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有话直说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他们将县城吞进胃里,消化成歌,那不是乡愁,而是历史。

大家好,我是海马。

随着近两年《乐夏》爆火,很多独立音乐人及乐队走红。

越来越多的主流传统媒体平台,向他们抛出了橄榄枝。

央视也不例外。

前有2018年的《超级乐队》,后有《唱过夏天——2020流行音乐大型演唱会》。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最近,我发现了一档由老狼配音、聚焦于带有强烈地域特色的民谣音乐人的央视纪录片——《踏歌行》。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该系列纪录片一共7集,每集讲述了不同极具地域特色的民谣音乐人及乐队,表现出他们对这个时代的冷暖与挣扎。

那今天我就与大家聊一下五条人与衣湿乐队主唱游淼。

他们在演出中是随性的、不羁的、玩世不恭的。

然而我在这部纪录片中,看到了他们在保留上述特质的情况下,却多了一份饱经沧桑之后的一丝沉稳

五条人这哥俩变得深沉,仁科走心了,阿茂也换上了皮鞋。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先说一下五条人这哥俩。

开头伴随着这首《老鼠影》,老狼缓缓说道:

“那个叫做海丰的县城,那个无数人共有的身份——小镇青年。”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五条人多年之后回到家乡的小县城,却发现这里早已不是当年的那个海丰。

阿茂率先来到了自家的老宅。

几十年过去了这里也仅仅只剩一户人家,出生的房子也早已被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想起30年前这里人气还很旺,但随着时代的发展,大部分人开始向外搬迁,留下的也只是破房烂瓦。

连曾经大家都会去祭拜的祠堂,也都被铁门封了起来。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随后,仁科来到县城的中心,呆呆地望着正在施工拔地而起的高楼。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他开始对这座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感到陌生,站在这里还有一丝手足无措的感觉。

“这好像对我来说,一个新城市似的。”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就像节目中老狼的旁白:

“在剧烈的城市蜕变中,游子和故乡相对无言,渐行渐远。”

“正如他们远离故乡一样,故乡也在远离他们。”

仁科此时面对着镜头,说起了自己的过去……

“所以我当时离开的时候,我不是说想要更好的发展,我根本不是。”

“我觉得没意思。”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小学四年级,因为父亲生意失败,他随父母从海边小镇捷胜逃债到了海丰。

每次好不容易熟悉了一个环境,却又害怕各路讨债的人上门找麻烦,所以就得不停的搬家。

这对仁科的童年造成了极大的阴影,同时也为他之后逃离这座小县城埋下了伏笔。

“海丰是一个烦躁的少年。”

“可能是我当年的烦躁,而且我是个少年,可能我把自己的感情安在这个城市。”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17岁时,他和县城大部分年轻人一样,每天两点一线的在一家贝雕场工作。

这份工作虽然赚的不多,但不至于让你饿死。

但此时的他早已厌倦了这里的一切,索性辞职与阿茂一起去大城市看一看。

他们刚来到广州摆过地摊、跑过场子、与11个人住过不到50平的小房间。

在仁科和阿茂看来:

在当今这个社会中,即使在夹缝中生存,但还不至于活不下去。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两个人仅仅就是为了逃离那枯燥、庸碌的日子而离开的,可能他们也没想到自己最后以音乐为生。

故乡往往是离开了之后,才可以更能看清它。

他们的很多作品都是在外地写的,但故乡的印记始终挥之不去。

正如第一张专辑《县城记》里,多用方言来讲述着“海丰”这座县城里的人和事。

“就是离开了以后确实这样,你慢慢地可能还要产生感情。”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他们的音乐,和自身的经历、所见、所闻、所感是高度契合的。

“艺术源于生活”这句话在五条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只有真挚的作品,才最容易让大家产生共情。

在他们的歌中,很多人非常容易找到自己的影子。

因为“小镇青年”的标签,从未在我们身上抹去。

不仅是他们,在该系列纪录片的第四集,也说到了衣湿乐队主唱——游淼。

他有着和“五条人”类似的经历,唯一不同的是,在他心里可能会更加讨厌那种庸碌、平淡的生活,甚至带有一丝仇恨。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游淼是一名兽医,也是一位乐队主唱。

这两种身份的不停转换,贯穿于他全部生活。

“正是因为你平时都是一个保守的人,所以你才需要在舞台上去释放那些情绪。”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他从小就是在父母面前是个好儿子,然而在外面就完全放飞自我。

直到现在,依然是这样。

每一次游淼回家面对父母都是小心翼翼的,生怕说错了那句话会使父母爆发。

而且父亲从小就反对他玩音乐,在乎的只有那试卷上的分数。

童年里的压迫感,让他的性格越来越叛逆。

2004年他离开生活了十几年的宜宾,独自去珠海闯荡。

走的时候没有一丝留恋,只想尽快逃离父母的控制、庸碌的生活。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这首《放了我》,完全唱出了游淼当时内心的挣扎。

我不想要这样的生活

求你们放了我

求你们放了我

乐队是来到珠海之后成立的,其他成员也都生活在本地,但游淼几乎所有的歌都是用宜宾话创作的。

就像节目中说的:

“他决绝的离开宜宾,却在歌里一遍遍回到那里。”

和五条人一样,毕竟在宜宾生活了那么多年,他不可能摆脱家乡的印记。

“他不需要去强调,也不需要说我一定要去坚持或者干嘛的。”

“就在这儿,你怎么做也跑不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但他在歌里表达的宜宾,仅仅是在记忆中留下的美好的一面,和当年生活过的完全不一样。

这么多年来,游淼也坦然的抛去了之前对家乡不好的印象,在创作中构建了一个自己想象中的“宜宾”。

那里更加随和、包容、温暖。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在拍摄过程中,游淼意外从父亲口中得知了当年“反对自己学音乐”的原因。

原来父亲从小拉二胡,梦想就是可以上一所音乐学院。

可惜,最终以失败告终。

因为怕儿子走自己的老路,才极力反对游淼学音乐。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顿时,游淼坐在阳台的椅子上,手足无措,说不出话。

过了多年直到今天,他才可以理解父亲,此刻似乎所有的误解都烟消云散。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在他的人生里,如果没有童年时期父亲的极力反对,或许如今他也不会义无反顾的来到珠海,并且组起乐队。

他不可能回到生活过的宜宾,也不可能去往歌里所唱到的宜宾,可家乡的印记就是会永远留在身体里。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根据网易云热评,中国共有300多个地级市、3000多个县城、40000多个乡镇、66万个村庄……

约有84%的人在这里生活。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作为一名小镇青年,我们是极其渺小的亿分之一。

但无论最终你是否走出故乡,来到外面的世界,那种与生俱来地域的印记,可能你一辈子都磨灭不去。

可能过了10年、20年、30年,你依然会为母亲做的一碗饭而感动落泪。

你的生活习惯、口音、作息……永远都不会变。

就像仁科和游淼一样,即使再排斥,从创作中还是摆脱不掉那种“乡土”气息。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时代在不断向前发展,记忆里的家乡也可能早已物是人非。

现代化的生活,压的我们有些喘不过气。

就像这首《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里唱的。

十年水流东啊

十年水流西

流晚几年行得不啊?

鬼还不知啊

旧年啊番薯不比

今年啊芋头呀

亲像国家的经济

楼价四散飞

表现出他们面对快速更迭的时代的无奈与叹息,如果可以的话依然想回到过去。

现在的生活虽然比过去便利了太多,但是也冰冷了许多。

你可以想象,你的家乡还可能像20年前那样热闹吗?

家门口从小逛到大的菜市场、每逢节日的庙会和灯会都还在吗?

老实讲,在某些时刻我还真挺羡慕游淼和五条人的。

通过音乐作品,将记忆里家乡美好的时刻重新揉碎,重建一个心中那座最美好的县城。

他们总是把自己活在过去,心无杂念的去创作。

比起物质,他们更需要精神上的满足。

央视为五条人拍摄纪录片,玩世不恭的他们这次走心了

 

十几年前的五条人,虽在城市夹缝中苟活于世,但至少拥有音乐的陪伴,一点也不觉得苦。

两位来自海丰的小镇青年,如今也已成为家喻户晓的音乐人。

十年水流东,十年水流西。

他们用音乐,见证了家乡乃至整个时代的变迁。

就像节目最后说的:

“他们将县城吞进胃里,消化成歌,那不是乡愁,而是历史。”

大家正在看

音乐猛料

我爱的长发男孩都老了,但他们唱起歌来依然撩人...

音乐猛料

这部获奖无数的黑暗系电影,远不止色情与暴力...

有话直说

当面Diss吴亦凡干掉李佳隆,这名黑马选手凭什么这么牛?

海盗

我是七八点钟的太阳!

文章数
1203
阅读量
517w
最新文章
热门推荐
  • 随时随地想看就看
  • 第一时间获取猛料
  • 更友好的阅读体验

微信扫一扫 体验小程序

意见反馈