以早在魔岩三杰爆火前,他就摩拳擦掌玩起乐队了。

1993年,苍狼乐队在内蒙古成立,腾格尔担任主唱。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这个摇滚乐队,有着浓厚的西北味儿。

成员基本是蒙古族,他们将马头琴融入到作品里,以刀割般粗狂的音质唱出无限的苍茫与伤感,打造出独特的“蒙古摇滚”。

他们的音乐,有一种只属于草原民族粗犷和生机,嘶吼出对于生命的抗争和呐喊,充满着勇敢蓬勃的生命力。

苍狼乐队也是中国摇滚乐坛第一支独具少数民族风格的乐队。

那时他和乐队成员们从形象到行头都严格按照“摇滚范儿”来走。

每个人刻意自我包装成长发飘飘的样子。

他发自内心觉得自己就是个摇滚老炮儿。

谁说走民族风路线的就不能玩摇滚?

不仅能玩摇滚,还能玩好摇滚。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乐队成立四年后,发过一张《出走》的专辑。

从编曲到歌词再到声音,似乎都有崔健的影子。

《天堂》这首歌就出自这张专辑,作词作曲和演唱,全部由他一人完成。

他想通过歌曲来唤醒人们对草原生态保护的意识,扼制日趋严重的草原荒漠化。

歌曲刚刚面世的时候还没有什么名气,等过了一段时间传唱度慢慢上去后,才火遍大江南北。

他开始和乐队到全国各地演出,最多的时候一个月能连唱24场。

在新疆演出时,场面一度失控,兴奋的人群爬上舞台,吓得腾格尔也顾不上被人流压制的乐手,拔腿开溜。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后来他带着自己的苍狼乐队去美国表演,马头琴和烫嘴的布鲁斯一混搭,惊呆外国人。

外国人搞不清楚腾格尔的摇滚是怎么唱的,至今还有不少的国外乐迷执着于研究他的发声原理。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虽然腾格尔在各种舞台上一遍又一遍唱过《天堂》,但最燃最炸最震撼的一次演唱,一定是在《歌手》上的那场。

蓝蓝的天空

清清的湖水 哎耶

绿绿的草原

这是我的家 哎耶

熟悉的旋律,熟悉的声音。

一瞬间眼前就浮现出草原壮美的画面。

湛蓝的天空,青青的草原,奔驰的骏马,翱翔的雄鹰。

笛子的声音灵动婉转,如从前的草原,风景秀丽,充满生机。

而后面的鼓声似乎在描绘现在的草原,沉重,悲凉。

天籁之音在冥冥之中,有一种令人忘乎所以陶醉其中的神秘力量。

最后的蒙语,是触及心灵的呼喊。

以前,他唱这首歌唱出的是豪迈。

现在,他唱的历经岁月沉淀与洗礼后的宁静。

吉杰听哭了。

结石姐说自己这辈子从来没见过这样的演唱。

全场最佳,当之无愧。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那年《歌手》第十期的竞演,他又携苍狼乐队,回到年轻时的摇滚老炮儿模样,躁翻整个舞台。

这也并不是他近年来第一次上节目唱摇滚,之前在《我为歌狂》和《蒙面歌王》里他就过不少。

这首《从头再来》则是最摇滚的一次。

他穿着黑色长褂,戴着复古圆形墨镜,一开嗓用纯正的摇滚味道和活泼跳脱的台风征服了我们,摇滚气氛被一秒点燃。

充满力量的厚重声线,抑扬顿挫,激情澎湃。

他唱出的是顽强不屈,积极乐观的灵魂。

军鼓队的出场将气氛推向高潮。

他唱嗨了,邀请现场观众“跟着节奏动起来。”

直到最后一段的副歌结束,他还是意犹未尽,随着节奏自己跳起舞来。

这时所有人都停不下来了,跟着他嗨到最后一个尾音结束。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我不愿离开

我不愿存在

我不愿活得过分实实在

这一场演出看得我热泪盈眶,内心深受触动。

这就是摇滚的我们,永远年轻,永远躁动,永远热血。

就如腾格尔唱完后坦言:“25年的岁月改变了我们的样子,可我们对音乐的热爱和追求没有变。”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如果说以前的腾格尔是殿堂级的艺术家,那现在的腾格尔变成了接地气爱玩的萌叔。

他在接受采访时谈到自己几年来开始客串演戏,翻唱流行歌曲,直言:

“我生活在这个年代,我想给你们服务,你们喜欢什么东西,我就玩什么东西,高高在上不行。”

我非常怀念那个认真唱《天堂》的腾格尔

 

他是真的风趣,可爱,又招年轻人喜欢。

但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是期待他在上综艺跑演出的同时,能找机会正经唱一唱以前的老歌。

毕竟他的歌,谁都唱不了,谁也唱不出那个味儿。

流行歌曲翻唱多了,大家不过是图一新鲜,图个乐儿。

而经典才值得一次又一次去聆听,回味,怀念。

可惜啊,这个时代已经不需要歌唱艺术家腾格尔了,而是需要一位能捕捉到人们猎奇心态的综艺咖腾格尔。

一声叹息。

 

大家正在看

有话直说

看完这些火遍全网的“打工人语录”,我不吃不喝狂加三天班!

有话直说

碧梨私下生活照流出,明明好身材却被美国网友骂上了热搜!

有话直说

17年前这些小鲜肉翻唱经典,台下的张国荣、梅艳芳绷不住了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104
阅读量
519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